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1发布:

玩少妇流水白浆30p不卡母狗般的教师

精彩内容:

阿蕊是小學的舞蹈教師,年齡比我大七、八歲,人長得不錯,身材更是十分
出衆,教沒幾年書已經豔名遠播,吸引了一大堆裙下之臣。按理條件這幺好,應
該嫁得個好人家,只不過爲了移民拿綠卡,嫁了個六十多歲的美國老頭,我都替
她感到不值。

  她是我媽的同事,跟我媽挺熟,整天來我家串門,近幾年又迷上了少奶奶的
玩藝:麻雀,叁天兩頭來找我媽開台。而且她雖然喜歡我,不過只把我看成小孩
,老是跟我玩一些幼稚的遊戲,我已十七歲,對她的態度越來越不耐煩,終于決
定整她一次大的。

  這天她又來找我媽打麻雀,剛巧我爸陪我媽回娘家了,要幾天才回來,我看
機會難逢,忙騙她說媽不久就回來,又半撒嬌地叫她陪我玩,把她留了下來。

  今天阿蕊穿著一件連衣裙外面套著一件毛衣,包得密密實實。但仍掩不住她
那玲珑浮凸的身材,我看著她的樣子不斷暗笑,想一會兒就把你剝得光禿禿的,
看你還神氣甚幺。

  我知道她最近喜歡打麻雀,就拿出副麻雀在她面前晃,她眼睛一亮,又馬上
歎道可惜人不齊,玩不了,我跟她說可以玩二人麻雀,她又說她不會玩,我便教
她玩,不一會她便學會了。我看時機到了,便假裝太悶,說不玩,阿蕊正玩得入
迷,哪肯放我走。我便要求賭錢,阿蕊見自己身上有不少錢,又認爲我是小孩子
,玩錢不會有多高明,就先批評道小孩子不應該玩錢,又轉彎抹角地說只此一次
,下不爲例。我暗地裏笑破肚,表面卻無動于衷。好像我陪她玩一樣。

  玩不到幾圈,阿蕊已輸了了大半錢,可能教師都不大賭錢吧,一賭輸了便眼
紅,阿蕊更加臉都紅了,這時我剛好接了個電話,同學叫我出去打球,我故意大
聲和同學講電話,讓她知道我就要出門了。

  果然她一見我要走,就著急起來,她知道我是牛脾氣,一定不肯把錢還她,
于是便急著把錢贏回來,要求加大賭注。當然正中我的下懷。我欣然同意,又要
求玩二十一點,說這樣快點,因爲我 著出門,她輸起錢來還真天不怕地不怕,
沒幾鋪她已經把錢輸光了,我見她失魂落魄的樣子,暗暗好笑。她好像還想耍賴
,要我把錢還她,我當然不肯。見她急得要哭的樣子,我知道機會來了,便說你
可以拿首飾和衣服當錢,每樣當二千塊,她還有點遲疑,我又裝著要走,她連忙
撲過來拉著我的手,又連聲同意,她拉著我的時候,彎下身來,屁股搖得高高的
,像個淫婦似的,我的老二一下子醒了。

  我又故意和她拉拉扯扯,乘機摸她幾下屁股和胸脯,她也沒注意那幺多。見
到大我七、八歲的阿蕊被我玩弄在手中,我心裏得意極了。

  其實做莊怎幺可能輸錢呢,于是又玩了幾鋪,阿蕊已經輸光了首飾,把鞋子
、絲襪和毛衣都輸給我了。我見她遲疑著要不要賭下去,便說衣服可以當五千塊
計,她一下子答應了,還怕我反悔,我算准了若她贏了肯定要回錢而不要回衣服
,她以爲走之前我一定會把衣服還她,只不過她不知道還是會還,不過要等我上
了她再說。

  果然不出所料,阿蕊一贏就要回錢,一輸就脫衣服,沒過幾鋪,錢非但贏得
不多,還把連衣裙和束腰輸了給我,身上很快就脫得剩下奶罩和底褲了,她還沒
發覺,一個勁要我派牌,我見春光無限,當然有多慢派多慢,看她慢慢脫才過瘾
,而且脫太快我也怕她會起疑,見到她竟爲了錢在比她小的我面前脫衣服,我高
興之馀又有些歎息,然而這場脫衣舞 太刺激了。

  見到自己已到了最後底線,阿蕊又開始遲疑了,再脫下去自己便光著身子了
,一見如此,我決定開始辦正事了。我對她說我拿贏回來的叁萬塊錢和所有首
衣物,賭她的奶罩和內褲,又說服她說輸了最多讓我看見她的身體,贏了她便可
以走人,也許是輸紅了眼,或者把我當對女性身體有好奇的小毛孩,她竟然同意
了,我幾乎要高興得跳起來,表面 仍然裝著因爲 時間而讓步。

  不用說,會出千的我怎幺可能會輸呢?不過阿蕊卻慘了,起初她不肯脫,還
企圖以長輩的名義要我把東西還她,不過我硬是把她的奶罩和內褲剝了下來,一
來她不夠我大力,二來她又不好意思和小孩子耍賴皮,于是一絲不挂的她拚命縮
成一團,嘗試遮掩自己的身體, 老是露出陰毛和乳頭,她害羞得臉也紅了,看
到她那呼之欲出的身材,我的老二快要破褲而出了。除了我媽以外,我還沒看過
幾個女人的身體,而阿蕊的絕對是一個極品。特別是那對奶子和屁股,摸上去肯
定特彈手。

  接著我又進行下一步的計劃,我大笑著捧著贏回來的錢和東西要走,阿蕊急
得要哭了,可是她又不肯在我這所謂的小孩面前掉眼淚,這時她也顧不上遮掩自
己的身體了,忙拉著我的手不讓我走,這時一屋春色一瞰無遺,高起堅挺的乳峰
,稀疏的陰毛,渾圓的屁股,修長雪白的大腿,我看得直吞口水。而我仍不動聲
色,打算徹底玩弄她,我說你什幺都沒了,還想拿甚幺玩,阿蕊也說不出話來,
只是不讓我走,我顧意和她多拉扯幾下,她的奶子和身體免不得碰到我,她的臉
更紅了,但其時她也顧不上那幺多。

  我看時機到了,便說有一個折衷的辦法,一鋪定勝負,她贏了便拿回所有東
西,輸了只要陪我玩一個遊戲便行了,花不了多少時間。而東西照樣還她,她一
聽眼睛又亮了,大概她以爲小孩子想不出什幺危險東西吧,又可無償拿回她的東
西。她馬上同意了。

  看到她上了釣,我高興極了,而她也因爲可以拿回東西而高興。

  結果當然是她輸。不過她也不大擔心,只催我快玩遊戲,好拿回自己的東西
,而在我耳裏,就好像叫我快點 她一樣。我自然當仁不讓。我叫她打開雙手,
上身貼在餐桌上趴著。這時阿蕊又死都不肯了,因爲一趴下,後面的浪穴就正對
著我,這道理我一早知道,只是沒料到她輸得暈頭轉向,竟也可以考慮到這點。
我一個勁地問她爲什幺,她又不好意思開口,只是叫我先還她衣服再玩,到了這
地步,她還爲了保持一點點的淑女樣子,死也不肯趴下。

  終于討價還價之下,我把內褲還她,讓她遮一下羞,我看著她把內褲穿上,
尻縫若隱若現的樣子,心想:不用多久你不是一樣要脫下來。你要不肯,就由我
來幫你扒下。

  于是她穿上內褲,伏在桌上,也許她自己也意識不到,那姿勢和一個等待男
人 的蕩婦一模一樣,我看到這裏,幾乎要失控了,不過我勉力克制住自己,要
她數一百下,之後便來找我。當然她不可能數完一百下。

  阿蕊笑了,她本來以爲又要幹什幺令她羞恥的事,她的戒心一下子沒了大半
,本來她對我開始有防備,現在我在她心目中又變回了小孩子。于是她開始數數
,我也開始躲進房裏脫衣服,也許是迫不及待想操她吧,我衣服脫得特快。也
許是高興吧,阿蕊數得特大聲,她的聲音很好聽,不過在我耳裏,這些就是悅耳
的叫床聲。

  阿蕊沒數完叁十下我已經脫光衣服,悄悄來到她背後。阿蕊還一個勁地在數
數,于是我蹲下來慢慢欣賞她的浪穴,可能是剛才和我幾下拉扯,她的內褲已經
有點濕潤,我決定來一次粗暴的。好好給她一個驚喜。在阿蕊數到五十下時,我
突然一下子把阿蕊的內褲一下扯到膝蓋下來,阿蕊驚叫一聲,想爬起身來,但我
飛快地按住她雙手,又用腳撥開她的雙腳,這時阿蕊的秘穴已清楚地擺在我面前
,等待我的插入,阿蕊這時的姿勢就像一個折了腰的大字形,我想她怎幺也想不
到自己會擺出那幺淫蕩的姿勢吧,我把大雞巴對准她的浪穴,狠狠地插了進去。
于是她還來不及起身便慘叫一聲,我的大雞巴已經插進了她的浪穴中。

  阿蕊長這幺大,除了自己老公外,別的男人的身體都不多見,哪裏試過給別
人 過,不禁手足無措,她一慌張,力氣也沒了大半,嘴裏直叫道:「不要!求
求你!!快拔出來!!啊!!!!好痛!!啊~~呀!救命啊!!!啊~~痛死
了!快拔出來啊!!啊呀~~~~!!」

  她雖然拚命想轉過身來,但兩只打開的手被我按著,只能拚命搖動屁股,想
擺脫我的抽插,她老公的玩意明顯比我小多了,因此她的浪穴還很小,把我的雞
巴包得緊緊的。幹起來感覺特好。我興奮極了,拚命抽插,阿蕊也不斷慘叫,後
來她漸漸鎮定下來,知道我花那幺多時間誘她上鈎,不會輕易放過她,于是她想
用我媽來威脅我,一邊哼叫一邊說她是我的阿姨,比我大一輩,我和她做愛是亂
倫,要是我媽現在回來非打死我不可。

  我笑道:「我媽遲早也要給我 的,而且我媽正在十萬八千裏外,起碼要幾
天才回來,要我媽真回來也不會打我,最多只會說你這小淫娃引誘我而已。」她
又說強奸是有罪的,我這樣做要坐牢,我差點笑得說不出話來,我說:「衣服也
是你自己脫的,要是我硬扯下來的,怎會連個扣子都沒掉,怎能說是強奸啊,不
明擺著你誘我嘛?說強奸,誰信啊?」

  阿蕊有些絕望了,也再說不出話來,因爲浪穴給我插得疼痛不堪,只能連連
慘叫,不過她繼續掙紮,只是力氣越來越小,而她上身也被我按住,只能亂搖屁
股而已。到後來她有點認命了,只是象徵性搖著屁股,嚎哭也變成抽泣,我看她
的浪穴越來越濕,淫水都順著腳流到地上,知道她想要了,就把她轉過身來,把
她的腳叉開擡起來,面對面地抽插。阿蕊雖然不大反抗,但仍是閉著眼睛抽泣。
剛才好一陣子 ,她都背著我,沒有摸到她的奶子,現在還不摸個夠,我抓著她
的奶子,一面有節奏地抽插,到後來阿蕊的屁股也開始一上一下配合我,我大笑
道:「小浪貨,不是說不要嗎?怎又配合得那幺好?看看你那騷穴,淫水都流地
上了。」

玩少妇流水白浆30p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