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8-31发布:

《妻殇》(第一部)家庭教师(07)

精彩内容:

<font size="4"

  (07)

    次日下午,于連依然準時地、信心十足地按響了何家的門鈴。

    和上次不一樣,這次于連沒有從梅如雪那裏獲得任何訊息,她甚至連QQ都沒上,于連自然也不會去撥打梅如雪的手機和電話。但這並不影響他的信心,何棟樑才出差沒幾天,他更加有恃無恐。

    讓他意外的是,今天給他開門的卻是一個他不認得的人,于連不由得擡頭又看了看門牌號碼。

    「您是于老師吧?」開門的這位看起來很麻利的中年女人低聲開口了。

    「我是于連。您是?」

    「快請進來。」中年女人接過于連的挎包,很恭敬地遞給他一雙拖鞋:「夫人身體不舒服,在休息呢!她關照我來接待您。」

    「噢,是這樣。夫人的身體不要緊吧?」「梅姐」是他們倆單獨相處時的稱呼,于連特別注意這一點。

    「也沒上醫院。可能是又和何先生吵架了,應該沒什幺吧!」等于連穿好拖鞋,中年女人隨即把大門關上。

    「那您是?」雖然感覺上這人不像是何家的親戚或客人,但于連還是想確認下身份。

    「我是何家負責衛生的工人,我姓張,您喊我張姐或其他什幺都可以。我在這裏已經幹了很多年了。」中年女人介紹著自己在何家的曆史。

    「張姐,您好。我怎幺從來沒有見過您?」

    「我們本來是上午負責清理衛生的,但夫人昨天晚上通知我們今天開始下午搞衛生,我們也不知道是爲什幺。」張姐一邊把于連帶向孩子們的書房,一邊回答著于連的問題。

    「你們?何家真是讓人羨慕。你們有幾個人,現在都來了?」于連十分羨慕地問著關鍵問題。

    「那當然,何家可是本城數得著的人家。還有個李姐,負責衛生的就我們兩個人,她現在在二樓呢!」

    「我每次來都覺得何家特別乾淨,你們兩個可是何家的功臣啊!」于連笑著說。

    「那也不能和于老師您比啊,那四個寶貝可是何家上上下下的心頭肉啊!」張姐也笑了。

    進了書房,張姐又遞給于連一杯水後就自己忙活去了,于連卻陷入了沈思。

    何家在這裏有多少工人,于連早就在「無意」中從梅如雪那裏了解過了。負責接送孩子的司機是于連最熟悉的,曾經多次搭過他的車;兩個廚師也幾乎天天能見到,于連每天教完回去時他們都在廚房忙得不可開交;這個自稱張姐的、還有那個李姐,應該就是自己從來沒有見過的兩個工人了。

    梅如雪的反應和昨天有點不一樣,看來已經開始防備了。本來在自己提前來到孩子們回家前那段「溝通」時間,只有梅如雪一個人,兩個廚師也是在上課後才過來,現在看來不行了!

    于連有些沮喪。難道就不會再有機會了?!如果這樣,就只能出最後一招?那招風險極大、收益太小,本來只是和何棟樑撕破臉皮後保命用的啊!

    于連皺著眉頭想了一會兒,突然輕笑了一聲。梅如雪,你就會這種招數?!

    首先,從張姐的態度來看,自己是何家聘請的老師的身份沒有變。這說明梅如雪很可能還沒有把事情說出來,何棟樑也就不會知道。否則,「迎接」自己的就是另外一夥人了。

    其次,即使有工人在,也並不是完全沒有機會。這一點,于連很輕鬆地就想到了。他要再考慮的是有多少風險和梅如雪的膽量問題。

    何家的規矩很重,工人們一般不敢打聽不該打聽的事情,也不敢到不該到的地方去。張姐之所以告訴自己梅如雪「身體不舒服」,主要還是希望自己不是十分必要的話不要去「打擾」梅如雪。至于其它廢話,連一句都沒有。

    如果梅如雪現在在叁樓,而張姐她們又打掃完了叁樓的衛生,想必沒有梅如雪的召喚,她們是不敢再踏上叁樓的。叁樓是梅如雪夫婦的「閨房」,有哪個外人會不經主人同意擅自闖進去呢?

    如果是這樣,工人們在與不在有什幺區別?!

    問題是,如果自己等會直接上叁樓,梅如雪會不會喊工人上去?

    喊了工人又怎幺樣?不就是強姦嗎?!不就是多了兩個證人嗎?!反正梅如雪也不缺少證據,自己射在她身上的精液、被撕碎的衣服,甚至說不定還有監控器。孩子們的書房裏有監控器,其它地方就沒有了嗎?

    無論如何,試一下!

    還有個問題,除了兩個工人,梅如雪是不是還找了其他人直接在叁樓陪她?這個才是麻煩!

    于連走出書房,在昨天「瘋狂」過的客廳找到了剛才那位張姐。

    「張姐,夫人身體很差嗎?」于連皺著眉頭問。

    「于老師啊,您非要今天找她嗎?」張姐邊幹活,邊低聲問著于連。她們都知道梅如雪每天都會和于連交流,孩子的學習在哪家都是頭等大事。

    「是啊。」于連有點「焦急」了。

    「聽說夫人昨晚都沒吃晚飯……」張姐爲難地望著于連。

    「那……他們家有沒有其他人在?讓他轉告夫人也行。」于連徵詢著張姐的意見。

    「沒有人,就是夫人一個人在家。」張姐很肯定地說。

    「或許有沒有誰在叁樓和夫人說話呢?」于連不死心地問。

    「沒有,肯定沒有。叁樓是我打掃的,就夫人一個人。」

    再次聽到張姐肯定的答覆,于連放心了。也是,張姐可能是梅如雪比較信任的一個,否則不會叫她來招待自己,梅如雪的臥室自然也是讓她收拾的。

    「夫人這幺不舒服,他們家怎幺也沒人陪陪她?」于連繼續不解地問。

    「哎……」張姐歎了口氣。

    「哎……」過了一會,于連也歎了口氣。

    「很著急嗎?要不我上去和夫人說說看?」張姐憂慮著望著于連。

    「算了。等夫人心情好點,我自己和她說。」于連再次歎了口氣。

  ********* 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 *********

    直到課間休息時,于連終于想清楚了怎樣上叁樓。

    這時兩個廚師來了,正在廚房忙活;張姐和李姐正收拾東西,準備離開。也就是說,梅如雪一個人在叁樓,中間的二樓也空無一人,如果自己悄悄上叁樓,想必不會有人注意。問題是,剛才上課這段時間,有沒有其他人來到何家?

    顧不得了!

    于連考慮清楚,重新上課後告訴孩子們開始考試,爲時一小時,考得好的有獎,然後拾步踏向叁樓。

    這時,書房門已經關上,孩子們正在全神貫注地爲獎勵而努力,應該不會聽到外面的聲音;廚師在忙活,廚房門也關著,裏面的嘈雜聲更不會讓他們聽到什幺;而何家厚厚的地毯,完全可以掩蓋自己的腳步聲!

  ********* 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 *********

    昨晚,梅如雪的心情極差,連孩子們的親暱也沒怎幺理睬。幾乎一夜沒睡,東西也沒怎幺吃。直到今天上午10點多起來後,吃了點東西,才勉強恢複了點精神。

    在她的安排中,于連還沒到時,張姐她們已經來了;于連走的時候,廚師他們早就到了。也就是說,在于連呆在家裏的幾個小時,每分鍾都有工人在,還有四個孩子會纏著他。看他還能怎樣!

    先這幺著吧,至于怎幺處理他,可以慢慢想。開除他也要有合適的人選和說法,不然丈夫肯定會有想法,那就麻煩了。

    就在梅如雪將她的那些定製化妝品擺弄來擺弄去的無聊中,她萬分震驚地看到了此刻最不想看到的人!

    「你……」梅如雪瞪著那雙美麗的眼睛,不敢相信這個人是如此膽大包天!

    于連清晰地記得昨天梅如雪留給他的最後印象。那種極度高潮後的豔麗,于連一直以爲是女人最美麗、最勾魂的時刻。尤其是梅如雪,于連覺得在他觀摩過的所有A片中,即使那些女優刻意表演或受過職業訓練,高潮時的表情也遠不如她。此刻,經過一夜折磨,這張美麗的臉更增添了幾分憔悴,于連怎幺看都是同樣的動人心魄。

    于連直視著梅如雪,一步一步走了過去。

    「這裏也是你可以上來的?!下去!」梅如雪扶著桌角撐起身體,低斥道。

    「我要你。」于連正視著梅如雪,很平靜地說。

    梅如雪想不到這個人是如此厚顔無恥,不由得十指用勁抓住桌角:「你不知道下面有人嗎?」

    「下面有槍,我也無所謂。」

    「你再不走,我要喊人了!」梅如雪似乎下定了決心。

    于連倒真怕她喊人,立即欺上前去,伸出雙手環抱住了梅如雪的腰:「你要是把人喊上來,說不定他們以爲我們在通姦呢!」

    「什幺……」梅如雪張口結舌,「通姦」這個骯髒的字眼刺痛了她。也是,若被別人看見于連出現在自己的「閨房」,又要如何說清楚?一時之間連擺脫都忘了。

    「要不是每晚你都和我說那幺多話,要不是你拚命送那幺多東西給我,我怎幺會認爲是你希望我做你的情人?」于連繼續瓦解著梅如雪的心防。

    「你……」梅如雪萬沒想到自己的好心好意居然可能會有另一種解釋。也確實,自己爲什幺不送東西給其他男人呢?

    看著梅如雪驚呆的樣子,于連忍不住吻住了她的嘴唇。一絲侮辱感迅速襲上梅如雪的心頭,她扭過臉去、擡手給了于連一巴掌!

    于連一楞,左臂用勁把梅如雪的腰摟緊在自己身上,右手繞過去在她背後抓住她的雙手,再次吻向梅如雪。梅如雪扭過臉,用右腳膝蓋使勁撞了于連的大腿一下,于連被撞後乾脆把左腿伸到梅如雪的雙腿間,雙腿使勁夾住她的右腿。

    感到于連再次吻著自己的臉頰,梅如雪恨恨地轉頭咬了一口,鮮血頓時流了出來!于連絲毫不在意,繼續親吻著!梅如雪稍微楞了下後就又是一口!又見鮮血!

    「如果你想讓我等會下去時被他們看見牙齒印,你就咬吧!」

    梅如雪再次呆住了,只能任由于連親吻著自己。

    「何棟樑馬上就要到家了,看他怎幺收拾你!」梅如雪使出了最後一招。

    「如果何總今天回來,你怎幺不去公司等他?!」

    梅如雪頓時語結!這人了解的情況太多了!她開始後悔怎幺沒有早點看清楚這只大尾巴狼!無奈中,她拚命把身體往後仰。看見旁邊的沙發,于連藉勢抱著她,兩個人一起倒了下去。

| JKF捷克論壇

    這是一張單人沙發,雖然比普通人家的要寬大得多,但怎幺樣也容納不了兩個人,這下梅如雪就幾乎沒有掙紮的空間了。

    聞著梅如雪身上的醉人清香,緊摟著梅如雪的柔嫩軀體,于連突然感到陣陣溫情湧上心頭,不斷地親吻著她。感受到這絲溫情,梅如雪覺著似乎可能還有「最後一根稻草」,她努力扭過頭去:「于連,你聽我說。」

    反正獵物已在控制中,于連也想聽她說點什幺,便擡起頭來。

    「于連,這樣下去會毀了你、也會毀了我,你明白嗎?住手吧!」梅如雪楚楚可憐地看著于連,滿懷希望地說。

    于連一楞,梅如雪所說的正是他最大的「噩夢」。

    「前面的事情就當過去了,我也不和你計較。你下去吧,別讓他們發現。」梅如雪從來沒有說過謊,此刻也不知是真是假,但她實在不希望再發生這種事情了。

    「那……你再讓我幹一次。」于連同樣可憐兮兮地說。

    「不行!」幾乎沒等于連的話說完,梅如雪立即斷然拒絕!

    于連心裏輕笑一聲,立即蹲下身體、擡起梅如雪的屁股、順手把她的褲子撥到腳踝處,在梅如雪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熾熱的嘴唇再次隔著蕾絲內褲吻住了她的陰唇!全部動作疾如閃電、一氣呵成。

    梅如雪的思維還停留在希望和惱怒中,不期而至的突然變化,讓她發出了一聲不知是受驚還是刺激的短促叫聲。

    于連用牙齒把梅如雪薄薄的內褲咬到一側,再次使用出屢試不爽的技巧,迅猛地舔弄起梅如雪的陰部。不同的是,這次他的舌頭開始伸進陰道口,作螺旋狀的全方位舔拭。

    熟悉的興奮感再次回來,梅如雪的身體一陣顫抖!連續幾天的高強度刺激,早就使陰部異常敏感,甚至在昨晚洗澡時,都能感受到溫熱水柱帶來的刺激!

    梅如雪仍然努力伸出唯一可以發力的雙手,但卻是暧昧地搭在于連頭上,不知是歡迎還是拒絕?

    于連把梅如雪的雙腿一直壓到她的雙肩上,不讓她再有動彈,然後用前幾次摸索到的對梅如雪最有用的方式、節奏和力度刺激她最敏感的部位。梅如雪馬上感覺到陰道內似乎又有什幺東西要噴出來,難耐的她已經無力抵抗這種致命的誘惑,也不敢像前幾次那樣縱聲呻吟。光滑的沙發上沒有什幺東西可以抓扯到,急迫中只能緊咬牙齒、拚命搖晃著頭部。

    感覺到梅如雪的反應,于連沒有像昨天那樣折磨她,時間太趕了!他已經想好了新的姦淫方式,現在要讓梅如雪盡快軟下來。

    很快,讓于連驚喜的是,梅如雪以比于連預計的更快的速度開始劇烈抽搐,不僅她的下體主動踢掉了褲子、死命纏繞著于連,連她的頭也使勁低了下來!

    在最後的大力舔吸後,于連突然掙脫糾纏,就在那一剎那,梅如雪的陰道向空中噴出了一股接一股的淫液!

    于連大力喘了幾口氣。這女人剛才還裝模作樣,一上手卻纏得那幺緊!他審視著梅如雪大力抽搐的胯部,脫掉自己下身褲子,挺起了早就堅硬的肉棒。

    昨晚洗澡時被生生剋制的慾望,終于被酣暢地釋放出來,太美妙了!梅如雪實在捨不得這種感覺,現在什幺也不想想了,只想好好享受享受。

    于連走上前去俯下身體,在梅如雪的淫液還沒噴完時就一插到底!隨著這根身體早已熟悉的肉棒的再次插入,梅如雪漸漸平息的慾火又被迅速點燃,她不由自主地伸出雙手想抓住什幺,卻撲了個空。

    見狀,于連伸出雙手摟住梅如雪的上身,站了起來!突然更堅挺的插入刺激得梅如雪更緊地咬緊牙齒,頭部更加大力擺動,一頭瀑布般的濃密黑髮在身後亂舞,雙腿又是麻花狀的死死纏繞在于連的腰上。

    于連不清楚梅如雪有沒有嘗試過這種站立姿勢的性交,但他肯定要給她留下深刻印象!他迅速走過去,把梅如雪的後背完整地壓到牆壁上,然後死命抽插!

    身體要被完全「禁锢」、把自己完完整整地交給男人、任由男人抽插,這種情景一直以來都是梅如雪的性幻想之一,可是從來羞于向丈夫啓齒。此刻被于連無意中滿足,腦海中長久幻想的興奮再一次燃高了梅如雪的慾火,她快瘋了!

    梅如雪已經無法通過扭動來緩解興奮感,嘴裏更不敢發出呻吟,只能四肢死死地纏在于連身上,努力迎接著一次比一次強勁的抽插。

    突然,于連不知從哪裏掏出個什幺東西塞進了梅如雪的嘴裏,梅如雪甚至沒有弄清楚是什幺就像得到救命稻草似的緊緊咬住。她太需要了!

    于連再次攪動起來,全方位的攪動!與昨天不同的是,今天是直插多、攪動少,而每次攪動時都能感到梅如雪一次比一次接近高潮的抽搐。

    很快,梅如雪的全身再次僵硬、淫液再次噴射而出!于連伸手托住梅如雪的屁股,並把她的上身向牆壁甩過去。只見梅如雪滿臉紅暈、雙眼迷濛,一絲唾液從她嘴裏流了出來。

    于連靜靜地欣賞著這個尤物的迷人神態,享受著梅如雪陰道內的持續抽搐。他還沒有射精,下面還有讓梅如雪更興奮的姦淫!

    梅如雪慢慢睜開雙眼,無力地看著于連。爲什幺偏偏是這個男人?!爲什幺不是丈夫?!

    「你……可以……下去了吧?」梅如雪吐掉嘴裏的東西,克制著大口喘氣的慾望,掙紮著說。

    「好吧,我們走吧!」

    梅如雪還沒聽清楚時,于連已經開始抱著她走向樓梯,她頓時被嚇得全身緊張起來,「你要幹什幺?」梅如雪馬上抓住樓梯欄杆。

    「下去啊!你不是一直要我下去嗎?」于連甩開梅如雪的手,迅速向下走了幾級。

    梅如雪嚇壞了!爲了防止身體掉下去,她的四肢更緊密地捲繞在于連身上,無意中卻使原來有些滑出去的肉棒插得更深!

    「啊……求求你……千萬不能下去!」梅如雪根本不敢想像被人看見這種醜態的情景。

    「可是我還沒射出來,很難受啊!」于連終于聽到了盼望已久的哀求聲,心裏樂開了花,腳步卻沒有停下來。

    「你在上面不行嗎?」肉棒又滑了出去一點,梅如雪終于說出了最羞恥的一句話。

    「不行!」于連已經走到樓梯轉角處,已經可以看到二樓了!

    「快停下來,我求求你了!」梅如雪快要哭出來。如果此時有人上樓,要不了幾步就會看見的!

    「那你幫幫我,行嗎?」于連可憐兮兮地說,腳步絲毫不停!

    馬上就到二樓了!梅如雪再也顧不得,立即夾緊于連、使足所有力氣扭動起來。

    「吻我!」于連並不滿足,腳步已經踏到二樓!

    眼角看到的再熟悉不過的情景,此刻在梅如雪眼裏彷彿是地獄來臨。她已經沒有選擇,雙手迅速摟住于連的頭,火熱地親吻著他。于連滿意地撇了下嘴,轉身向上走去。如果梅如雪不順從,他也不知道是不是應該繼續走下去。

    在身體的重量作用下,于連的肉棒更緊密地插了進來。在這種完全無空隙的插入之下,梅如雪的慾火再次被點燃到最高,她瘋狂地吻著于連、瘋狂地扭動起來!此時,她已經不明白究竟是滿足于連還是滿足自己?

    于連看到獵物終于開始主動瘋狂了,但是還不滿足,他要知道此刻的梅如雪是否已經徹底沈迷。向上走兩步後,他又退了下去,讓他狂喜的是,無論他上去或下去,梅如雪都纏得同樣緊、扭動得都同樣劇烈、甚至開始大力套弄起來!

    于連很滿意,他覺得自己也快瘋狂了,也就一步比一步慢地向上走去,每走一步還奮力地向上插幾下。已經兩次高潮的梅如雪應該更敏感,可于連卻覺得下一次高潮卻怎幺還沒來?于連希望梅如雪在她自己的主動下,高潮來得最快、最猛!于連突然邊走邊連續抽插起來。

    出乎于連意外的是,梅如雪對他的這次抽插作出了強烈反應!梅如雪以幾乎比他更大的力量來迎接抽插、扭動身體。于連彷彿又看到包廂裏被春藥刺激後的淫蕩女人,他再次把梅如雪緊壓在樓梯旁的牆壁上,全力抽插。

    很快,在兩個人的抵死糾纏中,于連緊盯著梅如雪因不敢出聲而扭曲的臉,在她身體深處射出了最得意的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