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1发布:

国产亚洲成AV片在线观看中国水墨动画电影短片《秋实》入围第70届柏林电影节新生代单元

精彩内容:

近日,第70屆柏林電影節公布了入圍片單,中國水墨動畫電影短片《秋實》入圍新生代單元,這也是自1982年和1984年中國動畫《叁個和尚》《鹬蚌相爭》分別在柏林國際電影節獲短片銀熊獎後,中國動畫再次進入柏林電影節的視野。

《秋實》由孫立軍導演,張春景、沈永亮參與主創,曆時兩年創作而成。講述一只蝈蝈爲秋後的蟄伏儲藏食物,在天敵的威脅、同伴的捉弄下,它顆粒無收,然而在絕境之下卻陰差陽錯地收獲了食物。《秋實》在繼承中國水墨動畫優良傳統的基礎之上,在審美表達、動畫表演、視聽語言上都進行了創新與探索,同時,它還將傳統水墨技法與現代8K技術完美融合,用全新的視聽語言“複興”告別觀衆多年的水墨藝術。

新京報獨家專訪了《秋實》導演、北京電影學院副校長孫立軍,聽他揭示《秋實》的探索和制作過程。

1

[技術]蝈蝈翅膀的貼圖,團隊修改了近一個月

水墨畫是中國最具代表性的藝術形式之一,早在20世紀60年代,以上海美術制片廠爲首的藝術家和老前輩們就已經將水墨畫與動畫制作相結合,誕生了《小蝌蚪找媽媽》《牧笛》《鹬蚌相爭》等一系列的優秀水墨動畫作品。中國動畫學派尤其是水墨動畫開始在國際舞台上獨放異彩,迎來了藝術高峰,也讓中國傳統繪畫的寫意之美通過動畫表現出來。但水墨畫的動畫工序複雜、制作周期長、對于畫師的專業能力要求極高,上世紀90年代前後中國水墨動畫陷入了漫長的沉寂期。

16歲的時候,孫立軍學習過齊白石“工寫兼顧風格的畫法”,一直對水墨畫非常感興趣,對于創作一部與全新技術相結合的水墨動畫的想法,孫立軍堅持了多年。2018年底,孫立軍帶領著自己的碩士生和博士生用業余時間展開了構思和制作。

《秋實》不僅僅是一部水墨短片,也是北京電影學院師生們的一次實驗項目。短片以齊白石的畫風爲原型,同時將水墨畫大師的畫作作爲參考,再加上團隊美術的設計,共同奠定動畫基本風格。在整個的創作過程中,制作團隊在中國動畫學派的創新方面也做了不少研究,比如解決相互矛盾的散點透視和焦點透視結合問題;傳統水墨畫大多以黑白水墨爲主,但《秋實》中加入了彩色,怎樣將色彩更好地融合。同時,《秋實》首次將8K技術與水墨動畫相結合,8K技術的制作難度比較大,片中很小的蝈蝈翅膀的貼圖,團隊就前前後後修改了近一個月。

在孫立軍看來,8K的清晰度遠超過傳統35mm膠片,視覺上更加清晰豐富,觀衆能夠在影院大銀幕上身臨其境地看到水墨在宣紙上呈現的效果,最直觀的感受到畫質之美。同時,傳統水墨動畫重點是表達寫意,很少能夠做到表現細節,8K能在表現大寫意的景的同時,刻畫出草蟲的細節。這些草蟲在生宣紙上呈現的工筆效果,與8K發揮出的電腦動畫優勢相結合,讓畫面更加生動細膩,尤其在影院屏幕上,能看到更多草蟲的細節,也解決了傳統水墨動畫無法解決的問題。

此外,中國畫講究留白寫意,但對于觀衆來說,保留這些水墨畫中的留白讓觀衆自己去想象是比較有難度的,因此《秋實》的制作團隊在基本創作觀念上希望能夠發揮出電影的視聽語言而不是國畫的繪畫語言。在《秋實》中,利用了比較接近電影短片鏡頭設計和調度的縱深旋轉的手法,這在以前的水墨動畫創作中是無法做到的。

2

[前景]叁大院校動漫實驗班培養人才,也需要培養觀衆

沉寂多年的水墨動畫,已經被觀衆和制作團隊遺忘了嗎?

孫立軍透露,四年前,北京電影學院、北京師範大學、中國傳媒大學參與了教育部的“叁校動漫實驗班計劃”,在這個實驗班計劃結束之後,2016年北京電影學院的動畫學院又成立了以《叁個和尚》導演阿達命名的“阿達動畫實驗班計劃”,實驗班優中選優,在入學近100個學生中選拔15個進行卓越人才培養,現在已經有四屆本科生,北電聘請國內外和本校優秀師資教學,並給予資金支持,這些學生在去年完成的作品已經獲得國內外獎項十幾個。像這樣的實驗班計劃,北電每年都會陸續開展。

“電影的曆史也只有100多年,影像尤其是電視這門藝術我們通常說是快餐式的,適合制作成本低廉耗時較短的項目。美國和日本有著豐富的産業制作經驗,在版權保護、産業模式方面都值得我們學習,類型也多樣。這些年日漫和美漫在中國培養了幾代消費者,我們想創作出屬于本民族的作品還是面臨著非常大的難度。我們希望在培養人才的同時也對原創動畫有一些正常扶持,也能夠培養出更多的觀衆。”

[挑戰]想要制作水墨動畫長片,還有一定難度

目前,國內已經有不少制作公司在制作水墨動畫短片,今年5月份,孫立軍的團隊也預計完成第二部短片作品《立秋》,這部作品在技術和內容方面都會有新的提高。

然而在孫立軍看來,水墨動畫由于水墨自身的特點,並不適合做影院長片;同時其獨特的制作難度,也讓制作長片作品在短期內更加難以實現。

孫立軍說道:“水墨畫以黑白爲主,強調墨分五彩,如果在銀幕上看到90分鍾的黑白畫面,可能不太符合當下市場需求。而且水墨本身在宣紙上的特點決定了水墨畫的難度,它的暈染是不可控,也是因爲這種不可控才讓水墨畫産生了魅力,但一旦變成敘事作品要講述故事、刻畫人物,把觀衆帶入到情節和故事中,這些純美術的風格就會隨之削弱。所以目前我們還是希望通過短片來制作出更多樣的作品,讓更多人了解水墨動畫。以《秋實》舉例,《秋實》中的蝈蝈是彩色的,在制作上有難度,如果是沒有國畫和水墨畫基礎的動畫師,很難掌握住這種風格和味道。而讓幾百名畫師都具有這樣的能力,做90分鍾統一畫風的作品,也是很難做到的。所以想要制作水墨動畫長片,還是有一定難度。”

在孫立軍看來,作爲陪伴了幾代人成長的水墨動畫,怎樣讓更多人感受到其獨特的審美、意境,同時滿足最新的制作技術發展,還需要中國動畫人的不斷探索。“我相信我們能夠打動柏林電影節評委們的,也是用最前沿的技術繼續走民族化道路,表達民族化的思想。我們這次制作用的都是大衆化的軟件,短片也帶有一定的科研性質,解決傳統藝術與現代技術如何結合最終完成影像達到技術標准的問題。同時我們也希望在人才培養方面給高校和創業團隊更多可借鑒經驗。”

国产亚洲成AV片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