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0发布:

我变成女生了13~16

精彩内容:

第十叁集 痛苦的深喉
  深喉,不是一項簡單的技術,它可以說是口交的最高深境界。口交,只要是女人都能做到,當然包括自願和強迫的。而深喉就不同了,不是說你想做就做得了的。
  顧名思義,深喉就是陰莖完全插入女人的嘴裏,而且龜頭部分還要塞進喉嚨,這不但需要男人的陰莖有足夠的長,還要女人有這個技術,承受得了才行。因爲粗大的陰莖塞進喉嚨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當然這是對女人來說。而對男人來說,則是件非常爽的事,因爲喉嚨又窄又濕,加上女人被深喉的時候通常會很緊張而收縮肌肉,令到陰莖有被包裹的感覺,就像插到陰道一樣。
  然而,令男人們頭痛的是,深喉並不是每個女人能做到的。因爲嘴和喉嚨有很大的角度,要擺准角度才行。插進去後還要承受得了才行。想不到今天我卻要來一次。
  刀疤老大感覺到我開始屈服,也嘗過我的口技,我的口技雖然還未算純熟,但因爲我以前曾身爲男人,懂得男人需要些什幺,所以一旦施展開來,單是兩片厚薄相宜且又性感的紅唇已令這家夥欲仙欲死,何況再加上一條靈巧的香舌呢。他在情欲高漲之際終于想起來“深喉。”這一折磨人的玩意。
  當我正費盡心機爲他口交的時候,耳邊突然響起一句說話。“臭妮子,我要你爲我來個深喉,做完了你就可以走,否則,哼哼!看老子再怎幺折磨你。”說完,那家夥用力猛捅我的嘴,弄得我苦不堪言……
  但這是沒用的,粗大的肉棒怎幺也插不進我的喉嚨。我知道今天不能善罷甘休,如果不讓他深喉,還不知道他有什幺方法來折磨我。雖然我有所謂的狐臭勉強能把他嚇住,但難保他獸性一發作,什幺事也幹得出來。于是,我勉強拔出他的陰莖,說:“你這樣是不行的,我……可以爲你做一次,請你別再傷害我,好嗎?”他在我溫軟的哀求下,稍微有點心軟,而最重要的是他很想跟我來一次深喉。“好,就讓你來,快!”
  我跪倒在他的胯前,兩手放到他的屁股後面,整個身子向前傾,深深地喘了一口氣,小嘴慢慢含入他的陰莖,越來越深,吐出來一些,再更進一步地含入,更深了一點。這樣重複了好幾次,但我無論怎幺都只能含入到一大半的樣子,估計也就10來釐米,而且,他的龜頭分明已經觸及到了她的口腔底部。
  “怎幺辦呢?我真的已經盡力了,但他的陰莖也太大了,怎幺吞也吞不下。”
  他折起他的上衣,騰出雙手,虛按在我的後腦,等我往後縮後正要向前含的一刻,他猛地用力將我的頭往他胯下按入。我毫無防備呀,被他猛地按入,只能在嘴裏發出了嗚嗚的雜音。但是這幺一下也只讓我的嘴唇含到陰莖大半的地方,並不比剛剛更多進入一點。
  他稍稍鬆開我的頭,我本能反應向後退。等我的嘴稍稍往後退一點,然後又繼續用力往裏壓。他的陽具明顯地抵到了我口腔的底部,我甚至能感到他的陰莖碰撞在我口腔壁上時産生的痛覺。他手上不斷地連續用力往裏壓,同時臀部也用力往前頂,前後夾擊著我的嘴。
  我被他這一系列的動作嚇壞了,這時我才明白到:他是不理我的死活也要進入我的喉嚨!我拼命反抗,但也只能嗚嗚地用手推他,想掙紮開來。但他一點都不放鬆。我兩手開始猛掐他的屁股,嘴裏嗚嗚地發出抗議的聲音。他也不管後面屁股被掐得疼痛,看著陽具還有一截在我嘴外,不甘心地將肉棒在我的口腔裏面直搗,上下擺弄我的頭的位置,想找到進入我喉嚨的角度。然而,奇迹終于出現了。
  突然之間,我感覺到我的嘴唇含到了肉棒上從未含到的位置,陰莖快速地向下插入,龜頭突破我口腔的底部,正在進入喉嚨!刀疤老大似乎也感覺到這一進展,立刻緊緊抓住我的頭,死命地狂插。而我,當然也希望深喉成功,因爲這樣可以快點逃離他的淩辱,另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我自己也好奇,究竟有沒有深喉這回事。以前我還是男人的時候,曾想對珊珊試一下,但最後因爲憐惜她,最終作罷,但現在刀疤老大是絕對不會憐惜我的。事情已經到了這種地步,反抗也是沒用的,不如配合一下,看能否真的深喉。于是我馬上更加賣力地向深處連續套弄。
  與此同時,我感到刀疤老大的陰莖進一步漲大,漲得我的喉嚨很不舒服。原來當他的龜頭前端進入我的喉嚨時,由于喉嚨比口腔要窄得多,再加上我十分緊張,自然收縮肌肉,令龜頭馬上被肉洞緊緊包裹住,這種感覺如同被一個緊縮的女人陰道包裹,陰莖便充血漲大了。
  或許他也知道射精在即,如果射了出去,陰莖軟下來,就再沒有深喉的可能,于是他猛地再一次加大了力氣,瘋狂地將我的頭連續地向他的肉棒上猛按。
  他的整個陽具終于完全插入了我的嘴裏,我的鼻子已猛地撞擊到他的身上,一下、兩下、叁下……終于成功了。
  他的一小半肉棒全擠進了我的喉嚨,類似陰道的收縮將肉棒緊緊包住,一種前所未有的快感讓他再也克制不住。我未能推開他,結果他將大量的精液一股股地直接射進我的喉嚨裏和口腔裏,順勢也就吞到肚子裏去了。當他最後放開我時,龜頭上繼續射出的白色精液無可避免地噴在了我的臉上。
  他終于發洩了,大笑著揚長而去,只剩下滿臉精液的我跪在男廁裏。
  一陣欲嘔的感覺湧上心頭,吞不下的精液慢慢地從我嘴角溢出,我從小包裏拿出紙巾拭去嘴角上和臉上的精液,扶正肩帶,心神恍惚的離開這屈辱的男廁了。
  我忍住滿腔眼淚,好不容易地回到了家,一關門,馬上“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唉,哭也沒用,誰叫自己這幺不小心,受些屈辱當是買個教訓吧。”
  由于身體始終未完全恢複,而那只汐膠陰莖又插在我的私處裏面,究竟不方便,這幾天我還是選擇呆在家裏,每天看電視,看書,喜歡就換件衣服,或者洗澡,性欲來的時候就來幾趟自慰。而白天老爸不在,我當然是脫光了衣服滿屋子走,欣賞我美麗的胴體。有時也會穿上一兩件性感的內衣褲來自慰,當然這一切都是拉起窗簾,不會讓那些無恥之徒看見的。
  時間過得真快,一個星期過去了。這一天,我對著鏡子照著,發現自己更有女人味了。首先當然是胸部,乳房已經是標準D罩杯的圓球形,噢,太美了……我忍不住握住這漂亮而又碩大的乳房。
第十四集 第一次潮吹
  我對著鏡子,摸著那對碩大的乳房,這可是一對接近于E罩杯的乳房啊,以前做夢也難得,現在想不到可以隨意的握在手中。
  我這對乳房呈圓球型,摸上去的手感特舒服,我的眼光始終離不開自己的雙峰,忍不住伸手握住,揉了幾下。“嗯唉……”,我長長的低籲一聲,太爽了……
  我的眼光開始移向旁邊,隨即想到狐臭一事,我雙臂向上舒展,只見我的陰腋光滑白晰,一條腋毛也沒有,腋下更散發出一陣陣幽香,這種女人特有的香味實在令人陶醉。果然如院長所說,藥效一過,就沒了那種怪味,但這也意味著如果有色狼來侵犯,我將完全抵擋不了。而手術之後院長不斷向我注射女性荷爾蒙藥劑導致雌性激素增加,到來現在,我的身體尤其的腋下、陰戶這些隱秘的地方已經能散發那種女人特有的幽香了。我再往下看,中間一顆大小剛好而又圓又深的肚臍眼點綴著全無多余贅肉的小腹,院長抽脂的技巧也真令人佩服,腰圍不過23寸的我格外苗條。
  再下來當然就是男人最感興趣的部位了。我的小腹以下已長出濃密的一大撮陰毛。我稍微叉開雙腿,眼前風景仍然是一片油亮的黑色。原來的陰毛已經濃密得覆蓋了一部分的陰戶,大陰唇都長著陰毛,整個私處已不再是手術剛動完時的一條肉縫了。
  我轉過身來,背對著鏡子,彎下腰,首先見到的是屁眼。由于經過一系列的整型手術,我的屁眼比原來更小了。回想起以前曾對女友珊珊提出要進後門而被拒絕的事,不禁有點心慌。因爲男人都喜歡獵奇,萬一以後有人要幹我的屁眼怎辦?雖然我沒嘗過,但想想也知道是一件多幺痛苦而又屈辱的事情啊!
  “沒發生的事就別想那幺多了”,我對自己說。我的目光向外移,八月十五馬上映入我眼簾。這個渾圓、肉多而又雪白的屁股令我十分滿意,35寸的臀圍對組成整個完美身材來說功不可沒。
  從背後彎腰看,居然也能看到陰毛,這七天內陰毛居然長得這幺快,幾乎蔓延到屁眼,可能又是那些藥膏的作用吧。不過以前聽說陰毛越多的女人內心就越淫蕩,也不知是真是假。
  屈指計算,今天已距離我出院一個星期了,也就是說我可以摘除陰戶裏面的那條硅膠陰莖,當一個正式的女人了。我又轉過身來,正面面對著鏡子,坐在地上,兩條雪白光滑的大腿向外叉開,露出女人最隱秘的地方。食中二指翻開陰唇。“喲……”,一股無名快感立時傳來,這地方真是敏感得要死。尾指稍微插入陰道口,便能碰到硅膠陰莖尾端的繩環,我隨即鈎住了繩環,接著輕輕地往外拉,可能由于我陰道內的肌肉皮膚已經複完,這一下輕易地就把這根插在我陰道裏整整七天的假陰莖拔了出來。
  我對這根陰莖簡直是又恨又愛,它在裏面的時候,總是覺得很礙事,想快點把它拔出來,現在弄出來了,心裏卻覺得很空虛,之前七天的那種莫名的充實感消失了。難道女人的私處真是天生用來被插的?
  我拿著硅膠陰莖,光著身子走到洗手間,把它放到水龍頭前好好的清洗一下。“或許以後還用得著吧,就先留下”,我洗好了就把它放回房間裏的櫃子裏。
  我大字型的躺在床上,一絲不挂,這種感覺挺自在的,無拘無束。我胡思亂想了一陣子,突然電話響了。我走出房間,接了電話,原來是珊珊。她說已經找到了工作,今天晚上約了大丙、阿聰、小莫到PUB裏慶祝順便聚舊,問我去不去。
  自從出事以來,除了阿聰外,也有好一陣子沒見過他們了,于是我便答應了。
  這可是我複完後的第一天外出,當然要慎重其事。我走回房間,坐在老爸一早就預備的梳粧檯前,打開化妝品盒,便仔細地化起妝來。
  我對著鏡子,看著銷魂的自己,越發覺得胸口發熱,我當然知道是怎幺回事。“算了,還是來一趟吧,免得出去了把持不住,弄出事來”。當然,這只是安慰自己的藉口而已。
  有了藉口,我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握住自己的乳房,拼命的揉捏。圓球型的乳房也被我抓得變型。“啊……”,好舒服呀!我情不自禁地叫了出來。
  我左手揉著乳房,右手伸向下面,用手掌按著自己的陰戶輕輕按摩轉動。接著翻開大陰唇,食指捏著陰?向外拉。“呀……”,陰?的威力絕不簡單,我爽得幾乎暈了過去,而淫水也馬上源源不斷地流出來了。
  我左手沾了一些淫水含在嘴裏,一副淫蕩的模樣。右手繼續揉捏著陰?和陰唇,我發覺陰?的刺激程度遠遠強于陰唇。接著,我的手指按著陰核打轉,令我全身開始麻痹、顫抖……
  爲了更好地扣挖自己的陰戶,我的兩條大腿已叉開得呈M字型,淫水滴滴嗒嗒的流在椅子上。這時,我的手指已攻進陰道內,霎時之間,癢、酸、麻的感覺一股腦兒的傳到我大腦中,我緊閉著眼睛享受著這美妙的滋味。
  可以說這時我已理智全失,插在陰道內的手指已經達到叁根,拼命的扣挖。我半昏迷的勉強站起,走到床前,兩腿一軟跪在床上,然後彎下腰,屁股向後高高的翹起,頭靠在枕頭上,手指從後插進陰道使勁扣挖,同時淫蕩而又瘋狂地扭動屁股。另一只手用力地夾著乳頭……“啊……呼……啊……哼……哦呀……嗯嗯…… 啊……哦……”
  我時而嬌喘,時而含糊,時而喊叫。隨著我的呻吟聲越來越響,我夢寐以求的高潮也越來越近。只覺得一浪接一浪的快感向我湧來。
  “?!!!……?!?!?!”,我叫床的聲音突然變成了尖叫,高潮來了,我全身禁不住顫抖,屁股情不自禁地一下一下的向後扭動,尿道口竟然噴出幾股濃濃的分泌物,分別落在我的大腿上和床上。我……竟然潮吹了,這是前幾天我高潮沒有遇到的狀況。
第十五集PUB內的挑逗
  我不自覺地用力扭了幾下屁股,陰道裏丟了幾股濃稠的分泌物,散落在床上。幾秒鍾後我全身乏力,趴在床上。然而,身體還是不自主地顫抖。
  高潮持續了好一陣子,我趴在床上恣意地享受著,這可是男人享受不了的連續的高潮哦……在沒有男人陰莖插入,竟然也可以潮吹,我的淫欲竟然這幺高漲,真有點可怕呀……我想著想著,高潮逐漸退下來了,我的身體回複正常。我從床上爬起來,只見床上還留著我的“傑作”,應該就是所謂的陰精吧?我拉起床單,走到浴室放到洗衣機和衣物一起洗。
  我打開蓮蓬頭清洗了陰戶,然後便回到房間。
  現在該盤算一下我今天晚上穿什幺了。阿聰他們都是老朋友了,就隨意穿吧。于是,我挑了件圓領白色T恤和牛仔褲,至于內衣嘛,就挑了半罩杯的胸圍,白色的,因爲我的乳房的SIZE比較大,穿全罩杯的比較辛苦,有點胸悶的感覺,半罩杯的既有承托的效果,又沒有上述的缺點。至于爲什幺是白色呢?是爲了和外衣的顔色配上,如果穿紅或黑之類的就會很突出,那些PUB品流複雜,還是穿保險一點好。所以內褲我也是挑了普通的叁角褲。
  我穿好了衣服,稍微化了點妝,拿個手袋便出門了。
  我在外面吃點晚餐,便到了那間PUB,是我們以前都經常去的了。我很快找到了珊珊和阿聰他們。大丙和小莫還是那個樣子,一胖一瘦,沒多大變化。他們可不認得我,還是珊珊替我介紹了。阿聰故意裝作第一次認識,笑著說:“想不到阿仁還有個這幺標緻的表妹”大丙也說:“就是嘛,有這幺好的表妹,之前卻不吭聲,這小子不夠朋友”
  “算啦,他人都死了,一切都過去了”小莫說。
  “還是小莫有點人性,這班家夥一見到美女就怪起我來了”我想。
  “曉薇,你多大了?現在讀書還是……?”大丙問。
  “我21,剛讀完大專,現在還在找工作呢”對于我的學曆,老爸早就未雨綢缪了。
  “跟我們一樣,也是大專呀,現在大專很難找工作的。”小莫說。
  “是呀,還是珊珊厲害,這幺早就找到了工作”我客套了幾句,又問:“對了,珊珊,你那份是什幺工作呀?”
  “在會計師樓裏做的。”
  “哦,不錯呀!這可是份好工作呀。”確實,據我所知,會計這行業雖然沉悶,但在那些什幺什幺行裏做的薪水非常高。
  “沒什幺啦,她這幺漂亮卻找了份沉悶的工作,整天對著數位,曉薇你可別學她呀,照我說,你應該去當模特。”阿聰說。
  說實話,我的叁圍絕對沒話說,但是個頭171CM在模特裏卻算比較矮的。
  “阿聰,你小心呀,你馬子現在可是核數師,你以後的財政大權可得上繳了哦”我說。
  大家都互相聊天,說笑,喝了很多,微有醉意。珊珊上廁所去,阿聰便靠過來,“曉薇,你有男朋友了嗎?”
  “沒有。”我隨意回答。
  “那就好,我很喜歡你呀!”
  “什幺?”我還沒反應過來,他突然伸手握住我的乳房。我又驚又怒,便想罵他,不料他的手揉捏了幾下,那種感覺實在太舒服了。我遲疑地望著他。其實阿聰的外貌體格都是比較好的,我望著他竟然無法責備,只是低聲地說道:“你幹嘛?喝醉了嗎?”
  “你好美,我實在忍不住了,你要叫就叫吧,我甯願沒了珊珊,也要你,不過你一叫,珊珊會很傷心的,我是豁出去的了,你要怎幺著你自己看著辦吧。”
  他這招釜底抽薪實在令我沒辦法。我推開他的手,說“你女朋友在,你就規矩點吧”。他一系列的動作卻沒驚動大丙和小莫,因爲他們坐在對面,有桌子隔著。而且PUB裏面吵得很,阿聰和我的對話都壓低聲音,所以他們看不見也聽不到。
  他的手被我推開,卻並沒有退縮的意思,反而伸手在我的腰裏探入,伸到外衣裏面,隔著胸罩握著我的乳房,肆意揉捏。
  這回要是把他的手拿開必須很大動作,我怕被大丙和小莫看到,只得任由他爲所欲爲。
  他輕輕地托了托我的乳房,然後捏了幾下,接著一面向上推一面搖動,又用手指饒著我的乳暈轉圈,舒暢的陶醉感像漣漪一樣向四周散開。我再不能抵抗,手臂垂下,不再推他的手。想不到只是乳房受了點進攻,我就投降了,真是沒用。當然,這不是完全我的責任,要知道阿聰雖不是很完美,也並非完全是我喜歡的類型,但卻也是挺不錯的男人,而我手術後這幺多天完全是自己解決問題,我實在很想試一下被男人佔有的感覺。他知道已經佔有了我的心,手就更放肆了,竟然強行扯下我的胸罩來方便他自己!胸罩被拉到乳房的下沿。他的主攻物件當然是乳房的核心——乳頭。
  一開始他兩只手指夾住了我的乳頭,用力的按了按,我再也忍不住了,“呀……”的一聲。大丙和小莫連忙問我什幺事,是否不舒服。我慌稱腳碰到了桌子。
  阿聰的手一直在我的乳房上胡搞,弄得我上氣不接下氣,臉紅耳熱,幸虧大家都喝著酒,燈光幽暗,才沒被人看出端倪。這時,我的下體早已濕了,淫水從陰道裏汩汩流出。就在個時候,珊珊回來了,她可不知道她上廁所的短短幾分鍾一切已經改變了。
  我趁阿聰鬆手,連忙轉身整理衣服,讓胸罩重新掩蓋著我的乳房。
  珊珊回來,阿聰不能得逞,他怕時機一去不複返,便提議回家。于是我們便出了門口。這時我淫水橫流,兩顆乳頭雄糾糾的激凸起來,全身不聽使喚地晃著,他們還說我酒量差,其實哪是這回事呢?只有我自己和阿聰心知肚明。
  阿聰對我是志在必得,當然不會放過送我回家的好機會。大丙曾提出由他“分擔”一下,但很快被阿聰拒絕了。我被涼風吹了吹,理智回來了一點,便想答應大丙的要求,不料已被阿聰識破,伸手饒到背後,突然捏了我的屁股一下,我心內就像起了漣旖,鬼使神差的拒絕了大丙的好意。
  阿聰先把珊珊送回家,汽車駛到公園便停了下來。我有點奇怪,“怎幺在這裏停下?”
  阿聰轉過頭來,臉露一絲笑容,眼神中略帶狡狯。女人的直覺令我感到他不懷好意,心裏小鹿亂撞,不知是喜是怕。
第十六集 野戰舊同學
  阿聰把珊珊送回家後便把車開到公園,女人的直覺令我感到他不懷好意,心裏小鹿亂撞,不知是喜是怕。果然聽他說道:“我想跟你試一下打野戰,你願意接受我的挑戰幺?”
  他竟然要我跟他打野炮?我聽得心驚肉跳!!
  連以前當男人時算起,我從沒嘗過野戰,珊珊雖然挺浪蕩,但也不敢來這幺刺激的玩意。而如果從手術後算起,我連真正的做愛都沒試過,更別說野戰了。
  第一次就來這幺刺激的?我想都沒想過。
  我現在很想真正的來一次,阿聰的外貌和體型基本上符合我的標準,但是理智對我說不,因爲他有了珊珊!他們都是我的好朋友,我怎能拆散他們呢?
  “你這樣做會很對不起珊珊的”
  “哈!都什幺時代了?珊珊以前也不知跟多少男人做過了,我堂堂男子漢沒理由見到這種上等貨色也錯過的!”阿聰不以爲意。
  “你這種人真的貪得無厭!”我對他有點鄙夷。
  “少跟我來這套,你自己也想做吧,你是對我有感覺的,我知道。”
  其實我對阿聰沒什幺愛情上的感覺,只不過是他的男人魅力激起我的肉欲罷了。他見我沒有回答,信心大增,再次伸手來握住我的乳房,揉了幾下,又在我的乳頭上按了一下。
  “看,隔著衣服都感覺到你的乳頭突起了,還說不想?別自欺欺人了。”便要拉我下車。
  事到臨頭,我還是有點遲疑。“不想野戰,那就在這裏幹吧”便上前來脫我的衣服。
  我終于鼓起勇氣,“要做就做刺激一點,我們到公園去!”
  他十分興奮,吻了我一下。“你果然不是一般的女人”
  我們擁抱著下了車子,他已忍不住張嘴吻住我的小嘴。
  “嗯嗯~~~~~~~~~”我的小嘴被吻住了。他的舌頭有力的頂開我的牙齒,伸進我的嘴裏。
  剛才還是強有力的舌頭變得十分柔軟靈巧,不斷觸碰我的牙肉和舌頭。而我卻很掏氣的用舌頭躲避著。我們的舌頭便在口腔內互相追逐著。
  我們跌跌撞撞的來到了小公園的中心的草叢。一路上我們的嘴從未離開對方的嘴。我們拼命的吸吮著對方的唾液,而又把自己的唾液送到對方的嘴裏。
  到了可以掩護的大樹下,他把我按倒在地,用力狂抓我的乳房,剛才在PUB裏的挑逗簡直是不能比。一股欲望直逼我的大腦,我交叉雙手拉起衣服越過頭部,脫掉了圓領T恤,露出自豪的雙峰,雖然還有兩塊遮醜布,但絲毫擋不住乳房應有的誘惑力。
  阿聰顯然不能滿足,伸手繞到我背後,解開扣子,拉掉乳罩。眼前一亮,兩個飽滿的肉球跳了出來。阿聰再也忍不住了,發狂似的又抓又捏,嘴裏喃喃的說道“好大的波,爽啊!”
  說得也是,36寸的E-CUP,哪個男人能抵得住這種誘惑?
  我雙手抱著他的頭,仰望星空,恣意地享受著這美妙的感覺。突然,我感到胸前一陣劇痛,忍不住“啊”的一聲慘叫。原來這小子竟然咬我的乳頭!但不要緊,痛感一下子便過去了,隨之而來的是前所未有的快感,阿聰像小孩子那樣含著我的乳頭吮吸,弄得人家又癢又麻。他玩了我的乳房一會,開始注意到我的下體。他拉下我的褲鏈,解開皮帶,使勁脫我的牛仔褲,我見他脫得吃力,稍微挺起來幫他脫了,這時,我全身上下只剩下一條叁角褲而已……阿聰盯著我的陰阜,雖然隔著內褲,依然看得出黑影,而最要命的是有幾條陰毛是遮不住的。看得他眼珠都突出那樣子的。
  “你很淫賤呀,這幺多陰毛!”
  “真奇怪,陰毛多和淫蕩真的有關係嗎?”我心想。
  阿聰扯下我的內褲,那條內褲顯然已經濕透了。他鼻子湊過去聞了聞。
  “別這樣了,很難聞的。”
  “不,你的內褲很香”,他還伸出舌頭舔了舔我內褲上遺下的液體。
  我雙腿併攏著,畢竟第一次把私處暴露給別的男人看,有點害羞,而這個人還是自己的老同學。院長是製造我整個身體的人,不作數。
  阿聰當然不滿足我這個姿勢,伸手拉開我的大腿,讓我兩條大腿呈八字型。這時我的私處完全地暴露在他的眼前,我羞得閉上眼睛。
  他把頭鑽進我的胯下,深呼吸,聞著私處所散發出的女人香。他伸手撥開我的大陰唇,敏感的我馬上“哦……”的一聲。我受了刺激,自然地要撥開他的手,但無濟于事。反過來卻被他捏住了我的陰核,這一下可不得了,我的腰部不自主的向上一挺。“呀……”。我喉際流露一聲嬌喘……阿聰湊上嘴去,吻著我的陰戶,靈活的舌頭拼命地舔我的陰核,轉了一圈又一圈,在他的玩弄下,我的陰核漲起來了……
  “啊……不……不要……”我突然尖叫,身體不由自主地大力的扭動了一下。原來阿聰的舌頭竟然繞到我的陰?後面的一個小孔,那可是非常敏感的尿道口啊!!
  “不要……別……這樣,你舔得我很想尿尿哦……”,阿聰懶得理我,舌頭繼續向我的尿道口進攻,在尿道口的表面不斷地舔。這時,我雪白平坦的小腹如波浪般起伏,這是因爲尿道口深受刺激,她全身有如被電到般的快感快速遊走。
  阿聰將自己的舌頭縮成一個小卷,使勁的往我的尿道裏塞去。那小小的孔怎幺受得起這種刺激,我瘋狂的大“哦……我要尿出來了……”話音未落,一股淡黃色的尿液就從我的尿道口湧了出來,正好流進阿聰的嘴裏。“聰……”我不知道該對他說什幺好。
  “爽!我們來真的!”。他把我的兩條大腿弄成M型,接著脫下褲子,露出粗大的陰莖。“原來阿聰的也不比我以前的短呀。”
  他向前一挺,陰莖便插入我的陰戶內。“啊……”
  我第一次被男人的陽根捅入,原來是這種感覺,滿滿的,很充實。
  “啊……啊……”
  由于我的陰道內早已濕潤,他的陰莖插起來便輕鬆多了,他一用了,陰莖便到了陰道內二分之一變窄的位置,這就是院長爲我精心製造的名器了。
  阿聰當然不知道那幺多,他只感到前方突然變窄,但卻還有可進入的余地。于是,他便用上更大的力氣猛捅我的陰戶,龜頭撞擊著我的陰道,我爽得抱住他不停亂叫。“不要……啊……嗯……嗯……嗯……喔喔喔……好小子……呢……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嘶……啊啊啊”
  他的腰拼命向前挺,陰莖又陷阱了一大截,顯然已經插入了更裏面了。突如其來的被撐開,痛得我慘叫一聲。這時,他的陰莖已經舉步爲艱,難以前進,因爲他到了我的陰道內後二分之一的位置,而且吃痛的我緊張得收縮陰道的肌肉,就像忍尿一樣。
  他只感到暖暖的,溫潤的肌肉包裹著他的陰莖,再加上耳邊聽著我浪蕩的叫聲,再也忍不住了,顫抖了幾下,在我的陰戶內射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