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1发布:

电影上映被删减了50分钟,章子怡老片《最爱》:在性与爱之间徘徊

精彩内容:

昨晚看了一部電影《最愛》,導演顧長衛。

之前解說過顧長衛的另一部經典電影《立春》:蔣雯麗首次獻身的電影《立春》:說透了成年人的不堪

原來自己竟然錯過了一部好電影《最愛》。

既然電影名字叫“最愛”,那究竟誰是誰的最愛?

01 是愛,還是欲望?

電影最有意思的是,背景是在河南的一座村莊,這裏是有名的“艾滋病”村。

許多村民都患上了艾滋病。

原因是這裏窮,正好又有人(濮存昕飾演)牽頭可以靠“賣血”得到金錢,于是這不稀缺的交易就開始蔓延。

時間久了,大家發現賣血的人得了一種熱病——艾滋病。

得了這種病的人,會慢慢死亡。

濮存昕的爸爸“老柱柱”,深感對不起鄉民們,便在廢棄的學校裏自願照顧這些病人,這裏面還有他的二兒子,趙得意(郭富城飾演)。

這些得了病的人,像瘟疫一樣被沒有得病的村民嫌棄著,在這廢棄的學校裏,大家得到了短暫的自由。

有一天,來了一個穿紅襖的漂亮女人“商琴琴”(章子怡飾演),她是被她的老公親手送進來的。

已經好久沒有自己老婆親熱過的趙得意,一下子就看上了這個女人。

一天晚上,在樓頂,借著抓"偷紅襖“賊的名義,兩人第一次發生了身體接觸,琴琴半推半就,郭富城把手伸進章子怡的毛衣領口......

就這樣兩人一次次偷著發生關系。

一直到琴琴被趕出家門,連自己的母親也嫌棄她,她無家可歸時,再次遇見趙得意。兩人相互取暖時,才是愛吧。

但最經典的還是兩個人的心理拉鋸戰,這一段因此還被選上了《演員的誕生》的舞台。

商琴琴說,你是想看著我先死。

趙得意拿起麻繩,打了個結,那我就死給你看!同時,還不忘在另一端打個結,意思是,“你敢死嗎?”

當琴琴也把脖子伸進死結裏,趙得意忽然笑了,“得意一天,是一天,我才不死呢”。

盡管被嫌棄,依然很幸福。

兩人從魚水之歡走到了相依爲命。

相比村裏時時發生的“冥婚”,死亡、歧視、冷漠······趙得意和商琴琴這種“末日狂歡”式的愛情婚姻,或許是絕望中的最後一絲溫度。

就像商琴琴喜歡穿的紅色衣服,在電影中被冠以“希望”。

電影最後,趙得意高燒不止,商琴琴一次次接來涼水,用涼毛巾給他降溫,但奈何,趙得意還是破口大罵,“你他媽,能不能快點!”“娘,我快要被燒死了”“著火了,著火了”。

商琴琴用自己的身體浸泡在冷水缸裏,等自己冷透了,再去屋裏抱著趙得意降溫。

女人啊,你給了她依靠和歸宿,她能拿出來所有去回報!

一次次的浸泡,終于商琴琴在天未亮時死亡。

多活一天是一天,多活一天賺一天。趙得意即便是身患不治之症,也沒有放棄生的希望。但在失去最愛的時候,他千辛萬苦築起的防線瞬間崩潰。

他魔怔大笑,拿刀一刀刀砍在自己腿上,血流成河......

02 堪比紀錄片的“真實”

電影雖然標注了“此電影純屬虛構”,但我還是困惑于它是否在這個社會上有著堪比紀錄片的真實。

據說,這是顧長衛的老婆,蔣雯麗(在電影裏飾演“糧嬸”,一個得了熱病,偷了糧食的女人。)

看到在河南等地因賣血而導致村落被熱病吞噬的報道後,很震驚,于是就介紹給顧長衛,才有了這部電影的雛形。

趙齊全(濮存昕飾演)是這場噩夢的始作俑者,一開始他組織村民賣血,發了橫財。

最後又大張旗鼓地給兒子辦冥婚,說親家是縣長親戚,“咳嗽一聲,誰都甭想活”。

貪得無厭,無視人道的嘴臉令人發指。

可就這樣的人,有個兩個細節,一,堅決不讓自己弟弟趙得意賣血,是弟弟偷著在別的村賣的血。

二,幫弟弟弄來了結婚證,還口嫌體直。

“我知道娘娘廟人恨我!我不想惡,但我更不想窮。”

在對抗“窮”這件事上,往往更能彰顯人性!

趙得意在別的村裏也能賣血,證明這樣的“買賣”不足爲奇,趙齊全是在通過自己的辦法改變自己的命運。

商琴琴的婆婆將她驅趕出門,卻又在商琴琴和趙得意好好過日子之後,辱罵上門!

同是得病的村民,將商琴琴趙得意反鎖,並以此要挾老柱柱,趁火打劫學校裏的桌椅板凳。

如果一個人是惡,與其對立的並一定就是,善。

03 原來我們都有“病”

這是難得的正能量的台詞。

老柱柱人正直,叁觀也正,他是“大慈悲心”,對人事物心懷悲憫,但人活著很痛苦。

商琴琴和趙得意是努力向陽活著的人。

人生,就是一場向死而生的旅程。

我們與劇中人物並無兩樣,只不過奔向死亡的路程不一樣。

他們的時間短,我們的時間長。

電影刻畫衆生相,就是把現實生活中的冷暖用戲劇的手法搬到熒屏上。

你很難說,哪個更殘酷?哪個更美好?

“我們結婚吧,趁活著”,是商琴琴和趙得意對死亡的否定和對生命最好的交代。

衆生所有的恩怨、得失、荒誕、醜態、冷酷都是一時,唯有愛才是永恒。

電影最後感動人的也是兩人相互取暖的愛意。

“我們好好愛吧,趁活著。”

反正,都會死。

(作者: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