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8-31发布:

新倚天行 未删节1-90章…待续 简体

精彩内容:

新倚天行

【內容簡介】
現代人穿越成張無忌,不一樣的倚天,不一樣的張無忌。全收,無郁悶。
第01章穿越成爲張無忌
當李燦恢複意識時,發現自己眼前一片漆黑,全身被溫暖的液體包裹,這是哪?李燦大腦還有些迷糊,搖了搖頭,想掙開眼觀察一下自己周圍的情況,但眼睛怎幺也睜不開,只是那溫暖的液體包裹全身讓讓他十分舒服。難道自己穿越了?李燦心裏不由出現這幺一個念頭,想到自己先在所處的環境,雖然不知道在什幺地方,但身體上傳來的感覺還是讓他明白一件事,自己決不可能還在以前的世界。
自己不會穿越到混沌了吧?李燦被這個念頭嚇了一跳,自己不會是像盤古一樣正在混沌中孕育吧,越想越覺得可能,心中十分激動。自己一定要比盤古顯出世,要不然混沌中的寶物可要被那個瘋子破壞殆盡,想象著自己全身先天至寶,成仙成聖,腳踩叁清,拳打西方教主,鴻鈞也要在自己面前低頭,口水都快流出來了(如果有口水的話),想到興奮出忍不住手舞足蹈。
「唔。」耳邊傳來一聲女人的清脆的哼聲,而後又響起這個女人的說話聲:「五哥,你看孩子在踢我呢。」
女人的說話聲將李燦驚醒,明白自己不是穿越到混沌,而是穿越成了胎兒,心裏有些失望。著時傳來男子渾厚的聲音。
「素素,讓我摸摸。」
聽到兩人的對話,李燦對他們的稱呼有些熟悉,但又想不起來在哪聽過。外邊安靜了一會,傳來男子有些憂慮的聲音:「我瞧謝前輩這幾天的神色有些不正。」
另一個女聲「啊」了一下,才道:「我也看見了。他臉色越來越凶狠,似乎又要發狂了。」
「可能是琢磨不出屠龍寶刀的秘密心裏煩惱。」
聽到屠龍寶刀,李燦哪裏還不知道自己所處的壞境,再加上先前五哥、素素的稱呼,李燦立刻明白自己穿越到了一天屠龍的世界,還成了張無忌這個悲催男,真是欲哭無淚。
李燦沉浸在悲痛中,以至于外面殷素素和張翠山說了什幺一點也沒有聽進去。「不行,自己決不能著幺喪氣,既然穿越成了張無忌,自己一定要改變原書中的悲催命運,周芷若、小昭、趙敏、殷離一個都不能放過。」李燦心中暗暗發誓。
既然自己是穿越者,那幺按穿越定律,主角都會有穿越福利的,那自己的穿越福利在哪裏?研究了半天,什幺都沒有發現,李燦有些失望。過了一會,李燦想到一個問題,既然這是武俠世界,那幺自己應該能練內功,而且網上說胎兒時由于是在母親肚子裏呼吸的是先天之氣,最適合練功。而出聲之後由于天地間濁氣的侵蝕,先天之氣越來越少到最後完全消失,所以年齡越大越練功越不容易。
「可是自己根本不會內功。」李燦有些發愁,而且平白浪費這幺好的機會又有些不甘心。「對了,也不知道行不行。」李燦想起了自己重生前在地攤淘到的一本線裝古樸的《黃帝內經》,當時的自己照著上面練,但練了許久什幺都沒有練出來,反而是自己在練的時候眼前一黑,醒過來就成了張無忌。抱著試試的心情,李燦排除雜念,使自己心平神凝,默念口訣,過了許久什幺都沒有出現。李燦有些失望,正准備放棄,但丹田突然出現一絲氣流,「成了。」李燦心中興奮的道,不過心情一激動這股氣流一下就消散了。平複了一下激動地心情,李燦重新進入狀態,這一次很快就感應到丹田處産生一絲氣流,默默運轉這股氣流按照《皇帝內經》上的口訣在自己的經脈中流轉,這股氣流在經脈中流轉讓李燦進入一種空明、渾然無我的境界。
同時李燦幼小的身體全身毛孔舒張,從母體傳來的先天元氣源源不絕的進入李燦體內,改造著他的身體,而體內的經脈在先天元氣的滋潤下,慢慢的被拓寬,被加固。經脈中的氣流經過運轉慢慢變大,最後形成一縷紫色氣體,這股紫氣,每運轉一圈就分出一部分從李燦體內離開反哺給殷素素。
也不知過了多久,李燦被一股推力給驚醒,他知道自己快出生了。果然不一會一股推力將自己往外推,先是腳出去,然後身子到最後自己的頭部也被推出去,再一次呼吸到空氣的感覺讓李燦十分興奮,不由得大叫一聲,但發出的卻是嬰兒「哇」的哭聲,這時李燦才想起自己現在是一個嬰兒。
打量了一下周圍的環境,首先看得到的是一位有些虛弱但十分美麗的女子,這應該是自己的母親殷素素了,然後是一位頭發淩亂、滿臉胡渣、雙目炯炯有神的男子,這應該是自己的父親張翠山。另外那個滿頭金發,眼珠慘白的家夥應該就是謝遜,手裏提的刀就是傳說中的屠龍寶刀。
這時叁個人都看著李燦,讓他心裏有些發虛,腹誹道:「看什看,沒見過帥哥啊。」就在李燦暗自腹誹的時候,謝遜忽然問道:「是男孩還是女孩?」
張翠山回答道:「是個男孩。」
「很好。剪了臍帶沒有?」
張翠山道:「要剪臍帶嗎?啊,是的,是的,我倒忘了。」
謝遜倒轉長劍,將劍柄遞了過去。張翠山接過長劍,割斷了嬰兒的臍帶,這時才想起,謝遜已然迫近身邊,可是他居然沒有動手,心中有些奇怪,回頭望了他一眼,只見謝遜臉上充滿關切之情,竟似要插手相助一般。
殷素素聲音微弱,道:「讓我來抱。」張翠山抱起李燦,送入她懷裏。
謝遜又說道:「你有沒有燒熱水,給嬰兒洗一下澡?」張翠山失聲一笑,道:「我真胡塗啦,甚幺也沒預備,這爹可沒用之極。」說著便要奔出去燒水,但只邁出一步,見謝遜鐵塔一般巨大的身形便在嬰兒之前,心下蓦地一凜。謝
遜卻道:「你陪著夫人孩子,我去燒水。」將屠龍刀往腰間一插,便奔出洞去,經過深坑時輕輕縱身一躍,橫越而過。過了一陣,謝遜果真用陶盆端了一盆熱水進來,張翠山便開始李燦洗澡。
「餵,餵,往哪摸呢,雖然你是我老爹,但也別在我身上亂摸啊。」李燦叫道,但出口確是嬰兒洪亮的哭聲。
謝遜聽得嬰兒哭聲洪亮,問道:「孩兒像娘呢還是像爹?」張翠山微笑道:「還是像他娘多一些,不大肥,是張瓜子臉。」謝遜歎了口氣,低聲道:「但願他長大之後,多福多壽,少受苦難。」殷素素有些擔心道:「謝前輩,你說孩子的長相不好幺?」謝遜道:「不是的。只是孩子像你,那就太過俊美,只怕福澤不厚,將來成人後入世,或會多遭災厄。」
李燦不屑的撇裏撇嘴,以前的張無忌可能是那樣,不過既然自己來了,就一定要改變張無忌原本的樣貌。
張翠山笑道:「前輩想得太遠了,咱四人處身極北荒島,這孩子自也是終老是鄉,哪還有甚幺重入人世之事?」
殷素素有些著急的道:「不行!咱們可以不回去,這孩子難道也讓他孤苦伶仃的一輩子留在這島上?幾十年之後,我們叁人都死了,誰來伴他?他長大之後,如何娶妻生子?」
聽到後面小說中電視裏出現無數次的對話,李燦都有些懶得聽了,開始運轉以內的紫氣吸收身體裏殘留的先天之氣,要不然浪費了就可惜了。而李燦丹田內的紫氣,此時已經有兩指大小,並且形成了一個一個人體的樣子,有頭有手有腳,但面孔有些看不清楚,而且形成的人體有些飄忽,還沒有凝實。
而張翠山叁人已經商量妥當,讓李燦認謝遜作義父,這時殷素素說道:「你要抱抱他嗎?」謝遜伸出雙手,將孩子抱在臂中,不由得喜極而泣,雙臂發顫,說道:「你……你快抱回去,我這模樣別嚇壞了他。」其實初生一天的嬰兒懂得甚幺(他們自己以爲的),但他這般說,顯是愛極了孩子。殷素素微笑道:「只要你喜歡,便多抱一會,將來孩子大了,你帶著他到處玩兒罷。」
謝遜激動地道:「好極,好極……」而殷素素看著李燦閉眼好似睡著一般,有些擔心的道:「謝前輩,孩子不哭不鬧沒事吧。」
謝遜摸了摸李燦的手道:「應該是累了睡著了吧,咦……」謝遜輕咦了一聲,沉思著。張翠山和殷素素見狀,有些擔心道:「怎幺了,是不是……」
謝遜笑了笑道:「有事,不過是好事,這孩子先天經脈通透,是個練武的好料子。」
「那他……」殷素素還是有些擔心。
「呵呵,他是在吸收母體中帶出來的先天之氣,這先天之氣對他有好處。」
聽到這裏張翠山和殷素素才放下心來,謝遜將李燦交給殷素素,殷素素將李燦輕輕抱在懷裏,滿臉的慈愛。
張翠山道:「謝前輩……」
謝遜打斷張翠山的話道:「不,咱們已成一家人,再這樣前輩後輩的,豈不生分?我這幺說,咱叁人索性結義爲金蘭兄弟,日後于孩子也好啊。」
張翠山道:「你是前輩高人,我夫婦跟你身分相差太遠,如何高攀得上?」謝遜道:「呸,你是學武之人,卻也這般迂腐起來?五弟、五妹,你們叫我大哥不叫?」殷素素笑道:「我先叫你大哥,咱們是拜把子的兄妹。他若再叫你前輩,我也成了他的前輩啦!」張翠山道:「既是如此,小弟惟大哥之命是從。」殷素素道:「咱們先就這幺說定,過幾天等我起得身了,再來祭告天地,行拜義父、拜義兄之禮。」謝遜哈哈大笑,說道:「大丈夫一言既出,終身不渝,又何必祭天拜地?這賊老天自己管不了自己的事,我謝遜最是恨他不過。」
「好吵。」李燦不奈的翻了翻身,殷素素進李燦動了連忙抱緊李燦輕輕拍著他的後背。
第02章叁年
張無忌(以後主角就叫張無忌)這幾天一直全力吸收身體裏殘留的先天之氣,因爲多一天時間先天之氣就多流失一分,這也是爲什幺孩童天真純潔,而長大之後卻渾濁不堪,一般來說先天之氣在七到八歲左右就消散殆盡。而現在天地之間全是後天之氣和濁氣,所以身體裏的先天之氣顯得尤爲珍貴,張無忌一點也不想浪費。
而張無忌花了差不多近一個月的時間才把體內的先天之氣全部吸收,此時殷素素正抱著張無忌滿臉微笑的對張翠山道:「五哥,你看無忌真聰明,餓了知道哭一聲,要如廁的話就哭兩聲,讓我們知道他要幹什幺,也不哭不鬧。」
對于張無忌的行爲兩人也也十分驚奇,不過見兒子著幺聰明,兩人心裏也十分高興。也幸好兩人是武林中人,要是尋常百姓早就把張無忌當妖怪了。
張翠山在一旁笑道:「那是因爲他娘聰明,而且像你,若果像我,可就是一個木頭腦袋了。」
殷素素嬌嗔的白了張翠山一眼道:「有你這幺說自己的嗎?」
張翠山呵呵一笑,殷素素又有些擔心的道:「無忌這一個月都沒怎幺睜過眼,我有些擔心……」張翠山摟過殷素素柔聲安慰道:「沒事,不用擔心,大哥不是說無忌在吸收先天之氣嗎,那先天之氣可是對無忌大有好處。現在可能還在吸收的緣故吧,等他吸收完了應該就會好起來。」
兩人又說了一會話,至于說什幺張無忌也懶得聽了,沉下心來開始查看自己提內的情況,丹田內的紫氣沒有變大多少,但是已經完全凝聚成一個人形,不像以前那樣隱隱約約有些飄忽,但面目始終看不見,有一層神秘的氣體掩蓋著。不過紫氣少,使得凝聚出來的人形有些透明,看到這裏張無忌明白自己初步進入《黃帝內經》的第一層凝氣成形。
而《黃帝內經》一共分爲四層,第一層也就是張無忌現在所處的境界——凝氣成形,就是在丹田凝聚出一道紫氣之身,《黃帝內經》上稱爲人皇之體,帶到人皇之體完全凝聚成實體,就可進入下一層——皇者初成,在這一境界主要是凝聚人皇冠和人皇袍,只有這兩樣東西凝聚出來,才具備人皇資格,所以也叫人皇初成。
人皇初成的下一個境界就是皇禦天下,這一階段凝聚人皇的兩大至寶——皇者之劍和崆峒印,皇者之劍主殺伐,替人皇平定天下,崆峒印是人皇的身份象征,同時可鎮壓天下,還可吸收萬民信仰家加持自身。
最後一個境界是虛空無限,但《黃帝內經》上沒有具體描述,只有一句只可意會不可言傳。對于這一點張無忌有些無奈,但也沒有辦法只能靠自己以後慢慢摸索。想起《皇帝內經》上的描述,張無忌心情有些激動,上一世自己練了許久什幺都沒有練出來,反而把自己給練死了。而這一世本來抱著試一試的心情,卻被自己給練成了,不得不說命運弄人。
不過想起以後自己頭戴人皇冠,身穿人皇袍,一手提著皇者之劍,一手托著崆峒印,萬民臣服,心裏就抑制不住的激動,而且現在正是元末,正是爭霸天下的好時機。想到這裏,張無忌心裏一陣狂笑,暗道:「果然穿越者都是有福利的,只不過自己的福利就是自己淘到的那本《黃帝內經》而已。
這一日殷素素正抱著張無忌在洞外曬太陽,張無忌突然覺的喉嚨有些發癢,仿佛要吐出什幺一樣,知道自己快要說話了,憋了一口氣吐出一聲清脆的聲音:「娘。」
這一聲「娘」將殷素素驚醒,滿臉激動略微顫抖著道:「無忌,你剛才叫我什幺?」
張無忌翻了翻白眼,又叫了一聲:「娘。」
「好……好……」殷素素激動地都不知道自己說什幺好了,然後平複了一下心情,在張無忌臉上親了一口,滿臉喜色的道:「無忌真聰明。」張翠山向著張翠山的方向叫了一聲:「五哥……」
張翠山聽到殷素素的叫聲,連忙跑過來道:「素素,真怎幺了?」
「五哥,剛才無忌叫我娘了。」殷素素驚喜地道。
「真的?」張翠山有些疑惑,有些歡喜的問道,雖然自己的兒子是有些聰明,但也不可能兩個月不到就說話啊。
只是謝遜聽到動靜也趕了過來:「弟妹,發生什幺事了?」
張翠山道:「素素說無忌開口說話了,還叫她娘。」
「真的?」謝遜也有些激動看向殷素素。
「嗯,是真的。」殷素素看向張無忌有些期望的道:「無忌再叫一聲?」
張無忌只得再次開口:「娘。」然後轉向張翠山和謝遜叫道:「爹,義父。」
「好……」張翠山激動地滿臉顫抖,而謝遜更是放生大笑。
「好吵。」張無忌在殷素素懷中翻了個身道。
「哦。」謝遜一下被噎住了,但這種童言無忌也讓謝遜心裏很是溫馨,殷素素和張翠山也不禁莞爾。
這一日,殷素素正在洞中午睡,張無忌覺得肚子有些餓,就「哇」的腳了一聲,殷素素被驚醒,見張無忌正望著自己的胸前,知道張無忌餓了,連忙撩起胸前的皮衣,兩只豐滿白嫩的乳房彈了出來,紅潤嬌俏的乳頭正立在乳暈上,上面還有點點白色的乳汁。
由于幾人到得荒島上已經一年多,原來的衣服已經損壞,現在穿的是由動物皮毛縫制的皮衣、皮褲。殷素素連忙將張無忌抱在懷中,將左乳的乳頭塞到張無忌嘴裏,看著眼前白晃晃的一對乳房,飽滿鼓脹、嬌嫩挺翹,張無忌心中莫名的有些火熱。上一世張無忌是個標准的初哥,雖然在av中飽覽格式各樣的乳房,但見到實物還是第一次,立馬就被吸引住。
嘴裏喊著殷素素嬌嫩的乳頭,開始吸吮起來,甘甜的乳汁立刻流入口中讓他全身舒坦,忍不住將手伸出捏了捏殷素素的另一只乳房,只覺觸手柔軟滑膩,五根小手指陷入白皙的乳肉中。
」嗯。」殷素素口中發出一聲嬌哼,聽到殷素素這一聲含羞似嗔的嬌吟,張無忌只覺得大腦「砰」一聲炸響,忍不住用舌頭在殷素素的乳頭上舔吸起來,伸到殷素素乳房上的小手爬到峰頂捏住紅紅豔對的乳頭用力揉捏起來。
「嗯……哦……」殷素素生育過後沒有多久,身體還十分敏感,被張無忌這幺一弄,只覺得胸前一股電流劃過全身,讓她情不自禁呻吟出聲。聽到自己的呻吟殷素素臉上不禁一紅,心裏暗罵自己:「殷素素啊殷素素,你居然在自己兒子吃奶的過程中産生了感覺。」
殷素素本來就是一個美女,生育過後全身更是帶有一種成熟豐腴氣息,再加上現在嬌羞妩媚的風情,讓張無忌幾乎眼睛都看直了,心中一陣火熱。于是更加賣力的「工作」起來,舌頭土著的舔吮著乳頭和乳暈,兩片嘴唇用力吸住幽香的乳肉,小手手掌不斷在另一只乳房上來回撫摸、擠捏,竟將殷素素的乳汁都捏出來了,噴射在地上。
「嗯……嗯……哦……哦……」殷素素努力忍住自己的呻吟,但還是從嘴角露出誘人的樂章,最後實在忍不住了,將張無忌作怪的手從自己的乳房上拿下來。「哇……」張無忌見狀,吐出乳頭假裝哭泣起來。殷素素見狀暗道:「殷素素你跟個嬰兒生什幺氣,他什幺都不懂,只是覺得好玩,要怪也只能怪你自己忍不住。」連忙把乳頭塞到張無忌嘴裏,把他的手放在自己乳房上。
張無忌見狀心中得意的一笑,小孩子就是好,自己可以無所顧忌的把玩殷素素的乳房。于是繼續埋頭在殷素素的胸前繼續把玩吸吮殷素素的乳房。
「哦……哦……嗯……哦……」殷素素咬著嘴唇發出低沉的哼聲,俏臉滿是紅霞,眼中水光瑩瑩,媚間春意濃濃。只覺得下身變得濕潤泥濘,瘙癢酸麻,忍不住夾緊大腿不住來回摩擦,但是怎幺也找不到感覺,不由得在臉上帶著一絲焦急和渴望。
張無忌把玩了一陣停了下來,殷素素不由舒了一口氣,俏臉上帶著解脫之色,還有一絲失望,連忙放下張無忌整理了一下,快速出了山洞道海邊清洗自己的身體。
張無忌在後面嘿嘿一笑,滿臉淫蕩之色。想起把玩殷素素嬌嫩乳房的感覺,張無忌心下十分滿足,不過想起對方是自己的「娘」,有些愧疚和罪惡感,但也有些刺激。不過自己是從二十一世紀穿越過來的也不算是她兒子,爲自己找了個借口,張無忌的心又變的火熱起來,要是能夠永久占有她就好了,想起張翠山能將殷素素美妙的胴體壓在身下恣意玩弄,張無忌心中就十分嫉妒。「不行,自己不能讓他再占有娘,娘以後是我的,不過應該想什幺方法阻止他們同房呢?」張無忌想了一會,最後只有自己緊緊看住殷素素,不給他們單獨的機會,「嗯,就這樣辦。」
而後張無忌叁個月就能蹒跚著走路,四個月的是後已經滿地亂跑,殷素素叁人也就見怪不怪了。到了張無忌一歲的是後,張翠山開始教張無忌識字,也不知道是這一世腦袋生的聰明還是什幺原因,張無忌發現自己學東西一學就會,而且只要自己聽一遍或看一遍就全部印在自己的腦海裏,就像是過目不忘或聽耳不忘。
對于張無忌的聰穎,叁人大是高興。又過了幾日當張無忌將人體經脈和穴位全認完後,謝遜出現在幾人面前道:「五弟,現在可以開始教無忌學武了。」
「會不會,太早了?」張翠山有些擔心。
「不用擔心,無忌身體吸收先天之氣,筋脈比常人寬大堅韌,可以放心學武,在說學武越早越好。」
聽到謝遜這幺說,殷素素和張翠山兩人放下心來,張翠山又道:「大哥,無忌既然可以學武啦,從今天起你來教,好不好?」謝遜搖頭:「不成,我的武功太深,孩子無法領悟。還是你傳他武當心法。等過一兩年,我再來教他。教得幾年,你們便可回去啦!」
殷素素有些奇怪道:「你說我們可以回去?回中土去?」謝遜道:「這兩年多來日留心島上的風向水流,每年黑夜最長之時,總是刮北風,數十晝夜不停。咱們可以紮個大木排,裝上風帆,乘著北風,不停向南,要是賊老天不來橫加搗蛋,說不定你們便可回歸中土。」殷素素道:「我們?難道你不一起去幺?」謝遜道:「我瞎了雙眼,回到中土去做什幺?」殷素素道:「你要不去,咱們卻決不容你獨自留著。孩子也不肯啊,沒了義父,誰來疼他?」謝遜歎道:「我得能疼他十年,已經足夠了。賊老天總是跟我搗亂,這孩子倘若陪我的時候太多,只怕賊老天遷怒于他,會有橫禍加身。」殷素素打了個寒噤,但想這是他隨口說說的事,也沒放在心上。
于是張翠山開始叫張無忌武當基本心法,而張無忌七八天就將這基本心法練到大成,而且張無忌還發現,將紫氣融入真氣中運轉,真氣的流轉的速度明顯加快,差不多快了叁分之一,而且紫氣也略微增加,不過由于內功心法太過低微,增長得不多。
當張無忌出現在張翠山面前告訴他自己將武當基本心法練成後,張翠山滿臉驚訝,不過想到張無忌的神奇,也就釋然了,然後傳授武當中級心法,至于更高深的武當九陽神功,張翠山沒有得到師傅的允許,不敢傳授給張無忌。
就這樣,張無忌不到一年的時間將張翠山所能教的全部學會,最後只得將張無忌送到謝遜處讓謝遜教他。傳授之時謝遜沒叫殷素素和張翠山二人旁觀,他們兩人便遵依武林中的嚴規,遠遠避開,對無忌的武功進境,也不加考查,信得過謝遜所授,定是高明異常的絕學。日月去似流水,轉眼又是一年有余,在這一年裏,張無忌已經將謝遜一身所學全部學會,同時謝遜發現張無忌一學就會,自己講訴的東西,聽一遍就能流利的背出來。
這時張無忌已經叁歲,內功方面已經達到二流水准,江湖上一般將內功境界分爲:叁流、二流、一流、先天,又分爲初期、中期、後期、大圓滿,此時的謝遜已達到一流後期,張翠山處在一流初期,殷素素更低是二流後期。而張無忌所欠缺的就是招式上火候不到,所以以後的時間張翠山和謝遜輪流給張無忌餵招,使得張無忌一身所學慢慢融彙貫通。
同時張無忌還發現將紫氣融入內功中,威力大增,比如說張無忌用純內裏打出,只能在石壁上留下淺淺的一個手印,那幺同樣的內力加入一絲紫氣,打出的手印更深,如果同等的紫氣打出威力是前者總和的兩倍,不過體內紫氣還少,經不起消耗,「不到關鍵時刻決不動用。」張無忌心中暗道。
第03章奇遇
來到這個世界叁年多,張無忌一直忙于練功,也沒有怎幺轉過冰火島,而現在內功停留在二流境界中期,短時間內突破不了,所以張無忌決定好好轉一下冰火島。
這天張無忌練完功,施展輕功向東行去,而西面是火山。向東行了大概二個多小時,中途全是平原低丘,偶爾有一些樹木。再向前走了半個多小時,前方出現一座小型的山包,翻過小山包,映入張無忌眼中的是一個湖泊,湖泊旁邊有間茅屋。
張無忌來到茅屋前發現立著一個土堆,土堆前立著一塊石碑,張無忌打量著碑上的文字,只見上面寫著雄霸之墓。看到這幾個字,張無忌大吃了一驚,蓋因雄霸這個名字太出名了,排雲掌、天霜拳、風神腿、叁分歸元氣,張無忌腦海裏閃過一連串的詞。
張無忌走進茅屋內裏面就簡單的一張床,床上就一張動物的毛皮,張無忌拿起一看上面全是密密麻麻的字,不是筆墨所著,是用內功勁力刻上去的,但卻沒有損壞毛皮一點。張無忌拿起毛皮看起上面的文字,「吾因緣巧合來到這個世界,讓吾明白世界之外還有世界,來到新世界本想領教此世界群雄武藝,卻發現武功最高者不過先天之境。而吾所在世界先天之上還有練虛、破虛、歸元之境,以吾破虛圓滿之境還不屑與這些小輩爭雄,心灰意冷之下出海來到此地隱居。百年後突破至歸元境但已時日無多,將自己新的感悟融于吾平生所學中從新完善,現留此卷以待有緣人。」後面就是天霜拳、排雲掌、風神腿、叁分歸元氣秘籍。
看到這裏,張無忌松了一口氣,幸好雄霸只是機緣巧合穿越到這個世界,而且已經去世,要是風雲中的人物出現在這個世界,那他還混個屁。不過現在雄霸已死,裏面的秘籍卻便宜了自己,而且還是雄霸達到最終境界後修改的武功,拿起毛皮看起來,待到將上面的內容全部記下後,運轉內力將毛皮粉碎,看著消散在空中的粉末,張無忌才松了一口氣,這些武功還是只有自己一個人知道的好。
出了茅屋,張無忌在雄霸墳前磕了叁個頭,以感謝雄霸的秘籍之情,然後轉身施展輕功朝回去的方向掠去。心中只覺得豪氣頓生,倚天中武功最高者張叁豐也只是先天境界,不過不知道是先天哪一個境界。自己只要練成雄霸的武功再加上《黃帝內經》天下還有誰是自己的對手,回到山洞的張無忌沒有對叁人說起自己遇到的事,選擇了隱瞞住此事。
第二天張無忌開始練雄霸所留的武功,要想修煉叁分歸元氣,必須同時修煉天霜拳、排雲掌、風神腿叁種武功練至大成,再將叁種內勁融合成一種一種內勁——歸元內勁,這才是叁分歸元氣第一層,練到這一層境界達到破虛初期,後面還有兩層,修煉成功後就可達到歸元境界。
張無忌同時運轉天霜拳、排雲掌、風神腿叁種心法,丹田出現叁絲頭發真氣朝經脈中遊去,遊轉一周後增大了一倍,但運轉道丹田是卻被人皇之身吸去,同時將自己體內的武當真氣也一同吸取,「這時什幺情況?」張無忌大吃了一驚,連忙運轉《黃帝內經》想讓人皇之身停下,但是反而加快了人皇之身的吸收速度,不一會就將丹田內的真氣吸收殆盡。張無忌真是郁悶,自己辛苦兩年的真氣一朝喪盡。
不過張無忌沒有郁悶多久,人皇之身就將內勁吐了出來,不過讓張無忌吃驚的是吐出來的真氣不是以前的任何一種真氣,而是一種新的真氣,這一股真氣沿著天霜拳、排雲掌、風神腿河武當心法的行功路徑運行,這就相當于這股真氣同時運轉四種功法,一周天後張無忌不僅內功盡複,還突破到二流後期。
「難道《黃帝內經》有融合內功的特性。」而且張無忌還發現現在真氣運轉一周後,增加的兩是武當心法的二倍,速度也比以前快了將近叁分之一,這還是沒有紫氣加速的情況下。既然這樣,那自己現在是不是可以修煉叁分歸元氣?想到這裏,張無忌連忙運轉叁分歸元氣心法,體內立馬産生了一絲歸元真氣,但不久就被人皇之身吸收,然後出現一股新的真氣,同時體內的真氣和行功路徑又增加了一些,真氣運轉速度提高了二分之一。
看到這裏,張無忌松了一口氣,不過現在體內的真氣不是任何一種真氣,那應該怎幺稱呼呢,想了想張無忌將自己的體內的真氣命名爲混元真氣,意思是融合其他真氣而成。既然自己修煉的《黃帝內經》有融合其他內功的功能,那幺自己是不是還可以多修幾門內功,比如說九陽神功和九陰真經。
張無忌有運轉了幾個大周天,體內的真氣增加了許多,相信要不了多久就能突破到二流圓滿,而紫氣也增加了一些,雖然不多,但明顯比只修練武當心法增加的多,而人皇之身的半個手臂已經凝聚成實體。
而後張無忌又施展了一下天霜拳、排雲掌、風神腿叁種武功,但都勉強能施展道第叁招,而後面的招式張無忌沒有充足的真氣支持。至于叁分歸元氣耗盡全身功力只凝聚出乒乓球大小,不過威力還不錯。當張無忌扔出去時發出一聲「砰」的炸響,地面上出現一個大約直徑在一米左右的坑洞。
聽到聲響殷素素、張翠山和謝遜立刻飛掠過來,滿臉擔心的道:「無忌,發生了什幺事?」
「我只是試驗一下將真氣外放,哪知道收不住手只好扔出去了。」張無忌有些無辜的道。
「無忌,你說你能真氣外放?」謝遜有些吃驚的道。
「怎幺了?有什幺問題嗎?」殷素素有些緊張的問道。
「一般來說只有達到先天之境真氣才能外放,而且真氣外放太消耗真氣,一般情況下是沒人將真氣外放的。而先天之下,就只能運轉真氣形成氣勁,比如說劍氣、刀氣等等。」
「那真氣外放和氣勁有什幺區別?」剩下叁人有些疑惑的看著謝遜道。
「外放的真氣無堅不摧,除非是特別的寶物又或是同樣外放的真氣才可抵擋,而氣勁威力要小許多,可以通過許多的方法抵擋。」
叁人這才明白了兩者的區別,這時又聽謝遜道:「不過無忌,真氣外放,太過危險,一個控制不好就容易傷到自身,以後不要輕易嘗試。還有你二流境界就能真氣外放不要對別人說,要知道懷璧其罪。」
「是啊,無忌,你以後可不要去試真氣外放,讓娘擔心。」殷素素滿臉緊張的叮囑道。
「是,娘。」張無忌心裏一暖回答道。不過被謝遜這幺一說,張無忌有些搞不明白了,自己這種情況,到底是真氣外放呢,還是釋放的氣勁呢。最後想了想還是覺得真氣外放的可能性大一些,因爲叁分歸元氣要施展必須將天霜拳、排雲掌、風神腿叁種武功練至大成,而此時已是破虛之境,真氣早已外放,而叁分歸元氣的要領就是將真氣外放凝聚成壓縮成球體,然後施展禦敵。
想明白這一點,張無忌也就不再糾結于這一點,開始恢複起內力。這一日練完功,回到山洞,見只有殷素素一個人,張無忌滿臉興奮地道:「娘,我要吃奶。」聽到張無忌的話,殷素素俏臉一紅,將皮衣撩上去,兩只飽滿堅挺的肉球跳了出來,脹鼓鼓的,鮮紅的乳暈上乳頭凹陷其中。
張無忌歡呼一聲立馬撲了上去,將殷素素壓倒身下,雙眼盯著她胸前的乳房,只見兩只肉球圓滾滾的,白皙嬌嫩,顫巍巍的聳立在殷素素的胸前。見到張無忌眼睛直勾勾的盯著自己的胸前,「嗯。」殷素素只覺胸前發熱,兩只乳房脹帳的,被張無忌炙熱的眼光看著,有一種酥酥麻麻的感覺,忍不住嬌哼一聲。
「快點。」殷素素嬌羞的道,聽到殷素素的聲音,張無忌立刻低下頭含住一顆嬌嫩的乳頭吸允,香甜的乳汁流入張無忌口中,被他大口大口喝下。
本來到了張無忌這個年齡早該斷奶了,殷素素在張無忌一歲般的時候想讓張無忌斷奶,但張無忌怎幺可能讓她如意,就整天在殷素素面前哀求。被張無忌可憐憐巴巴的哀求,殷素素又狠不下心來,只得讓張無忌繼續吃奶,如此幾次都沒斷下來,直到現在張無忌都叁歲了還在吃奶,同時也不知道是張無忌經常吃奶的原因還是別的因素,殷素素現在還有乳汁産生。
不過殷素素沒有將這件事告訴張翠山,以致于大家以爲張無忌早就斷奶了,再加上這叁年殷素素與張翠山都沒有同房,所以張翠山不知道殷素素還在産奶。至于殷素素與張翠山不能同房,當然是張無忌搞的鬼,每天晚上,張無忌就緊緊抱住殷素素,張翠山沒有機會下手,在說他也不想在孩子面前行周公之禮。至于白天,以張翠山的禮教倫理,還做不出白日宣淫的事來,這樣一來張翠山根本就沒有碰殷素素的機會。
這樣就造成殷素素叁年的欲火壓在身體裏得不到釋放,身體邊的十分敏感。現在被張無忌吸住乳頭,讓她只覺得一股電流劃過全身,電得她全身酥麻,忍不住呻吟出聲:「嗯……嗯……嗯……」以前殷素素還有些害羞,咬牙忍住不出聲,但次數一多,也就放開了。不過每一次被張無忌吃奶,被他玩弄自己的乳房,都讓殷素素十分舒服,但每次弄得她不上不下也有些難受,所以讓她幾有些期待,又有些害怕。
張無忌吸了一會乳汁,沿著乳頭向下親吻殷素素的乳肉,伸出舌頭在上面吮吸,在上面留下亮晶晶的口水;同時一只手攀上殷素素的另一只乳房,捏住乳根處,擠壓揉捏,五根手指深深陷入柔軟的乳肉中,放開之後,深陷的乳肉又彈了出來。
「嗯……嗯……哦……哦……」殷素素雙眼微眯,滿臉潮紅,俏臉上帶著一絲享受的表情,嘴裏發出輕輕地呻吟聲。
張無忌吮吸道乳根處,然後繞著乳根慢慢向上,親吻到峰頂處,伸出舌頭在乳頭上舔舐打轉,不時含入口中用牙齒咬住吸允。而手上的動作也不停息,手掌撫過整個乳房,摩擦著嬌嫩的乳肉。然後握住乳房不住的擠捏搓揉,有時用力過大將乳汁都擠出來了。
「啊……無忌……哦……哦……無忌……」殷素素滿眼迷離,俏臉上暈紅,嘴裏無意識的低聲叫著,兩只手輕輕摟住張無忌的頭將他壓在自己胸前,雙腿不住的扭動摩擦,下身瘙癢空虛,小穴內淫肉收縮蠕動,早已泥濘不堪。
看到殷素素嬌媚的風情,張無忌心中火熱,動作更加激烈起來,兩手並用抓住殷素素的乳房大力搓揉,嘴上也不停息,不斷在兩個乳房上來回親吻吮吸,時不時挑逗一下峰頂的乳頭。逗弄得殷素素不斷扭動嬌軀,嘴裏低聲嬌吟。
「啊……無忌……無忌……」突然殷素素緊緊抱住張無忌,嬌軀一陣顫抖,然後僵住不動,張無忌知道殷素素高潮了。過了一會,殷素素回過神來,臉上閃過一絲羞澀,放開張無忌。
「娘,你怎幺了?」張無忌假裝疑惑的問道。
「沒……沒什幺……」聽到張無忌的話,殷素素臉上出現一絲不自然,有些扭捏的道。看到殷素素不自然的表情,張無忌心下暗笑。從這之後殷素素再也沒有提過讓張無忌斷奶,同時在張無忌吃奶的時候放得更開了。
轉眼又過了兩年,張無忌突破到了一流初期,體內皇者之身已經將一條手臂凝成實體。而與張翠山、謝遜兩人過招,同等條件下張無忌已經能穩穩已過他們,勉強能跟一流中期高手大戰十幾回合,不過這只是張無忌沒有施展天霜拳、排雲掌、風神腿、叁分歸元氣這些絕技以及真氣中沒有加入紫氣的情況下,不然完全可以穩勝一流中期,也可以跟一流後期過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