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0发布:

布拉格的春天 Incest in the czech republic

精彩内容:

編譯:古

  標題:布拉格的春天(Incest in the czech republic)

  

  解放後的東歐,日益邁向貧困之路了。

  前蘇聯瓦解時,取而代之的獨立國協,僅能爲饑餓的人民提供麵包。共産主義的崩潰,使得一些像捷克斯拉夫這樣的小國,得以追隨西方資本主義的腳步,開放國內商人成爲個體戶。

  對新一代捷克人來說,個體戶的意思,是指他們可以自由投身「娛樂」業。一個如今正炙手可熱、被公認爲極富魅力的行業。

  事實上,許多俄羅斯的青少年,當被問到理想的志願時,他們面不改色地告訴採訪人員,他們希望能到國外當的妓女、男妓,賺大錢回家。

  當捷克斯拉夫瓦解,分裂成兩個新國家,以年輕少男爲主角的色情書刊模特兒,突然呈現爆發性的成長,他們大多來自東歐,特別是捷克共和國。

  出現這種情形的主因,是因爲東歐近年來的經濟蕭條,追求溫飽的人民只能靠出賣肉體來維生。在大多數的年輕男女眼中,拍攝叁級片、賣淫,成爲了失業之後的寶貴機會。

  假如你正餓得兩眼發昏,而你的家人也連續餓了好幾天,你絕不會因爲出賣肉體而感到羞恥,即使這代表那些不是同性戀的一般男性,可能因此淪爲街頭男妓,視顧客的不同需要,出賣他們的陰莖,或是屁股。

  許多已經當爸爸的未成年男孩,被介紹到汽車旅館或飯店套房內出賣屁股;另一方面,狎弄他們的外國遊客,也很樂意付錢讓這些餓昏肚子的捷克男孩飽餐一頓,彼此各取所需。

  充分適應時代需要,他們也學得很快,花費許多心思磨練口交的技巧,事實上,願意笑著將顧客的精液吞下肚裏,往往會得到較多的小費。

  無分男女,對于東歐的青少年來說,滿足嫖客群的需要,無疑是件頭等大事,因爲就如字面上所言,現在已經找不到什幺正當的謀生方法。

  除了這副正值饑餓的青春胴體,他們沒有西方世界需要的東西,現在,爲了獲得現金,這些少男少女願意做任何事。

  一個名叫米凱爾•傑洛士的少年,十四歲的時候就成爲男娼,在布拉格的旅館中,爲觀光客提供性服務。

  他十叁歲的那年,就已經當上爸爸,對方是隔壁鄰居的十七歲女兒;十五歲時,又讓鄰居的叁十歲妻子懷孕,同時搞上了一對母女。

  米凱爾家裏還有四個兄弟、叁個姊妹,九人全都由他們的父母推上街頭,販賣肉體。

  在家裏,八名兄弟姊妹一同共用二間臥室、二張床。因此,每天晚上,五位少年與他們叁位姊妹的亂倫性交,不斷地重演著。

  這些女孩已經很習慣張開雙腿,把下體開放給任何陌生人,同樣地,她們也不會對自己的親兄弟有任何保留。結果,在兄弟們的濫交下,叁姊妹全部懷孕。米凱爾本人在十七歲的那年,讓十一歲的二妹生下孩子。

  米凱爾是個外表俊俏的美少年,肌膚白皙而苗條,只要嫖客出得起錢,他很樂意完成對方任何的難堪要求。

  當被問到幹一次屁股多少錢,他的回答是六十至一百美元,隨時間而不一定,口交一次叁十美元,如果另外要求吞下精液,則另加十美元。

  他穿著短之又短的T恤、熱褲,以自己的身體招攬客人;通常,是到旅遊旺地尋找觀光客,不過偶爾也會到一些特別的酒吧、公園……任何一個可能需要男娼的地方。

  每天回家時的收入,很難超過一百美元,但如果碰上個好日子,可能有兩百到兩百五十塊的進帳。

  一九九一年,一個從天而降的機會,讓米凱爾以一種特別的方式,賺到以前從沒賺過的大生意。

  一個拍攝色情片的製作人來到布拉格,他對于血腥、亂倫、淩虐、強暴之類的題材非常感興趣。在一次偶然的召妓下,製作人爲米凱爾的性感體格所吸引,開始與這美少年結交,希望他成爲自己新片的主角。

  一星期後,兩人相約在飯店咖啡廳,米凱爾看著桌上的咖啡和精緻茶點,兩眼發直,這兩樣東西都是他很難得才能見到一次的。

  製作人笑著提出了拍片的合約,片酬五千美金,一筆米凱爾要賣爛肛門才能換取的鉅款。

  鉅額的代價是,米凱爾將要和自己的親生母親性交!

  事情不只是性交一次那幺簡單,合約中,米凱爾不僅要與媽媽多次交媾,更被要求讓媽媽受孕,當母子亂倫的結晶出生,製片人才將五千美金如數付清。

  在懷胎的九個月中,爲了讓米凱爾無後顧之憂,製作人也將提供他別的工作,拍攝其他立即付款的色情電影。

  前後所有的收入,約莫八千美元,這已經比米凱爾,或是他母親,這一生看過的任何款數都要多。

  盯著合約,米凱爾緊張得無法呼吸,在家裏,他已經把姊妹們幹到煩了,可是,卻從沒有肏過自己的母親!

  對他而言,母親還是一個不可亵渎的存在。和每天枕邊的那叁個臭屄、四個爛屁股不一樣。

  但是,這筆錢,實在是個壓倒性的誘惑,最後,他簽下名字,同意拍片,即使他不能代表他的母親……

  當他把這消息告訴媽媽,一個正值叁十歲芳華,蛇腰纖細、胸部豐滿的成熟女性。她立刻爲紙上驚人的片酬所迷惑,同意合約的一切條件,即使說,「和自己兒子性交」這邪惡主意,似乎有些罪惡。

  誰管它?

  合約中一個附加的條款是:製作人將在布拉格最好的飯店內,租下一間豪華套房,母子倆則在這裏孕育他們的下一代。

  除了五千元的片酬,豪華套房本身就是一大誘惑,這些東西都已經被明文寫在合約內,此外,製作人也同意支付媽媽懷孕期間的一切醫藥費用,甚至包括分娩、生産,以及孩子出生後的産檢與做月子期間的照顧。

  在拍攝的那天,米凱爾和媽媽來到布拉格的第一飯店,製作人會幫他們訂好蜜月套房。

  母子倆人受到最好的服務,包括一流的香槟與頭等美食,飯店的職員將他們當作新婚夫婦來接待,至于他們的真實身分,則是一個絕對秘密。

  幾經計算,拍片的時間挑在一個特別的週末,媽媽的危險期,在那個瘋狂的週末,蜜月套房將是完全屬于母子兩人的小天地,唯一與他們分享的,就是隱藏好的多部攝影機,以及無線電螢幕後的衆多工作人員。

  不論母子兩人一天性交多少次,所有的過程都將被拍攝下來。

  製作人送給媽媽一件透明的荷葉花邊罩袍,袍子很短,僅能勉強遮掩小半邊雪臀,而米凱爾則被要求整個週末赤身裸體,至于他們需要的每樣東西,都由製作人或旅館職員提供。

  第一夜,母子兩人喝足了昂貴的香槟,爲了這幺一個有利可圖的享受而舉杯慶祝;另一方面,他們也需要靠足夠的酒精來麻痺神經,因爲米凱爾和媽媽都不知道如何開始這場母子相姦。

  然而,盯著螢幕的製作人有了主意,透過電話,他讓這對「新婚夫妻」同床共枕,米凱爾赤裸著身體,而媽媽穿著她性感的短罩袍。

  床的周圍已經裝好了攝影機和收音設備,燈光也調適充足,一個連著錄放影機的電視螢幕,撥放著黃色小電影。

  當母子倆一起躺在床上,影片開始放映,而他們受到刺激,慢慢地擁抱住彼此,就這幺看A片,學A片,做A片,拍A片。

  看著螢幕裏的激烈畫面,米凱爾很快就硬挺起來。由于兩個人都已有些醉意,有關亂倫禁忌的念頭,亦逐漸從腦裏消失,他和媽媽開始在床上擁吻,相互愛撫。

  媽媽星眸微閉,享受著兒子的輕撫,一雙手掌則裹住硬熱的陰莖,溫柔地上下套弄。

  米凱爾拉起媽媽的罩袍,把嘴貼在那雙豐滿、結實的乳房上,吸吮鮮嫩乳蕾,手指也開始往上探索,先是感覺著母親溫暖的胸部,然後往下,越過即將隆起的平滑小腹,直到指尖探著那火熱而濕潤的蜜穴,他永遠的故鄉。

  米凱爾毫不掩飾,也無法掩飾,自己對媽媽美麗肉體的慾望,陰莖很快就筆直矗起,腫脹到前所未有的地步。

  基于將要爆發的慾望,他很快地開始行動,用力地將陰莖插入這令他心癢難耐的蜜處。米凱爾知道,自己的精液——自己的種子——很快就將變成一個小嬰兒……

  他已經有叁個孩子了,而現在,即使他並不清楚日後該怎幺處理自己與母親的亂倫關係,還是埋著頭橫沖直撞。

  當媽媽終于濕潤到可以承受他的沖刺,米凱爾十分滿意,在一個古怪念頭的驅使下,他突然將媽媽雙腿分得大開,讓攝影機將那最隱密的私處,嬌豔盛放的绮麗花朵,完全攝入鏡頭,跟著,他引導已充血得發燙的陰莖,再次深入。

  當母親穴內的溼熱,壓擠著抽搐中的陰莖,米凱爾完全忘記會令母親受孕的事實,只是像頭發情的公牛一樣,全心全意地耕耘著身下的女體,耕耘、然後預備撥種。

  他將陰莖深深刺入,直到不能再進,跟著,開始抽送,退後、刺進,退後、再前挺。

  此刻,他那細瘦卻充滿力量的軀體,變成了一具高頻率的活塞機器,不停地用兩腿間的肉具貫穿著母親,讓媽媽一再地接受兒子的發洩,在狂喜中悲啼出聲。

  在米凱爾眼中,「將媽媽騎在身下洩慾」的事實,是個很大的性刺激,亂倫的真實感,令這場忘我的性交增加了野性,讓母子倆人沈浸在野獸般的狂熱動作中。對此刻的他們來說,亂倫是天經地義的!

  對,就是這個樣,亂倫又有什幺錯?媽媽又怎幺樣?

  在米凱爾一下又一下的全力沖刺中,雙人大床也不禁嘎嘎作響,當陰莖用力地進入母親的陰戶,一股全心的感受,讓他們在喜悅中飄飄欲仙。

  想到自己正在這女人的嫩穴中挺送,更即將要把精液射入她的子宮,當初孕育自己的地方,再孕育出另一個孩子,這瘋狂的想法讓米凱爾無法自制,直打哆嗦。

  盤算許久之後的結果,米凱爾知道今天的性交,一炮成孕的機率很高,因此,他放鬆身體,摟緊媽媽的臀部,共同迎接最後的高潮。

  起先是不停地戰慄,肉棒開始抽搐,深深地埋在媽媽蜜穴之內,當電流似的觸感再也忍受不住,熱騰騰的新鮮精液大量噴出。

  有短暫的一會兒,米凱爾失去了所有知覺,快感一波波的沖擊,讓陰莖把積存的濃白精液深注入媽媽子宮內。

  不曉得是多少時間過後,米凱爾回過神來,看著身畔早已失神的母親,陰莖仍固執地陷在穴內不肯出來。

  當肉棒開始軟化,他將之由蜜穴裏退出,躺在媽媽身邊,母子二人共同進入夢鄉。

  第二天早上,這對男女又重複了同樣的過程,完全一樣的動作,所差的只是更激昂的情緒,更熟練的親暱。

  雖然說,米凱爾始終無法相信自己做的事:他真的幹了自己的母親!

  不只如此,他們甚至在每一個可以性交的場所、每一種可以性交的體位,基本位、騎乘位、狗交姿位,地板、浴室、甚至是電梯裏,不停地享受對方的肉體。

  也許這樣的性交裏沒有愛,也許這對男女的性交裏沒有感情,但是,在對于彼此肉體的慾望上,他們絕對是最佳的性伴侶,沒有其他人會比他們更了解彼此的身體,更在高潮中淋漓盡致,因爲,他們是母子。

  不顧實際上是母子的身分,在旅館的大廳裏,他們仍表現得像是一對夫妻,就像任何新婚者一樣,大膽地表現對彼此的期待,擁抱、熱吻、忘情地愛撫。

  米凱爾也和母親到鄰近的一所公園野餐,在池塘邊一個的草地裏,應製作人的要求,媽媽趴在樹幹上,讓少年由身後掀起裙子,摟緊未穿內褲的美臀,以這樣的體位前後沖刺,在衆目睽睽之下,猛力地射出精液。

  當這個週末結束,米凱爾已經算不清到底幹了媽媽多少回,但總體說來,已超過合約上要求的次數,而很幸運地,米凱爾成功地搞大媽媽肚子了。

  這之後的九個月,米凱爾在大約二十部色情電影中,分別擔任男女主角,內容包括了同性戀、獸交、亂交,甚至讓他與孕婦媽媽一起上場,演出母子相姦後,再輪流被人由後方插入。

  一如當初的協議,製作人在每部片結束後立刻付清片酬,也在許多晚上結束後,附給米凱爾和媽媽兩倍的狎弄費。接著,當契約的日期結束,媽媽生下了米凱爾的小孩,一個八磅重的健康女嬰。

  分娩同時,五千美元立即送來,還附了一張在八年後生效的長期合約。

  第二張合約的內容,是另一部涉及亂倫、受孕的色情電影,米凱爾將負責讓自己與媽媽縱慾的産品,他的女兒妹妹,一樣的大起肚子……

  (米凱爾和媽媽合演的這部片子,在全世界各地掀起轟動,製作成各式的錄影帶、VCD,製作人因此賺取了上千萬美金,然而,兩名主要演員僅看見五千美元,並因此簽下往後幾部片的合約)。

  今年年初,在歐洲的色情書刊中,出現了這樣的一本精美附贈品。

  封面是一張全彩的大幅圖片,一幅幸福的全家寫真。夫妻兩人,丈夫是名二十五歲的白人美男子,肢體修長優美;妻子的年紀比丈夫大了些,體態豐腴,充滿了成熟女性的性感韻味,兩個長得有些相似的小孩,姊姊和弟弟,金髮結成稚氣的髮辮,俏皮可愛地笑著。

  一家四口都穿著整齊,父親工人打扮,雖然不高級,卻乾乾淨淨,母親則是一身典雅的粗布長裙,兩個孩子都圍上圍兜,天真地嘻笑。

  之後的十二頁,是某種日曆。

  一月:

  一個嬌美而純潔的小女孩,她穿著件短衫,衫子輕輕揚起,露出平滑無瑕的小肚子。

  小女孩的父親,蹲在她兩腿間,一根大肉棒深埋進女兒幼穴裏。

  小男孩躺平在地上,由母親熟練地吸吮著未褪包皮的小雞雞,臉上表情一片陶醉。

  二月:

  小女孩裸著身體,她兩眼微瞇,凝視著鏡頭。她的母親則貼在她胸前,輕齧著女兒的稚嫩乳蕾。

  小女孩顯然剛被父親狠狠插過,你可以看到兩片微張花唇正對鏡頭,一串濃濃白色液體,從穴中淌出,流至地板上。

  她的父親坐在床沿,把小男孩的腦袋按在兩腿間,前後進出。

  叁月:

  小女孩和她母親,高高翹起雪白屁股,如母狗般俯趴在地上,分別被父子倆抱住臀部,從後方激烈地貫穿。

  四月:

  小女孩與母親脫得赤裸裸的,兩具曼妙胴體火辣交纏,面對面地彼此熱吻。

  小女孩的乳房、小腹,比之前看來大了些。

  她的弟弟正以騎乘位跨坐在父親股間,嫩白的小屁股使勁晃動,套弄著屁眼裏的陰莖;父親則握著兒子的小雞雞,得意地笑著。

  五月:

  小女孩光著身子,在背後,父親剛把精液噴上她小腹,再一次地將陰莖插入女兒幼穴中。

  母親把小男孩騎在身下,讓他舔吻蜜處與肛門。圖片中,母親黑色的乳頭、小腹,也微微地隆起。

  六月:

  小女孩蜜穴的特寫,一串乳脂狀的混白液體,濺遍小小的穴口,從女孩幼屄中流出。

  小女孩的腹部,現在已經明顯地膨脹起來。

  七月:

  小女孩、小男孩、母親,叁具美麗的胴體一字形排開,不約而同地翹起雪嫩屁股,扭腰擺臀。

  他們背後,父親將兩只手掌分別伸進女兒、兒子的屁股,而他的陰莖,則進入他妻子也是親生母親的騷穴裏。

  八月:

  小女孩赤裸地彎著腰,吻著身下已失神的母親,背後有弟弟刺入肉棒,他一面與姊姊交配,一面以手指輕敲著姊姊腫脹的腹部。

  小男孩背後,父親抓著他的金色長髮,將肉棒嵌進小男孩屁股,一家人的肉體做最緊密的相連。

  九月:

  小女孩和母親,母女倆渾身赤裸,對挺著兩個大肚子,相視而笑,俏皮地伸手撫摸對方的小腹。

  十月:

  小女孩赤裸地躺在一張床上,一個光溜溜的小女嬰,摟在她鼓脹不堪的胸前。

  當嬰兒吸吮母親乳房的奶水,小女孩也同時含著父親的肉棒。

  你可以看見白濁的精液,從小女孩嘴邊淌下,她無法全數吞下父親特別洩在女兒口中的産後補品。

  十一月:

  小女孩躺在相同的床上,父親則在她腿間。

  甫足月的女嬰躺在母親小腹上,母女倆張著腿,兩張幼屄對著鏡頭。

  小嬰兒稚嫩的花瓣微閉,緊貼著母親的。

  父親剛剛才幹過一遍,熟悉的白色液體,從女兒張開的穴中淌下。

  精液猶自從陰莖頂端滴下,小女孩握著父親微挺的肉棒,調皮地放在女嬰的小裂縫口,乾酪似的白精,滴在女嬰小小的裂縫口。

  十二月:

  小女孩趴在地上,父親從後頭貫穿,看起來,小女孩的腹部似乎又開始腫脹。

  而媽媽昏厥在地上,小男孩趴在她胸前,大口吸吮著母乳,媽媽大張的兩腿間,有一灘稠濃血漬,與一名尚未剪斷臍帶的初生嬰兒。

  

  在十二月份之後,是一幅小女孩和父親的近照。

  那也是一幅合家福。

  二個男性成員,裸體坐在一張白色躺椅上,女性成員也裸著身,坐在男性成員的腿間,肉棒同時也深埋入蜜穴中。

  少女坐在父親腿上,大肉棒將小穴撐得爆滿,小穴上面,是剛剛才長出的深色幼草。

  母親躺靠在兒子身上,騷穴老實不客氣地吞沒了兒子的陰莖。

  在前方的地板,二個赤裸的小孩,一個男孩、一個女孩;正在玩弄兩個小嬰兒,一個男嬰、一個女嬰。

  全家人都面對鏡頭,你可以輕易辨認出孩子的性器官。

  小男孩的手指,戳進嬰兒妹妹的小洞洞;小女孩則是握著嬰兒弟弟的小陰莖。

  假如你仔細端詳父親腿上的那名女孩,她的小腹似乎又開始腫脹……

  ——————————————————————-

  古蛇雜話:

  許久不見了,元元的諸位,爲了慶賀元元換新(這有什幺好慶賀的?),特別貼出此文,向久違的各位問聲好。

  沒什幺好特別提的,就稍稍說說翻譯的心得吧,在翻譯上面,至今網路上的翻譯者,還是以KERM兄爲最佳,這點我自愧不如。

  所謂的翻譯,並不僅是單純把文章翻譯成中文就算了,所謂的保留原味,也是很重要的,有時候,翻譯文章不一定要很通順,因爲強要過于通順的文具,往往失去了老美老歐的文格,讀起來有點不倫不類。

  能翻譯的人不少,能翻得好的人卻不多,KERM兄的文章,除了翻譯清楚之外,遣辭用字也完全保存了作者的原意,這是我追求卻還達不到的境界,在此向他叁鞠躬。

  這是有雪齋翻譯集之十六,我不特別加注,倘若管理員有興趣,就收進圖書館吧。只有一點,我在此要特別聲明,那就是哪個站台都好,這篇翻譯文章就是不貼桃桃。

  桃桃,我鄙視你的站台,鄙視你拿別人作品當自己作品的行爲,說什幺是你站台的排版,根本連動也沒動過,唯一的變動就是改了作品名稱。當然你可以無視于這段話,繼續收錄,不過那只是更證明你的卑劣。

  謝謝元元管理員們的辛勞,你們的辛苦,可以說是有著曆史意義的,向你們道謝,也向喜愛古蛇作品的朋友道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