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1发布:

仙人御女录(原名:肥宅科学家和他的女奴们)18

精彩内容:

  十八、開苞

    「你……你這東西這幺大,要是一會弄疼了我,我咬死你!」月冷鸢高高地

    靠在枕頭上,瞪著眼睛,一臉緊張地看著李大海的碩大的龜頭在自己身下的肉縫

    上摩擦著,聲音顫抖。

    「嘿嘿,開苞哪有不疼的。再說了,別以爲我不知道,你的牙齒都換成了軟

    的,哪裏咬得動我?」李大海抱著月冷鸢的纖腰,一臉奸笑道。

    衆人回到基地內,休息一夜之後,第一件要緊事,自然是爲新加入的肉枕性

    奴月冷鸢開苞。

    月冷鸢眼含淚花,憤怒地大喊:「我當初真是信了你的邪,被你抱到這裏來!」

    「月妹妹不要緊張,開苞之痛,每個女人都要經曆,忍一忍就過去了。妹妹

    越是害怕,就越是疼。」一旁韓菲兒安慰道,她雙腿間小穴絲絲向外流著鮮血,

    和淫液精液混雜在一起,顯然也是剛被開苞。

    「我才不要!你剛才流了好多血!」

    「你們女人不是每個月都要來一次月經的嗎,再說了你帶兵打仗好幾年,居

    然還怕血?」

    「那怎幺能一樣!」

    床上另一邊的歡歡說:「主人給我開苞的時候,也流了好多血,也很疼很疼,

    可是歡歡覺得很棒呀,很快就高潮了呢。」

    月冷鸢聽了更加害怕了,拚命搖頭。

    李大海扶額:「小母狗你不要添亂好不好,你跟她們不一樣的……」

    「讓我來試一試吧。」一旁蘇鸾輕笑道,「我來給月妹妹舔一舔。」

    叁女中以蘇鸾的口舌技巧最佳,就連李大海也忍不了多久就會繳械。他起身

    讓開,蘇鸾哒哒地上前,彎下腰伸出舌頭,靈巧地在月冷鸢細細的肉縫上舔舐起

    來。衆人目不轉睛地靜靜旁觀,一時間屋內只聽得啧啧有聲。

    月冷鸢緊張的神情果然很快緩和下來,過了一會,居然眯起眼睛,輕聲哼哼

    起來,小穴也漸漸流出淫水。

    蘇鸾擡起嘴巴,得意地了李大海一眼,李大海伸出大拇指一比,蘇鸾微微一

    笑,又轉過頭,細細用唾液爲李大海肉棒做起潤滑,沒一會,便將肉棒舔的油光

    水亮。

    月冷鸢雖然不再大喊大叫,但依然緊張地看著李大海靠近,將肉棒抵在自己
    的小穴上。

    自知躲不過的月冷鸢閉上眼睛:「你、你一定要輕點……」

    「放心,我一定輕輕地。」

    李大海挺腰用力,碩大的龜頭頂進經過充分潤滑的小穴內,將細細的肉縫強

    硬地分開,緩緩地插進小穴內,沒多深,便碰到一處阻礙,知道正是處女膜,卻

    又緩緩拔出,再次插入。

    月冷鸢初時只覺得有些脹痛,沒過一會便適應起來,甚至比剛剛被蘇鸾舔還

    要舒服些,閉上眼睛,享受起來。

    李大海抽插了幾下,看到月冷鸢放鬆了下來,便突然猛地一插,粗大的肉棒

    刺破處女膜,盡根沒入,頂在月冷鸢花心上。

    月冷鸢只覺得下身火辣辣地一疼,一根粗大火熱的東西深深地插了進來,頂

    在肚子深處,隨即一陣快感彷彿電流般拂過全身,蓋過了被刺破處女膜的痛楚。

    月冷鸢睜大眼睛吸了一口氣,然後張開嘴巴轉過頭,啊嗚一口咬在支在自己

    腦袋邊李大海的胳膊上。

    「哇!你真的咬人啊!我明明很小心了!」雖然毫無痛覺,但李大海依舊誇

    張地大叫。

    月冷鸢示鬆開嘴,示威般地「哼」了一聲。

    李大海擡起手,月冷鸢的牙齒是軟的,上面連個牙印也沒:「餵,剛剛弄疼

    你了?」

    月冷鸢別過頭:「還好。」

    「還好是什幺意思?」

    「就是還好的意思啦。你……動一動。」月冷鸢臉通紅地道。

    李大海無語:「你剛才大喊大叫地折騰半天,結果真的開苞了,就這反應?」

    「我……我哪知道,我以前又沒被幹過。剛剛看韓姐姐流了那幺多血,還以

    爲……」月冷鸢開始甩鍋。

    「嚇到月妹妹真是對不住啦,菲兒向月妹妹道歉。」韓菲兒在一旁笑道。「你也太丟人了。明明也是個上過戰場的女將軍,居然怕流血。」李大海抱

    起月冷鸢,將她在自己肉棒上輕輕套動,處女血混合著淫水被一下下地帶出,滴

    在鋪在床上的白緞上。

    歡歡爬過來,伸出頭舔舐著兩人交合處,又時不時地把李大海的兩顆卵丸含

    在嘴裏,小舌攪動。

    月冷鸢閉著眼睛,感受著肉棒一下一下地頂著自己的花心:「這明明是兩碼

    事。」因爲沒有雙腿阻礙,肉棒得以盡根而入直抵子宮口,每頂一下都帶給月冷

    鸢一陣快感,兩人交合處相擊,發出啪啪的響聲,雙乳上下一晃,帶起一陣乳浪。

    「你這副樣子,好像個大號的飛機杯。」李大海舉著月冷鸢上下套弄,取笑

    道。

    「哼,反正我沒手沒腳,想怎幺欺負還不是你的事情。」

    「說起來,你是我的女奴裏面,除了蘇鸾以外開苞適應的最快的。可惜……」

    蘇鸾笑道:「蘇鸾此生能享受一次高潮就已經足矣。」

    月冷鸢被幹的迷迷糊糊:「一次? 」

    「嘿嘿,蘇鸾可是傳說中的千裏馬,小穴被封死啦,一輩子不能高潮的。」

    月冷鸢身體被李大海抱著一上一下地晃動:「封死……是什幺意思?」

    「小母馬,你把小穴露出來給你月姐姐看看。」

    蘇鸾抿嘴一笑,筆直地舉起一條腿,露出穿著陰環的濕漉漉的小穴。已經拇

    指大小的陰蒂通紅髮亮地高高翹起,挂在上面的鈴铛一晃一晃;因爲長期失禁,

    胯下亮晶晶地一片,腳下也有一灘水漬,分不清是尿液還是淫水。

    韓菲兒過來,用手把蘇鸾的陰唇微微分開,露出裏面被封死的小穴。

    月冷鸢看到這一幕,驚訝地睜大眼睛:「這就是千裏馬……」

    韓菲兒道:「蘇妹妹不能高潮,每天都很辛苦呢,不過再過幾個月,估計就

    能晉級大宗師了。」

    蘇鸾沒有得到李大海的命令,依然維持著金雞獨立的姿勢:「還好啦,其實

    最近,也開始有些習慣了……」

    「大宗師?」月冷鸢沒聽太明白。

    李大海不答,把手中的肉枕重新放到床上,雙手按住乳房,開始沖刺起來。

    歡歡在一旁興奮地道:「主人加油!」歡歡在基地裏看了好多動畫片,也學

    會了「加油」了。

    李大海毫無保留,每一下都狠狠地撞擊月冷鸢的花心,啪啪的聲響頓時變得

    急促起來。月冷鸢再也維持不住高冷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