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1发布:

【我的玩脚经历——正规足疗店的美足诱惑】【水中烈火】【完】

精彩内容:

    玩到正規足療店的店長    隨著網絡越來越發達,QQ上做足交的女郎越來越多,這種花錢就能享受美腳也越來越方便,但是我個人還是不喜歡,我喜歡那種非職業的,感覺上幹淨一點,其實這種感覺也是自身的心裏作祟,幹不幹淨誰知道?    這次我要說的是一個我老去的大型正規足療連鎖店。這家店就在我單位的邊上,我們沒事加班到很晚就去那放松一下,然後回家。一來二去的就跟這裏的女店長熟悉了,沒事我還和這位女店長打趣。    先介紹一下本故事的女主角,年齡比我大一歲,我老去之後和她熟悉了,就叫她萍姐。萍姐家是外地的,和老公在這邊打工,她在這裏做店長,她老公不知道什幺職業,但是總能在店裏見到。    萍姐身高不算太高,160左右,模樣一般,中等;短發;大眼睛;但是身材很好,前凸後翹;因爲店裏的要求,都要穿一身褐色的職業套裝,腿上必須穿黑色的絲襪;店長必須穿高跟鞋,萍姐的腿很漂亮,非常的直,非常的好看,這點讓我很喜歡,每回去都要多看萍姐的腿兩眼。有好幾回我都打趣的說讓萍姐幫我足療,萍姐說,等人手不夠的我給你做等等。    記得一個臨近春節的半夜,剛加班回來,路過萍姐的店,直接停車就進去了。前台就萍姐和她老公在。萍姐和她老公熱情的跟我打招呼,並跟我說不巧臨近春節,不少技師都已經回家過年了,剩下兩叁個都在工作呢,問我等不等。說實話我可以等,但是我突然想到這是機會讓萍姐給我服務啊!就說不行啊,太困了。最後萍姐看了她老公一眼,跟我說她給我做。    臨進包房的時候(他們家店是沒有大廳的,樓上樓下叁層樓全是包房,單人包房在叁樓)我看到萍姐的老公眼神不太自然,但是也沒說什幺,畢竟這是正規足療,她老公也沒說什幺。    脫衣服,換浴袍,洗腳,按摩自不必表,萍姐的手法還不錯,後來萍姐跟我介紹說,她之前就是做足療的,後來一點點升到店長,不給客人做足療已經有兩叁年了,也加上她老公反感。但是這期間有老客戶來也又萍姐親自做,她老公是跑車的,沒事晚上就過來算是盯著吧!    她家店做完足療有踩背一項,那一天因爲寒冬臘月,萍姐穿的是厚黑絲,萍姐給我踩背的時候,我故意的將浴袍拉起來,把光禿禿的後背露出來,目的是讓萍姐的腳跟我的後背親密的接觸,這個舉止萍姐沒有說什幺,看著萍姐脫掉鞋,露出36碼絲襪小腳,我下體有了感覺,直接上來就踩,萍姐小腳與我後背的接觸,讓我春心蕩漾了一次。踩完背我轉過身,說實話我的下體已經有些變大了,但是寬大的浴袍隔著看著還不明顯。    足療的最後一項是松腿,一般他家都是技師用手給客人按摩大腿小腿。但是我心裏有了壞念頭,我提議萍姐用腳給我松腿,這一點我也是在試探萍姐,她要是反感我就不繼續要求了,沒想到萍姐憂郁了一下也照辦了,估計在她看來腳和手沒差吧!    “用腳使不上勁啊!”萍姐說。    “沒事,簡單的踩幾下就行,我太困了,一會就回家睡覺了”我趕忙解釋。    這裏簡單介紹一下,她家店按摩床不像是其他的足療店按摩床是那種單人的,專業按摩床,而是真正的單人床。    我分開腿讓萍姐坐在中間,萍姐伸出腳在我的小腿上踩著,這種姿勢和做足交差不多。當萍姐的腳順著小腿往上踩,一點點的接近大腿根的時候,我陰莖不爭氣的瞬間勃起了,就算是寬大的洗浴用的短褲也能看清楚,支起的是什幺了,我還故意把身體往上挺,目的是讓萍姐看清楚我陰莖勃起了。    其實萍姐早已經看清了,明顯有些不好意思,自己的腳也在我的大腿上不動了。我借勢伸手摸著萍姐的小腳,起初萍姐不知道是不是因爲尴尬沒反應,但是在我摸了幾下之後,萍姐收回了腳。我看今天只能到這了,不能繼續了,就說可以了,我也要回家睡大覺了。萍姐這才快速的下了按摩床,穿鞋端著足浴盆走了,我平靜了一會心情,等陰莖下去了,穿好衣服出門,臨出門的時候看到萍姐,和萍姐有一個對視,萍姐有點不好意思,開車的路上我感覺萍姐有戲啊。    這件事過了能有幾個月,天氣轉暖了,這期間我也光顧過幾次萍姐的店,都沒趕上讓萍姐爲我服務。記得快到五一了,晚上八點多鍾,我在家無聊就開車去萍姐的足療店。因爲是臨近小長假,還是周末,客人比較多,所有技師都上鍾了,只有萍姐和一個技師在(在這裏介紹一下,我在這裏有一、兩個熟悉的技師,她們都上鍾了)    “小弟來了啊!婷和月都上鍾了”萍姐看到我還是那幺的熱情“等一會還是讓這位給你做啊?”萍姐首先將身旁的技師推薦給我,說實話,這女的長得還行,但是我目的是在萍姐,我只能搖頭。    “要不萍姐你給我做吧!”我突然開口    萍姐憂郁一下,最後同意了。我感覺萍姐是知道我會要她的,雖然心裏有准備但是還是有點不太自然。    前面的順序是一樣的,在按腳的時候,我故意問萍姐老公怎幺沒來?萍姐說跑車去外地了。我心裏膽子大了起來。等踩背的時候我提議別踩背了直接松腿,還想上次那樣用腳給我松腿,萍姐愣了一會也同意了。    因爲天氣轉暖,萍姐她們都穿薄黑絲襪了,比厚黑絲還誘人,看著萍姐拖鞋上了按摩床,我的陰莖就已經充血了,感覺他在慢慢的擡頭。    萍姐這算是第二次用腳給我松腿了,那種絲襪特有的涼絲絲的感覺從腿傳遍全身,還沒到大腿呢,我的陰莖就已經完全充血了,直挺挺的立著,萍姐也看到我陰莖的變化,她的腳也就停留在我膝蓋處沒動,看了一眼我的下體,又轉向別處,找別的話題跟我聊。我慢慢起身,抓住萍姐的腳撫摸著。    “你對我的腳有感覺啊?”萍姐小聲的跟我說,雖然這家店裝修好,還是包間,但是也不算隔音吧!    “萍姐的腳太好看了”我湊過去跟她耳邊說,手沒停下。萍姐將臉側向我。    “之前就有一個老客戶,來了就摸我的腳”萍姐說“已經一年沒來了”    “萍姐的腳不摸可惜了”我故意離萍姐耳朵近一點,一邊說話一邊吹氣,萍姐有些不好意思的,歪了一下頭。    我見狀趕緊捧起萍姐的腳,放在嘴邊,直接伸出舌頭就舔。    “幹嘛啊,髒”萍姐有點驚訝,還怕被聽到壓低聲音說,想縮回腳,但是我死死的抓著“摸兩下得了,怎幺還上嘴啊!”畢竟萍姐也算是過來人,經曆多了,沒被嚇到。    “你別動,讓我享受一會”我一邊舔一邊說。萍姐也不好說什幺,就看著我舔她的腳,也不敢聲張。    萍姐的左右小腳都被我舔個遍“好弟弟行了吧!襪子濕了”萍姐央求,但是沒有縮回腳的意思。    但是這哪有完啊,我瞬間退下洗浴的短褲,把龜頭發紅的陰莖露出來,直接將萍姐的腳按在上面    “快穿上,這是不允許的!”萍姐求我,但是嘴上求,腳卻沒有縮回去,任由我擺弄。我往後挪了身體,將萍姐另一只腳也抓過來,夾著我的陰莖    “好姐姐,你就幫弟弟一次吧!你的腳太誘惑了。”    “不行,我們是正規的不允許的”萍姐還在說    “關上門了,你不說我不說誰知道?”我解釋。    “快點啊……”最後萍姐同意了,下地把門又關了一道鎖,看著萍姐順從的關門,我直接將短褲全脫掉。    萍姐上床之後,我分開腿,讓萍姐腳與我的陰莖完美的親密接觸上,期初萍姐不得足交章法,但是畢竟萍姐也是久經社會了,沒一會就熟練了,一邊給我做足交一邊還催我快點,在這種緊張刺激下我感覺來了,一股精液噴湧而出,射的哪都是,尤其是萍姐的襪子上。萍姐也不等我射完,趕忙下地拿紙巾擦按摩床,然後擦腿上和腳上的精液,又扔給我幾張紙巾,讓我自己處理。    “好好的襪子就這幺廢了”一邊擦一邊埋怨我“舒服了?”    “你的腳太性感了啊!”我看著萍姐的舉動,我也在平複自己的心情。    “別說出去了啊!”萍姐埋怨我,瞪了我一眼說。    我點頭答應,接著起身想和萍姐接吻,但是萍姐沒幹,我只能在萍姐的臉頰上親了一下。隨後我從包裏拿出200元錢,給萍姐“買雙新襪子吧!”萍姐瞪了我一下,又輕輕的打了一圈,接過錢。然後我讓萍姐把襪子脫下來,我出去扔了,這樣就不會讓外面的人懷疑了,之後萍姐端著足浴盆出去了。    我穿好衣服,在前台看到萍姐,打個招呼就走了,臨走的時候看到萍姐四下沒人的時候又瞪了我一眼,馬上轉爲微笑“下次再來啊!”我心裏想,下次必須來。    後來我又找過萍姐幾次,足交也做過幾次,其中一次還讓萍姐給我做口交,萍姐也同意了。但是做愛就一直沒讓,按照萍姐的說法就是最大尺度就到口交,別的休想。    後來我又和這家店的婷和月也有了關系……     正規足療店的小婷    這個小婷是萍姐她家店的技師,也算是那家店的長得好看的幾個人之一了,點她的人也特別多。我玩婷的腳是在和萍姐之後的事情了,其實能和婷玩也算是一個偶然的機會。    婷身高有160左右,瘦瘦的,白淨的皮膚,一雙笑眼,一笑嘴角有兩個淺淺的酒窩,手小腳小,腿也很好看。    記得已經是秋天了,又一次我和同事兩個人去做足療,點的就是婷和月,婷爲我同事服務,月爲我服務。因爲我們都是熟客了,我們四個聊得很熱鬧,期間月跟我說婷最近失戀了,讓我們給她找個男朋友。我同事隨口指著我說“你大哥他還單身呢,你看大哥行不”    婷低頭“大哥工作好,能看上我嗎?”    後來我們就岔開這個話題,聊別的了。等足療做完了,月先出去了,我倆躺在床上休息,婷在收拾,一邊收拾一邊說最近活做多了,渾身難受。    我半開玩笑的說“我給你按按啊”我同事聽完也來勁了,都是騷人吧!本以爲婷會反對呢,結果婷同意了,我倆象征性的給婷揉了揉,回頭我讓婷躺在床上,我給按了按腿,之前介紹萍姐的    時候說過,她家技師和店長都是要求穿黑絲襪的,我按腿就是奔著絲襪去的,結果在我按腿的時候,偷偷的看了一眼婷的內褲,居然看到她濕了,當時我沒聲張,我心裏有了想法。    沒過幾天我就去找婷了,我故意半夜去,進門之後看到萍姐和婷還有其他人在聊天,已經半夜了,客人很少。    萍姐問我“今天找誰啊?”    “婷你吧!”我直截了當的說。當我看了一眼萍姐,萍姐眼神有些不自然。    婷帶我來到叁樓的包房,一路上我也觀察一下,整個叁樓就我一個人,二樓有兩個叁人間包房開著燈,有客人,我心裏踏實了。    換好浴袍,婷端來了足浴盆,簡單的泡完腳之後,婷准備給我做足療,但是我心思沒在這上面,主要是想玩婷的腳,我就按照之前對萍姐的招數。    “太晚了,你做按腳一天了,也挺累的,你就給我松松腿就行了,咱倆聊聊天”我跟婷說。    “要是讓萍姐看到了會說的。”婷搖頭說。    “沒事,把門關上,就咱倆沒事的,看你累我還挺心疼的”這時候要多說好話。    婷也沒多想,起身把門關上了。等婷過來的時候,我分腿示意婷上按摩床(前文提過,她家店按摩床不是專業按摩床,而是標准賓館的單人床)婷拖鞋上床,看著婷露出黑絲腳,加上我腦子裏的念頭,我下體瞬間有了感覺。    “你用腳給我松腿吧!”看著婷上來之後有些不知所措,剛要伸手給我松腿,我提出了我早已醞釀已久的想法。    “啊……我不會啊!這樣行嗎?”婷有些驚訝。    “怎幺不行啊,你就簡單的踩一踩就行了”我爲了打消婷的顧慮解釋道。    婷慢慢的伸出雙腳在我的下腿上踩起來,絲襪特有的絲絲滑滑的感覺也微涼的觸感很是誘人,這階段我跟婷聊著別的話題,主要是分散她的注意力。    “你的腳很美。”我小聲的說,    “還行吧就是有點小”婷看了一眼自己的腳說“買鞋都費勁,都得是最小碼的”婷回答    “你之前的對象有舔過你的腳嗎?”我開始了我的語言挑逗與攻勢。    “沒有”婷一咧嘴“多變態啊……大哥你不會喜歡舔腳吧?”聰明的婷馬上意識到問這話的含義。    “對啊,我就喜歡”我也不避諱了。    “我聽客人說過,有的男人就喜歡女人的腳丫子”婷也慢慢的放開了跟我說“爲什幺啊?”      “不知道,就是看到腳就興奮吧!”我也開始了我的套路。    這時候婷的腳已經到了我大腿的內側,我的陰莖已經勃起了,浴袍的短褲已經支的老高,我把身體往後挪了挪開在床頭,半躺著,瞬間拿起婷的腳就往我陰莖上按。    “大哥……別……”婷剛踩到我陰莖的那一刹那,馬上意識到踩的是什幺,趕緊縮回腳,但是人沒下床。    我起身握住婷的腳,捧到嘴邊就開始舔。    “大哥,別啊,不允許的,要是……”婷趕忙要縮回腳制止我,但是從她的舉動我看出來,她說這些話都是套話,但是她心裏是無法拒絕的。    “沒事,門鎖著,大半夜的誰也不知道”我舔著婷的腳心說。後來婷沒有作聲,就任憑我舔著她的腳,她眼睜睜的看著我舔。    “這樣就行?”婷突然問。    “你什幺感覺?”我反問婷。    “感覺怪怪的,不知道這幺說了”婷聲音有點小的回答。    我感覺婷已經接受了,我借勢脫掉我短褲,把婷的腳按在我的陰莖上。    “大哥……會被發現的,我們這是正規的”婷沒有生氣的說,是那種哀求的語氣,起身用手去抓我的手,期間還碰到我的陰莖,趕忙有縮回手,總之就是不知所措的感覺吧!    “好妹妹,哥挺喜歡你的,你就幫我吧!我憋得太難受了”    我起身去吻婷的嘴,婷躲開了,我直接就親到婷的臉頰,然後直接舔婷的耳朵,這地方是女人都不能抗拒的,只要她不推開我,就有戲。婷真的就沒有推開我,任憑我舔她的耳朵。每一會婷有了微小的呻吟聲,我轉過婷的臉和婷接吻,沒費什幺功夫就撬開了婷的嘴,和婷來個舌吻,我的手也開始不老實,摸著婷的胸,摸著婷的陰道,感覺婷已經濕了。當我要解開婷的上衣時候,婷制止了“不行……哥,這個真不行……”    其實我也沒打算今天就和她做愛,因爲我這人雖然好色,但是安全意識還是有的,知道婷他們是正規足療,但是做愛是必須戴套的。    “那你就幫我用腳射出來吧!”我躺下讓陰莖完全的釋放出來。    婷沒有出聲,只是把腳慢慢的伸向我的陰莖,一點點的接觸上了。我手把手的教婷爲我足交,看著婷生疏的爲我足交,心裏真的很美,這種自己開發的感覺和那種絲足店作絲足的女郎是不一樣的。婷的小腳夾著我的陰莖上下套弄。    “我用手吧!太累了”婷弄了一會有些累的,起身用手幫我手淫。臨近快射的時候我又讓婷用腳夾著我的陰莖,沒一會就射了,看著婷腳面上,腳尖全是我的精液,我心滿意足了。    臨走的時候,我和婷又來個舌吻,但是當婷想脫掉絲襪的時候,我制止了她“你個傻丫頭,你換襪子,外面的人會懷疑的”其實我說這句是怕爲我做過足交的萍姐起疑心,這樣就不好辦了。婷只好拿著紙巾簡單的擦拭一下腳上的精液,然後直接穿上鞋。臨走的時候我要了婷的電話,方便日後聯系。    臨出門的時候,萍姐看著我問“舒服不?”其實這句話,萍姐對每一個臨行的客人都會說的,但是我聽著又有別的含義。    回家之後,我給婷發短信,婷跟我說,沒換襪子,帶精液的腳在鞋裏黏黏的。    我之後有事沒事就給婷打電話發短信聯系,婷告訴我,那次之後萍姐看得很嚴,我又提出要求你,婷告訴我等有機會的。    過了一個月,婷跟我說,萍姐請了年假,讓我半夜來,我這次直接就帶上了避孕套。在叁樓的包間裏,我和婷做愛了。我還把婷約出來在外面瘋狂的開放做愛。    臨近年末婷找了個男朋友,不幹了。而我又用相同的辦法把月拿下了,唯一和婷不一樣的是,第一次我就把月睡了……    這就是我和正規足療點技師婷的經曆,總結一下就是只要認准了目標,簡單試探一下,就可以把事辦了,但是也要分人,建立彼此的互信才是第一位的。有沒有失敗的經曆?其實也有的,我後來也用了同樣的辦法在別的地方用過但是沒有成功,好在那個技師沒有聲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