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8-30发布:

行船人的纯情曲

精彩内容:

轉載來源:摯愛中年
行船人的純情曲
不記得是什幺樣的情況下
發現村子裏的那家冷凍廠有一位吸引我的男人只記得那段時間我幾乎是風雨無阻的天天騎著腳踏車癢裝著是路過運動散步從冷凍廠經過
或者在冷凍廠周違繞圈子爲的就只是想看看他沒有看到他的人時
看到他晾在屋外的內褲都覺得有些興奮
記得很清楚他都是穿豪門紙盒子裝的那種臀部部份是大叁角的丁字內褲
(不曉得有誰知道記得那樣的丁字褲)
在那個年代那樣的丁字內褲已經算是很性感的東西了而且我發現他的丁字內褲除了紅色就是黑色

有次在鎮上的一家超市的貨架上看見有那種款式的內褲我還是很不好意思的踯蹰了好久才硬著頭皮去買了一黑一紅共兩件
穿過後總是自己洗偷偷的晾在自己的房間深怕被別人發現我穿那樣的內褲

當時我是高中二叁年級十幾歲的毛頭小子他則是剛剛從退伍的二十出頭歲年輕人

鄉下晚上十點過後就已經少有人走動那家冷凍廠四周都是魚塭
白天除了魚貨進出之外就鮮有人到那走動了何況是夜晚
一天夜裏晚風徐徐我又騎著腳踏車故意繞到冷凍廠就在離圍牆大門不遠處竟然讓我看到他只穿著一件丁字內褲
就在地磅旁的牆邊小便
雖然是沒有看到他全裸也沒看到他的陽具但卻是印象中最香豔的鏡頭了
當時我真是興奮極了
皎潔的月光映照在他幾近全裸的結實有形健美身驅那樣的畫面在當晚我回家後不曉得讓我連續打了幾槍我都數不清了

那時候他是我唯一的性幻想對象自慰打手槍時腦子裏想的都是他
我常一邊打手槍一邊幻想著我要在月夜人靜的時候去冷凍廠找他
然後將他的丁字內褲脫下再把他的陽具放進我的口中我要幫他吹喇叭
讓他爽快的噴射……..但是那都謹止于”幻想”
在那個年代那種雞犬相聞
誰家的母雞那天生了幾顆蛋孵了幾只小雞
大家都知道的鄉村我是不敢造次逾矩的
我從沒跟他交談過一句話連打招呼都不曾有過有時去冷凍廠看他眼神碰到了也是趕快的閃躲開只從村人的口中得知他是外縣來的剛剛退伍來冷凍廠當工人除了維修冷凍機械還得看顧整個冷凍廠…..
夜晚就只有他住在那個若大的冷凍廠
村裏長輩對他的評語是勤勞奮勉憨厚老實
除此之外對他一無所知

高中畢業我們舉家搬遷到台北來定居後
就不曾再見過他也沒有關于他的任何消息
大學服兵役以至現在在社會上工作都在台北對于要從他身上得到性的慰藉的那種渴望
也隨著歲月的成長接觸的人多之後而漸漸消失淡忘但對于小時候住鄉下的情形記憶是鮮明的
對于他更是印象深刻
畢竟在我青澀年少時他是我唯一的性幻想對象十數年後的現在我已經很難得會想起他

十幾年過後的上星期某天因公南下高雄
原本約了某位住高雄不曾謀面的網友見面
但是當天早早就辦完公事離和網友約定見面的時間還有一大段的距離
于是吃過午飯窮極無聊地跑到了高雄的公司去明知道非假日的午後不可能會有什幺搞頭純脆只是去晃晃消磨時間而已

晃了一會兒以尿尿爲唯一的動機與目的進男公廁一進公廁還沒有到小便鬥前站定就感到身後尾隨著我閃了一個身影進來

大白天的而且又是在南台灣出了名的公司發生這樣的事我一點也不驚呀恐慌
氣定神閑的站到小便鬥前掏槍瞄准射擊….
跟著我進來的那個人大喇喇的也站到我隔鄰的小便鬥前我雖然滴著頭但卻也斜著眼珠子往旁邊瞄
是一個讓我有興趣繼續看下去的體格姣好健壯的男人
我繼續斜著眼珠子看下去
那個男人在小便鬥前站定後掏了槍但卻沒有瞄准更沒有射擊
只是直挺挺地站著一手插在腰際一手用指頭勾住褲裆間的拉鏈縫隙
讓他胯間那具露出整顆渾圓碩大的龜頭烏烏黑黑皮膚皺巴巴
粗粗的一大截自然往下垂懶洋洋軟啪啪的陽具出來吹風透氣

看著看著讓我不禁在心底暗自贊歎思忖著好一根壯觀魁梧的陽具啊
勃起後的規模必定是不容小觊鐵定是一根大香菇頭的威猛粗大陽具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由遠而近傳進耳裏來
這半路殺出的程咬金打散了我們即將進行下去的遊戲
在整理衣褲的同時我稍微側了頭
想瞧瞧在我旁邊這個只把陽具抓出來透氣吹風的到底是個什幺樣的男-人
卻正巧與他四木相接
我腦子裏轟然的一陣熱
是他

當時他剛退伍頂多也才二十出頭現在應該還不到四十歲他的外表和十多年前的樣子幾乎沒有什幺多大的變化反而更具有一股成熟男人的陽剛魅力
體態上也沒多大改變雖然沒有印象中那幺高
不過依然是健壯挺拔魁梧勻稱結實有型

我一眼就認出是他而他雖然沒有立即想起我是誰但由他看我的樣子我知道他一定是在想
他是在哪看過我對我有那種似成相識的感覺
畢竟十多年前和現在的我在外表上是有不小的差距
走出了公廁我主動過去和他打招呼起先他是有感到一些突兀
但在我自我介紹之後他想起了我這個在當時總是偷偷去看他的那個大男孩
我們兩個相視而笑

我將我看到他只穿一件丁字內褲在圍牆邊小便的事告訴他
問他還記不記得當時有沒有發現我在外頭偷看
他告訴我說他忘了然後接著說
”那個時候晚上都懶得走到後面的廁所就都在那個地方就尿了
我怎幺知道是哪一次被你看到
有時候連內褲都沒穿就出來尿哈哈哈~~~”
”哇~好可惜我只看到那一次其他都沒看到”他接著說”有時候出來小便後很無聊尿完後順便就在那裏打一槍”

”啊~~~~那個時候你應該叫我過去幫你的”
”可是那個時候你滿十八歲了嗎?”

”不過現在我滿十八歲已經很久了~”

他淫淫笑著看著我對我說”那幺現在我不就能請你幫忙了嗎”

”當然可以”我斬釘截鐵的如此說

于是我們去附近找了一家賓館

在賓館的房間第一回合的大戰過後我們全身赤裸地躺在一塊
我側躺在他的右側他雙手手掌壓在頭下平躺著閉著眼睛
任由我單手玩弄他的陽具我邊玩邊與它閑聊著
我先開口問他
”你在冷凍廠工作的時候有沒有發現我常常去偷看你?”
”嗯知道啊”

我緊接著又問
”當時你都沒有想過我爲什幺要那幺常去偷看你嗎?”
”你爲什幺要去偷看我?他卻這樣反問我

我立即搖了搖他被我握在手中垂軟的陽具說
”]爲我想看你的這個東西嘛”

”只有想看看而已嗎?”
”當然還想玩玩看品嘗看看啰~”我俏皮的回他這幺一句

他側過頭來用一種不無得意的眼神看了我一眼說”現在你不只看到而已也被你吃到了還用過了滿意嗎?”
”哈~~~~滿意極了比那個時候我所想像的還具份量也比想像中的更具威力”
’哈哈哈~~~”他也笑了笑得很自豪也笑得很得意
"那我剛才的表現有沒有讓你滿意?"換我這樣問他"喔~我忘記了"
"才剛剛的事你就忘記了?"
"我有建忘症嘛~"說到這他倏然地翻身而起讓我躺平之後
迅速的雙腿屈跪在我頭部兩側地坐在我胸口上套弄著他被我玩弄得已經半硬不軟的陽具
用他那種色色又壞壞的表情看著我對我說
"我們再來一次你的表現如何我會記下來你再問我我才知道怎幺回答你"
他身體往前稍微一傾在我還來不及答他話時他就已經將他的陽具塞入-我的口中
開始了我們第二回合的激戰……..

一整個下午我們都在那家賓館的房間裏
華燈初上的時刻我們離開那家賓館
當然在我和他進賓館時就打了電話給網友取消我們的約會

在高雄著名的夜市吃過晚餐後
他提議開車一起去逛逛
一路上一整晚我們像是多年不見的老朋友一樣
親切又熱絡的高興聊著不完
但是聊最多的是台灣目前的政治經濟時事
我們像是事先說好了般相互沒有探詢彼此現在的私事也不再去觸及與性有關的話題…..

聊著聊著他的手機響起了他挂了手機之後
我問他"老婆打來的?"
"嗯"
"那你趕緊回去等會到市區我自己找車回台北""喔~你住台北?你今晚就要回台北?"他疑惑著問我
"嗯來高雄出差明天還要上班"
"我也要回中部要不要幹我的車到中部再轉幹高速客運車回台北?"
"你不是住在高雄?"
"我住大甲溪畔今天只是到高雄看工作的"
"喔工作看到公園裏去了?"
"那公司是派你到公園出差的啰?"
說到這裏我們兩人相視哈哈大笑
然後由九如交流道上中山高北上

一路上我們仍是東南地北輕松且愉快地是閑聊著直到了下了交流道車行了一段距離後
我看車外道路二旁都已經沒有店家了才疑惑的問"你要載我那哪裏幹車?"
"你把眼睛閉起來不要看外面差不多五分鍾後你就知道了"
我聽他這樣神秘兮兮的要我閉起眼睛
我也就學著平交道上的警示燈號那樣從口裏發出"當當當當….."的聲音
左右眼伴著聲音的節奏交替著一張一阖….這樣的在逗弄他

"你再偷看我就把載你去賣掉"
他看我全然不受他如此的恐嚇繼續搞笑
也只好不無好氣的幹哼了二聲

正當我爲我的勝利狂笑的時候
他將右手由方向盤上挪移到他的褲裆拉下拉鏈掏出陽具
伸手將我的頭部往他的胯間壓下去….只聽到他狠狠地說"讓你含住你才沒辦法偷看….."
的確他使出了這一招我無法抗拒無法再偷看他要將我載往何處
而我也無心去喘測他想玩什幺把戲
我乖乖地側身趴了下去一口就含了起來……..
感覺到他的車行速度放慢了下來他才讓我擡起頭來揭開迷底
"某某某motel"大大的看板在我眼前閃耀著五光十色的霓虹
他笑了我也笑了他是淫笑而我是傻笑

他兩手枕在自己的頭下閉著眼睛安靜的躺在汽車旅館裏軟棉棉的床上
任由我對他口交我的嘴巴酸了~脖子也酸了….我在他陽具上套上保險套
翻起了身讓我自己面對著他橫跨著他的身體蹲著右手往後伸出握著他的陽具對准我的洞口…..緩緩地往下沉坐了下去…………..花了一點時間用了一些力氣

雖然當天下午他已經攻擊過我兩大回合了但是我仍需要一點時間來讓我適應…….

他仍然沒吭一聲動也沒動地躺著…..
我雙手撐在他的胸部以膝蓋爲支點慢慢地擡起臀部又慢慢地坐了下去
如此反覆地由緩至急………

倏然間他張開了雙眼一臉嚴肅地看著我
我心裏莫然一驚莫非他已經要開始如同下午般對我展開猛烈且淩厲的攻擊?

然而他沒有是我猜錯了~就在我愣住的那一當下
他挪了枕在他頭下的雙手握住我的腰部弓起了身子坐了起來
然後抱著我翻了個180度變成我正面仰躺著在下他用兩顆枕頭墊高我的臀部讓我的手貼著床面高高地舉著
他也伸出手用手掌壓著我的手掌我們十指相扣他整個上半身壓在我身上我們的鼻尖幾乎相碰他依然沒有任何表情任何言語用那種我讀不出含意的眼神看著我

當時的我臉部的表情應該是很複雜的有驚懼有惶恐當然也有期待……..
因爲我猜不透他又要用什幺樣的奇招怪式操死我
然而我的疑慮是多余的在這第叁場的性愛遊戲裏他有別于前兩場那樣面目猙獰地變化著萬千的姿勢用他過人的技巧與耐力對我狂抽猛送…….
然而這次他沒有

他手肘撐在床面讓我的手貼著床面高高地舉著用手掌壓著我的手掌我們十指相扣
然後低下頭來吻我用他的舌頭敲開我的雙唇舌頭到我口腔裏遊蕩…….
他用腰力驅動他的臀部再由他的臀部帶動他的陽具對我作活塞運動
這一次他幹得很溫柔他輕輕地緩慢地提起又放下但卻在即將到底的時候一股作氣猛然
力道十足地舜間到底……如此規律地周而複始…….
這一次他沒有耍花招
只是很安份的以相同的姿勢相同的頻率相同的力道在我的體內往複
直到他高潮射精

這一次他沒有像前兩場那樣
一臉淫蕩相滿口的dirtyword凶狠地對我顔射射得我滿口滿臉…….
再用力抓著他自己的陽具在我的臉上拍打著磨蹭著……

這一次在他高潮射精時是在他整根沒入到底時整個人壓到了我身上
讓我感覺到他全身的肌肉在抽搐著他的陽具在我的體內抖動著
就那樣通通射在我裏面………..
可能他射完後仍然還迷戀著他的陽具在我洞穴裏那種曼妙的滋味吧
所以在他噴射過後仍把他的陽具停留在我的體內……..就那樣地再次用舌頭敲開我的雙唇舌頭到我的口腔裏遊蕩……

他說下午在高雄的那二炮叫"燒幹"
而在中部汽車旅館裏的這炮才叫"作愛"

遊戲終要有結束的時候
他送我到交流道口在我等候高速巴士的時候
他把座椅的靠背往下扳躺了下去接著說
"你也躺下來陪我再多說說話"
我聽他的話也把椅背往後扳在我躺下後
這時我們聊的似乎就感性了一些~
他聊到他的工作他的家庭他的妻兒子女

"你需要常常到高雄出差?"他這樣問我
"嗯大約二個月內來二至叁次那你呢?"我如此反問他

"只是朋友介紹的這場工作業主正好在高雄罷了""喔那今天的這個工程談成了嗎?"
"先了解個大概給了估價單就等業主決定啰"
"你到高雄都會去那個地方?"他話鋒一轉這樣問我
"這是我第一次去那個地方倒是偶爾會去叁溫暖那你常去嗎?"
除了回他話也順便反問了他

"沒有都已經五六年沒去高雄了上次和男孩子玩也是五六年前的事了"

我用俏皮嘻鬧的質疑語氣說:
"喔真的嗎?"
而他卻黯然的悠悠歎著氣說
"唉~我都有妻兒了我的老大也都已經讀國中了你呢?"

"喔我還沒有結婚我也不可能和女人結婚""爲什幺?"
"這你還要問?"
"呵~"他側過頭來看了我一眼幹笑了一聲之後我們兩個都沉默了

按耐不住那樣的沉寂我取出了皮夾遞了張我的名片給他
接過我的名片他用國語發音看著我念出我兩個字的名字像是在問我他念得對不對
他看著我點了頭告訴他說"你念對了"之後他小心翼翼地把我的明片收進他的皮夾裏
並沒有順便掏出他的名片來給我

只拉過我的右手用他的雙手把我的手壓在他的腹部他就這樣躺在駕駛座上
而我左手撐著頭部這樣側躺著靜靜地看著他閉著眼睛嘴裏用我幾乎聽不見的音量重覆哼唱著是幾首幽怨的台語老歌
直到高速巴士車子來了我下他的車之後他才離開
……….
……
………………………………………..

之前我不曾去想過他的性傾向問題然而世事就是這幺巧妙
在十多年後的上個星期我竟然還能與他偶遇
而且還能在十四個小時中和他連打了叁炮
上高速巴士之後
那種圓了青澀年少時的幻想的喜悅一點也沒有
反而是一種莫名的失落感外加不知名的愁怅倏然湧上心頭
今天下班前幾位朋友約明天中秋節烤肉
我蓦然想起當時他重覆哼唱著那幾首幽怨的台語老歌中有一首
"八月十五那一天船要離開琉球港只有船煙白茫茫………"
晚上回來之後查了一下這首歌的歌名叫作"行船人的純情曲"

人海茫茫我何時還有機會再聽他那低沉渾厚的聲音唱"行船人的純情曲"呢

八月十五彼一天船要離開琉球港
只有船煙白茫茫全無朋友來相送
滿腹憂悶心沉重看無愛人伊一人
堅心忍著純情夢帶著寂寞來出航
生活海面行船岸海水潑來冷甲寒
爲著前途來打拚心愛應該了解我
無情風浪怎抹停心事一層又一層
奮鬥打拚的男性將來才有好前程
船若入港兩叁天又擱趕緊要出港
阮的愛人無來送叫阮怎樣來出航
行船的人免怨歎心情著愛放輕松
等船重入琉球港約束心愛伊一人


更多精彩內容盡在淫香淫色.eee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