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8-31发布:

邬君梅坦承当过小三,在荧幕上过“婆婆瘾”,现实中却当不上婆婆

精彩内容:

邬君梅的人生,到底有多麽不可思議?

和同期的許多女明星不一樣,邬君梅雖然很年輕就出道,在愛情方面的觀念卻很前衛。

而在成爲自己口中的“小叁”之前,邬君梅也曾爲愛傷神。

伊能靜 邬君梅

其實不然,邬君梅出演《末代皇帝》的時候只有19歲,時間對不上。

邬君梅當時也曾哭得死去活來,這樣的場面被陳沖拍了下來,而邬君梅則不好意思地說自己都不好意思回看那段錄像。

告別佐藤浩市之後,邬君梅遇見了古巴出身的美籍導演奧斯卡·克斯可。

奧斯卡比邬君梅大了整整11歲,也沒有佐藤浩市帥氣,和邬君梅相遇的時候就已經是個光頭大叔,可邬君梅卻是這樣描述自己的感受:

問題是,當時的奧斯卡是有家庭的。

奧斯卡對邬君梅一直非常尊重。

很多年後,邬君梅坦坦蕩蕩地承認自己當初的確就是小叁,可“轉正”後的這些年裏,她卻用自己的高情商和爲人處世,牢牢護住了自己的幸福生活。

她20歲獨自闖蕩好萊塢,又是如何一路走到現在的?

奧斯卡有多少位華人評委?時至今日,這個數字已經超過了100,而曆史第一人是曾經師從梅蘭芳的盧燕,第二位就是邬君梅。

盧燕 邬君梅

應該說,邬君梅天生就是吃演員這碗飯的。

邬君梅的媽媽也是一位有名的明星,但她曾經對女兒想去好萊塢當演員的夢想啼笑皆非,沒想到後來女兒真的把這句豪言壯語變成了現實。

16歲時,邬君梅就迎來了一個演出機會。3年之後,邬君梅正興沖沖地准備出國留學,甚至對邀請她去北京試鏡的《末代皇帝》選角導演有點愛答不理。

她對來人說:“我是要出國讀書的人,我沒空拍你的電影。”

沒想到,正是這股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傲氣,讓《末代皇帝》劇組覺得他們找到了最適合出演“文秀”的演員。

電影中,文秀自我覺醒,終于下定決心和溥儀離婚,她離開僞皇宮後,腳步輕盈向雨中走出的畫面成爲經典。

這種隱藏在端莊之下的叛逆,正好和少女邬君梅的天性不謀而合。

貝納爾多·貝托魯奇

邬君梅第一次見到這麽多錢,事後她躲在衛生間裏翻來覆去,數了一遍又一遍。

和陳沖一樣,初來乍到的邬君梅刷過盤子,也做過保姆,可不同的是,陳沖有豁出去的勇氣,哪怕是出演大尺度犧牲的角色也在所不惜。

陳沖

邬君梅卻顯得更加保守,也吃過不知天高地厚的苦頭。

1995年,當電影大師彼得·格林威把《枕邊書》的劇本擺到邬君梅面前時,她依然因爲放不開差點和這次在國際上成名的機會失之交臂。

那時候,邬君梅在意的是奧斯卡的想法。本以爲奧斯卡會希望她拒絕這部電影,沒想到奧斯卡卻十分支持。

這部電影的尺度之大,堪比後來的《色戒》,但是放下心防之後的邬君梅表現相當出色,國內的葛優看到這部電影之後連連稱贊:“一個女演員有過這樣一部片子就可以退休了。”

這樣的邬君梅,也有自己的遺憾,她和奧斯卡結婚25年,卻始終沒能有一個自己的孩子。他們之間的感情未曾生變,爲什麽卻膝下無子呢?

爲什麽再好看,再優秀的女人,一旦沒有孩子,就會備受爭議?

不管是大明星還是小老百姓,女人不生孩子或者生不了孩子,都會被一大部分人視爲“一大缺憾”,諸如此類的爭議,我們在舞蹈家楊麗萍身上就見證過。

用邬君梅自己的話來說:“我是一個機會主義者,機會在哪我就在哪。”

回歸國內熒幕後,邬君梅成了大小作品中的“美齡專業戶”,舉手投足優雅至極,極具說服力。

可生兒育女這件事,同樣需要機會。

嫁給奧斯卡之後,邬君梅和奧卡一直奔忙在工作的事情上,兩人一進組拍戲就長時間無法碰面,一來二去,生孩子這件事就擱下了。

談起這些往事時,邬君梅神態輕松,仿佛講述的是發生在別人身上的事情。

或許是見識過萬千世界,世事無常後的淡然,或許是放下執念之後的風輕雲淡,總之邬君梅不再爲沒有子女緣分而苦惱。

她說:“錯過了就錯過了,我要熱愛當下的自己。”

沒有親生孩子,也不影響邬君梅和奧斯卡的甜蜜。

邬君梅曾經用一句很俏皮的話來描述她和她先生的婚姻生活,“就是一個男孩和一個女孩在一起玩過家家。”

如今已經55歲的邬君梅很享受現在的生活,不拍戲的時候她就在家健身、畫畫,當鏟屎官,遇到喜歡的角色就去演。

在《婆婆的镯子》中,邬君梅和藍盈瑩上演婆媳大戰,鬥智鬥勇,貢獻了不少好戲。

可當她穿上旗袍依舊風姿卓越,仿佛時間的流逝繞過了這個身軀。

美人在骨不在皮,皺紋會成爲歲月的徽章,在一位女子的身上加冕,沒有人否認,縱然時光匆匆流逝,人間不那麽盡善盡美,可她依舊美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