5.0

2022-08-30发布:

淫公主

精彩内容:

陣陣秋風捲起落葉,在深宮禁院呼嘯而過,使得暮秋的皇城更增添了幾分蕭瑟的氣氛……


一個美麗俊俏的少女倚在雕欄之前望著皇城內的景物,眉頭深鎖,一片悶悶不樂的神情……


不要以爲這位少女是個受欺壓的宮女,或是受冷落的嫔妃,她是唐朝第一個女皇帝武則天的獨生女兒太平公主。


武則天大權獨攬,誅殺了不少反叛她的大臣,做爲她的獨生女兒,太平公主在朝中的地位也相等于太子,試問又有誰敢冒犯她呢?


那幺,太平公主爲甚幺悶悶不樂呢?


女和太監們也在悄悄議論。


「奇怪啊!太平公主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要甚幺就有甚幺,想怎幺樣就可以怎幺樣,一切願望皆可以滿足,她爲甚幺還不高興呢」


年輕的宮女問著年輕的太監,年輕的太監也不知就裏,又去詢問年老的太監。


一個資格很老的太監微微歎了口氣說「正因爲公主的地位太高,一切慾望皆可以滿足,所以她才不滿足。」


這句話使得大家都糊塗了。


「老公公,您這句話有毛病啊!」


老太監搖了搖頭「你我都是下人,自然不容易體會公主內心的空虛了。」


「那幺,您又有甚幺妙計,可以解除公主的苦悶呢?這宮女急忙詢問。


宮女這樣問,原因很清楚。


太平公主睥氣很暴躁,這個問題不僅讀者奇怪,就連服侍太平公主的人也不明白,她如果不高興,往往拿宮女和太監來出氣。


有一回,她悶得慌,一口氣殺死了十二個宮女和太監。


所以,服侍太平公主的宮女和太監一見她生氣,便提心吊膽,不知自己人頭甚幺時候落地。


老太監微做一笑,大家放心,我自然有辦法,使得公主快樂起來。


「多謝老公公,多謝老公公。」


老太監在皇城中混了幾一年,見多識廣,經驗豐笛,對付十七歲的太平公主,自然綽綽有余。


「公主……」


太平公主回頭一看是老太監,很不高興地罵了起來「滾開!」


「奴才見公主悶悶不樂,心中很不安,特地想了一個很有趣的消閑方法,來孝敬公主啦」


太平公主似乎不相信老太監有甚幺妙方可以使她快活。因爲她在宮中十七年,一切可以快活的活動都嘗試過,早就淡然無味了。


「你說吧!」公主冷冷地掃了地一眼,「如果沒越,我就把你砍了!」


周圍的宮女太監聽了公主這話,無不替老太監捏了一把汗。


老太監即是胸有成竹,不慌不忙地靠近太平公主,低聲地說了起來……


「哈哈……果然是有趣」太平公主興奮地跳了起來「來人,賞一千兩金子!」


太平公主蹦蹦跳跳回到自己粉饋去了。


好奇的宮女和太監們立刻圍著老太監,問他到底提烘了一條甚幺妙計。


老太監做做一笑「天機不可洩露」


夜,長安城中,渭水河畔,燈火輝煌。


這裏是全城娼妓最集中的地帶。


一位風流潇灑的少年書生走了過來,打量著兩旁倚門賣笑,獻媚拉客的妓女們。


書生身上的衣服飾物全都是極名貴的精品,一眼看去,便知他是個富家公子。


這種身份的嫖客是最受妓女們歡迎的。


「公子,到這邊來嘛!」


四周團的妓女都在何書生招呼著。


書生面帶做笑,不慌不忙地走著,兩顆大眼蜻不停地打量著兩旁的妓女燕瘦環肥,高的矮的,年經的,成熟的、妖娆的、純情的,真像一座百花園,令人目不暇給。


書生心中自有選美的漂準,一路走一路看。


突然間,他停住腳步了。


就在地對面的一哇小小的妓院,一個年輕妓女倚門面立。


她臉上濃旌豔抹,使一張俊俏的臉蛋充滿妖豔的誘惑,兩顆明亮的大眼睛飽含著調皮的挑逗,櫻桃小口半開半合,微微翹首,彷彿隨時會獻上火熱的吻,纖細的腰肢故意扭著,風姿綽約……


書生彷彿被她的妖豔迷住了,呆呆站著。


妓院老何等醒目,一見書生這個樣子,早知他心動了:這幺有錢的嫖客豈能白白放過,當下走到書生身邊,笑杯可掬地說,「公子,你可真有眼光這位是我們全院最紅的娟娟,又溫柔又體貼……」


書生也不知有沒有聽到老的話,他走到娟娟面前,目不轉睛地注視著她……


「公子……」娟娟嬌羞地垂下了頭。


「快!娟娟,你還愣著幹嘛?快把公子帶進去吧!」老趁熱打鐵地催促者。


娟娟親熱地依偎著書生,伸出白蓮藕般的玉臂勾住了書生,二人向妓院裏面走去,娟娟身上散發一陣陣香氣,使書生有些暈陀陀了……


娟娟的房,典雅,绮麗,柔軟的大床,書生舒服地躺著,他卸去了外衣,只穿著寬大的內衣。


娟娟也嬌羞地緩緩脫下外面的長裙,只穿著貼身內衣爬上床去,躺在書生身邊……


書生伸手親熱心地摟住娟娟,伸過嘴唇,在她的俏臉上親了一下……


娟娟似乎是初當妓女,被書生這一吻,整個人害躁得把頭埋在他懷中……


書生似乎很陶醉這種調戲,他用手指勾著娟娟下巴,把她的的頭擡了起來。


「娟娟,你真漂亮」


「公子,你也很英俊。」


「既然我英俊,你想不想和我睡覺?」


書生這一句話,使得娟娟臉又紅了起來,吞吞吐吐好半天,才低低她擠出一句:


「……想。」


「哈哈……既然想,那就來替我脫掉衣服吧」


娟娟無可奈何,只好伸手解開書生的上衣……


「啊!公子,你的胸脯好肥厚……」


書生一笑,「我身上就是肉多。快,再脫掉我的內褲……」


書生調皮地催促著。


娟娟的手似乎有些顫抖,她伸手去脫掉了書生的褲子……」


但是,她的眼睛卻閉上了……


這咦,怎幺不敢看?」


「人家害羞嘛。」


「好,不敢看,總可以摸吧?」


書生抓著娟娟的手,回自己的下體摸去。娟娟假裝掙紮了一下,也就任他所爲了。


娟娟的手被迫在書生的大腿之中摸著……


「奇怪。」


她的手摸來摸去,就是摸不到書生的那根棍子!


娟娟好奇地睜開眼睛,仔細觀察書生的下體,只見一叢黑毛之下,一個仙人洞!


「你是女人」娟娟吃驚。


「哈哈……」書生大笑「對了,我是女人!」


原來這書生就是太平公主!


老太監教給她的妙計就是要她扮成嫖客,到妓院來嫖妓女!


現在,太平公主看著娟娟這副目瞪口呆的樣子,心中不由無比滿足。


「娟娟,過來陪我啊!」


「別開玩笑了,公子……」


「還叫我公子?現在,你要叫我姐姐了」


「是,姐姐,總不能兩個女人睡在一起。」


「怎幺不能?」太平公主調皮一笑:「今晚給你的錢我已經付了,我要嫖你!」


娟娟忍不住笑了起來「姐姐,你都糊塗了,你怎幺嫖我呢?」


「少啰嗦,我自有辦法。」


太平公主說著騎在娟娟身上,伸手去解娟娟的上衣……


「哈……娟娟,你的奶真小。」


娟娟的睑更槓了。古代女人是以小乳房爲榮,但是是當妓女還是大奶受歡迎。


太平公主見娲娟被她玩弄得狼狽不堪,心中真是充滿了刺傲。


她又伸出兩手,去脫娟娟的內褲……


「姐姐,不要,我求你……」


「不行,我付了錢的,我有權叫你脫光!


娟娟無可奈何,巳好放菜掙紮了……


太平公主雙手抓著娟娟內褲,猛地向下用力一撲,她睜大著眼睛,注視著娟娟的下體……


她愣住了!在一叢黑毛之下,豎著一根又紅又粗的肉棍!


「你是男人」


太平公主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哈……」


娟娟突然一陣大笑,笑得太平公主心裏起毛。


「不錯,我是男人!」


太平公主全身不由顫抖。


「不對,你是男的,怎幺跑來當妓女?」


「咦,你是女的,怎幺跑來當嫖客?」


「我是貪玩。」


「我是貪財。」


于是,娟娟把真相告訴了太平公主,原來,唐朝的時侯,同性慾的風氣很盛行,商人就開設了同性戀妓院,收羅了很漾亮的小夥子,男扮女裝,滿足難些變態的嫖客們的要。


當然,這些特殊的妓院都有標誌,一般的人是不會走錯的。


偏偏太平公主初出茅廬,


甚幺也不憧,糊裏糊塗就送上門來了。


太平公主聽了娟娟的介紹,嚇得□不付體。


低頭一看,自己赤身裸體,再一看,娟娟兩顆眼睛正流露出貧婪的慾火……


「我……對不起,」太平公主顫抖著說……「我不知道這些情況……反正我已經付了錢,我不要就是了……我走了……」


太平公主正想爬下床去,冷不防被娟娟一手摟住腰肢,緊緊抱住……


「你……你不是喜歡男人嗎?我是女人,你饒了我吧……」


娟娟冷笑「我是男人,我服侍男人,是爲生活所迫,我要女人!」


說著,地猛吻太平公主!


「你……不要亂來……我是……當朝的……太平公主……,你侮辱了我……我回去……叫母後下旨……把你滿門抄斬」。


娟娟聽了之後,忍不住大笑。


他怎幺也不相信,堂堂公主竟會搞這種遊戲。


他雙手瘋狂的抓住太平公主的雙乳,無情地搓揉……


太平公主直給嚇得□飛魄散,她只是個十七歲的小姑娘,碰到這種事,完全不知所措……


「娟娟……」


「叫哥哥!」


「哥哥……我還是處女……求求你,饒了我吧」


「哈……處女,更合我胃口了!」


娟娟狂喊著,緊緊壓著太平公主,瞄準洞口,狠狠地擠了進去……


「啊……痛……铙命……」


太平公主的慘叫,更增添了娟娟的狂暴,他毫不留情地摧殘這朵金枝玉葉……


半夜,飽受蹂躏的太平公主回到皇宮。


叁天之後,一隊禦林軍包圍了這所妓院,把裏面所有男扮女裝的妓女和嫖客全都斬首。太平公主貼身宮女,太監,包括老太監,也在同一天被絞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