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0发布:

希灵淫国 31-33

精彩内容:

31章林夫人(上

林氏家族,崛起不過百年的世家新貴。靠著走私起家,走私網絡曾經遍布整
個東南亞。如今已經金盆洗手轉入正行,和丁玲的丁氏家族一樣,成了橫跨數十
個行業,可以左右整個亞洲經濟的巨型財閥。

我面前這個穿著一身唐裝、身材高大、看上去威嚴感十足的中年男人就是林

  頂峰——林雪的生父。也是林氏家族現任的族長。

不過林家真正掌握最終決定權的,其實是林雪的爺爺——林仰天老爺子。

林老爺子現在正在客廳裏和陳俊、珊多拉他們談話。之前這位陰沈著臉的林
頂峰林大族長也在裏面,不過他對阿俊太過不客氣的口氣惹怒了珊多拉。于是,
一場小小的騷動後,族長大人和他老婆被林老爺子趕了出來。

林頂峰夫婦只是普通人,對于異能界的事一概不知。作爲異能組織首領的林
老爺子,也沒有打算讓這個身爲普通人的兒子接觸這些東西。所以,乾脆把他趕
了出來。現在老爺子正和陳俊、珊多拉他們在裏面交流『兩大異能組織』之間的
事宜。

我們並未以聳人聽聞的外星帝國身份和他們接觸,而是僞裝成了一個『強大』
的異能者組織。

至于我,本來也應該是在客廳裏的。不過,對于那些『正事』本來就不上心
我。現在,又發現了一個可口的目標。自然是一路追著林頂峰來到了這間小小的
偏房。

  林頂峰崩著個臉,看也不看我。任誰得知了自己的千金愛女被一個一文不名
的窮小子勾搭上了都會不爽。而且,這個窮小子還同時和另外兩個女孩交往著。

最後,還在教訓這個『欺騙』自己女兒感情的家夥時,還被自己的老父打斷
趕走。

作爲這個『混帳小子』的父親,林頂峰沒有馬上跟我翻臉,已經是涵養深厚
了。現在,雖說不得不和我一起在這小小的房間裏等著客廳裏談出個結果。但是,
自然也不會給我什幺好臉色。

對于林頂峰的臉色就像沒看到一般,我緩步來到他身旁的美婦前。

  鄭霞,林頂峰之妻,林雪之母。

能生下林雪這樣的絕色,鄭霞自然也長得美豔異常。雖然已近中年,但是作
爲豪門家主之妻,保養得當然也不差。看上去不過也就是叁十許上下的姿態,正
是豔光四散風韻怡人的樣子。

縱然自己的丈夫仍是臭著一張臉。但是,身爲族長夫人,這種時候緩和氣氛,
展示豪門風度,正是她的責任。

見我走到面前,林夫人禮貌的一笑道:「剛才有些失禮了。不過,我丈夫也
是愛女心切。相信陳希靈先生,身爲人父也是能夠理解的。 」

酷似林雪的美貌,但是又更加的充滿成熟風韻。優雅的一笑,展現出在林雪
這個所謂的千金大小姐身上,從來就看不到的豪門氣質。

「哪裏。哪裏。兩位的心情我是萬分理解,如果是我們家倩倩遇到這種事的
話,我早就把那個敢勾搭她的小子,給扔到門外去了。 」被這一笑勾得心中亂癢,
我胡亂答應著,急急忙忙地就上前一步,急色地抓住了林夫人胸前的美乳。

林夫人穿著一件輕薄素雅的居家連衣裙,不是太薄也不算太厚,裏面也沒戴
胸罩。我一手抓上去,隔著衣料捏起來柔軟感仍是十足。甚至隔著連衣裙還能輕
易的搓到她的乳頭,不止沒戴胸罩連乳帖都沒帖啊。

對于我的淫行,林夫人不但沒有阻止,反而挺了挺自己的胸,讓我可以揉的
更加方便。一旁的林頂峰也對這一切視若無睹,兩人都把這種行爲當成了一種普
通的禮貌示好。

十指齊動,毫不客氣的抓著兩團豐滿的乳肉,搓揉出各種形狀。讓林夫人豔
麗的嬌容淡淡的浮起一絲嫣紅,呼息略略有些加快。

看著眼前這個被我抓著乳房隨意玩弄,卻仍是一副高雅姿態的豪門貴婦,我
淫笑著問道:「夫人,怎幺樣。我搓得你的乳房舒服嗎?」

挺著胸前的豐乳任我揉弄著,林夫人露出禮貌的微笑點點頭。 「是的,陳先
生你的技術真好,揉得我的乳房好舒服。 」

「哼,你以爲現在的事。是隨便揉一揉我夫人的乳房就能解決的嗎?」一旁
的林頂峰記我們這邊氣氛融洽忍不住嗆了一句。

「那不知道我要怎幺做才能讓二位感受到我的歉意呢。」我轉過頭去看著林
頂峰,一臉說不出來的怪異表情。

「你做什幺都沒用。」林頂峰生硬的說到,但是不知道怎幺會事,只覺得自
己腦袋暈了一下,又加了一句:「而且,你要是真有歉意的話,怎幺會光在那隔
著衣服玩我夫人的奶子,也沒你在她的乳房上打個奶炮。 」

「這還真是。」我假惺惺的一拍自己的額頭。 「你看我這,實在是尊夫人的
奶子摸起來太爽了。我一時揉上了瘾,竟忘了打個奶炮什幺的。真是疏忽了。 」

轉過身,我連忙剝起林夫人的衣服。倒也不是想把她全身扒光,只是把她的
連衣裙剝到雙乳之下,讓她的一對美乳就這樣露了出來。林夫人的乳房不是她女
兒林雪那種小鴿乳,長得相當的豐滿。乳肉雖然在嬌嫩彈性上稍遜一籌,但是卻
更顯白皙,摸上去也更加的柔軟。

「哪裏,其實剛剛我讓陳先生揉乳時,也舒服得上瘾了呢。都忘記了用乳房
服侍一下客人的大雞巴,是我的疏忽才是。 」林夫人一邊說著話;一邊配合著我,
將自己的乳房剝了出來。

伸手將眼前的美乳握在掌中,十指微微一用力就深深的陷到了柔軟的乳肉中;

手掌跟著一緊,豐滿的乳房就隨著我的動作變了形;抓著兩個乳球晃了晃,
蕩出的迷人的乳波;兩個早已變硬的乳頭,性感地甩來甩去。手指一合,捉住它
們捏著搓動,刺激得林夫人忍不住嬌哼了一聲。

一手抓著乳球揉動的同時,用食指摁著乳頭深深的陷到乳肉中細細揉動;另
一只手則握著乳球用力一捏,把乳峰前端擠得凸出。

「當初林雪就是吸著它裏面的奶水長大的嗎?」張嘴把擠得凸起的乳峰含下
吸吮一番,然後吐出來伸著舌頭舔在乳暈上畫圈,還時不時的用舌尖挑逗一下那
性感的乳頭。 「林雪當年就是像這樣舔您的乳頭嗎?」

「小孩子……怎幺可能像陳先生這樣會玩乳。」林夫人被我玩弄得有點動情,
聲音有點顫,開口後頓了一下才繼續說下去。 「而且小雪當初是喝牛奶長大的,
陳先生你是第一個這樣玩弄我乳頭的人呢。 」

「您丈夫和您做愛時也沒有這樣玩過?」我有點驚訝。

妩媚的瞟了自己的丈夫一眼,林夫人嬌嗔道:「他呀,和我做愛的時候。古
板得很,來來回回就那幾下,而且一會就完事了。哪有陳先生您這樣的技術,我
的身子都讓你給玩酥了。 」

「哼。」旁邊的林頂峰感覺臉上有點挂不住,哼了一聲音別過頭去,不再看
這邊。

放開手中這兩團讓我愛不釋手的美乳,我把林夫人拖到地上坐著,後背靠在
了椅子腿上。雙腿從她身上叉過,跪了下來,拉開拉鍊放出肉棒正好頂在她豐滿
的乳球前。

跪著向前挪了挪,龜頭頂上了胸口,整個雞巴壓到了林夫人深深的乳溝裏。

雙手捉住兩個乳球往中間一合,把肉棒緊緊的埋在裏面。死死的按住林夫人
的豐乳,將它固定住,然後聳動著腰部,讓大雞巴在緊緊擠成一團的乳球中抽插。

林夫人雖然知道有乳交這會事,大概也能想像出是怎幺回事。但是卻來沒有
真的做過,而且早早就嫁入豪門當上貴婦的她,自持身份下也沒有接觸過AV之
類的東西。這會真的被我抓著乳房打起了奶炮,不由得好奇不已。

自己的乳肉被緊緊捏住摁成一團,一條火熱的肉棍在中間不停的聳動摩擦,
讓她感覺甚是怪異。不停的從乳間穿出的大龜頭更是讓她轉不過視線,以前和丈
夫都是黑燈瞎火的蓋在被子裏草草了事,這還是頭一次這樣清晰的看到男性跨下
的凶器。

突然,一直在自己乳間鑽進穿出的大龜頭,一下子頂出來就定在那不回去了。

正在林夫人奇怪的當頭,紅紫色大龜頭正中心的馬眼小孔裏,一下子噴出一
股白濁的濃精;在她的一聲驚呼中射得她滿頭滿臉,甚至因爲驚呼時張開了嘴,
還有不少的精液射到了她的口中。

  『這就是精液的味道嗎? 』從來沒有吃過精液的林夫人品味了一下口中的白
濁,意猶未盡之下竟把舌頭伸出嘴外,將嘴邊的濃精也捲進了口中。

見到林夫人那撩人的動作,我下腹慾火驟然一盛。雙手猛的將她的身體又向
下拖動少許,抱住她的腦袋一按,雞巴一挺狠狠的肏進了她性感的紅唇。

林夫人自然也沒有給人口交過,被我的雞巴突然塞入嚇了一跳。但是,由于
我的扭曲,這被當成是禮貌地陪客人聊天一樣的事。不管是她,還是她一旁坐著
的丈夫,都沒什幺抗拒的反應。只是,這高雅的貴婦實在沒什幺經驗,不知道該
如何配合我。

不過,我現在也沒想讓她,用那生澀的口舌技術來服侍。拍拍她美豔的臉蛋,
讓她盡量放鬆。我抱著她的頭,把這性感的小嘴直接當成了肉穴狠肏起來。龜頭
頂著她的上颚一下下向著口腔深處撞擊。

在林夫人的小嘴中抽插了一陣,肏得興起的我乾脆拖著她的下颚一拉,讓她
歪著頭大大的張開嘴。肉棒一挑,穿過牙齒抵到了頰肉上,在她的臉上頂出一個
大大的凸起。一手握著肉棒,一手摀在林夫人凸起的俏臉上,就這樣來回蹭動姦
起了她的腔肉。

像這樣把一個貴婦的小嘴,當成性交道具隨意使用的感覺讓我爽得半死。握
著肉棒的手擡了擡配合腰部的發力,龜頭在林夫人俏臉上頂出的凸起更高了;另
一只手更用力的摀住她的頰肉裹在我的雞巴上搓動;精關一鬆,大量的精液就像
潮水一樣湧出。

雖然,林夫人馬上開始『噝噝』的把精液往嘴裏吸。不過,還是有大量的精
液混著她的唾液從口中流出,滴得豐滿的美乳上到處都是。

「爽,實在是太爽了。」我射了個舒暢,轉身對林頂峰大笑道:「尊夫人的
這對美乳還有那張小嘴實在是極品啊,讓我的雞巴肏得可真是舒服。 」

雖然仍然對我有點不假顔色,不過見我誇獎他的妻子,林頂峰還是有些得意。

「那是當然,她可是我林頂峰的夫人。」

「你老婆怎幺了?」一個中氣十足的老人語露疑惑地進到偏房,看到剛剛從
地上坐回椅子,雙乳盡露還滿臉滿胸都是精液的林夫人呆了一下,然後就恍然著
點點頭:「原來是小霞在服侍陳先生啊。」

接著老人便不在理這茬兒,轉過頭對林頂峰交待起來。大致也就是他老人家
同意,林雪和我們家陳俊的事了,讓林頂峰別再插手。林頂峰雖說滿腔的不解,
不過也不敢和這個林家真正的掌權者林仰天老爺子唱反調。只得憋屈地應了下來。

不過,身爲林氏族長,雖說上面還有個老頭子,但也算是個手掌大權的大人
物了。接人待物察顔觀色的本事自然不會弱。很快他就發現,林老爺子對我們居
然是一種平等中帶著恭敬的神色。以前,他也曾見過很多表面上看起來是平常人,
但暗地裏身份驚人的大人物。心中暗自把我們劃入這等人行列的林頂峰,神色一
下和緩了不少。

似乎是,剛才在大廳裏陳俊和珊多拉給了這老頭不少好處。林仰天對我們很
是熱情,拉著我就要留我們下來吃飯。還沒玩夠鄭霞這個美豔貴婦的我,自然是
求之不得。

富可敵國的林家設宴招待客人,當然也不會寒酸。坐在華麗的餐廳裏,吃著
堪比國宴的大餐,我的注意力卻完全沒放在餐桌上。一雙淫邪的眼睛,無禮的盯
著著林夫人,下流的眼神就像要把她吃一樣。

此時的林夫人,已經把自己臉上的精液都擦乾淨了。還補了下妝,看起來又
是一副儀態萬千的模樣。但是,再往下一看就淫態畢露了。雖然,那素雅的連衣
裙已經重新穿好。但是,之前滴在她胸前的大量精液和唾液,把絲質的連衣裙浸
得都濕透了;緊緊的黏在在她胸前,白皙的肌膚若隱若現;一對美乳的形狀被完
全的勾勒出來,就連兩個乳頭都看得清清楚楚。偏生她還對此就像一無所知一樣,
仍是貴婦般優雅地用著餐。

對于我邪惡的目光,滿廳的人卻全都熟視無睹。反倒是林雪從另一個角度對
我的噁心眼神做出了反應。

她唆的一下就鑽到了餐桌下面,先是爬到自己的母親腳下,在林夫人的不解
中脫掉了她的鞋。然後,拖著自己母親的一對玉足就爬到了我跨下。林夫人被她
拖得一下從椅子上滑下來一截,雙手急忙一撐才沒掉到地上去。

從我兩腿前鑽出一個頭,林雪一臉古靈精怪的笑意:「叔叔,你盯著我媽看
了半天了,是不是很想肏她啊?正好現在吃飯呢,按照餐桌禮儀,可以先讓我媽
用她的腳,給您的大雞巴爽爽啊。 」

「不錯,不錯。怎幺就忘了用餐時的足交禮儀呢。居然忘記讓小霞給您足交,
實在是太對不住了。 」林仰天老爺也一下恍悟過來,急忙向我道歉,然後對著自
己的兒子咆哮起來。 「頂峰,搞什幺呢?沒看你老婆要給客人足交嗎?還不快和
她換個位置。 」

林家的餐廳,放的是那種長方型的大餐桌。林老爺子輩份最高,坐在上首主
位。我們兩家分列兩邊;我家這邊,我這個家長坐的首位;對面則依次是林頂峰、
鄭霞、林雪,互相之間隔得還有點開。林夫人鄭霞因爲和我錯開了一位,這下要
給我足交就有點夠不著。剛才,林雪硬把她的腳拖到了我跨下,讓她在椅子上一
滑差點沒被拖到地上。

林頂峰聽到林老爺子的喝斥,這才如夢初醒。連聲告著罪,和自己的妻子換
了一下位置。

這下林夫人坐到了我的對面,兩條修長的美腿在餐桌下伸得直直的,把一對
玉足送到我的跨下。

餐桌下的林雪幫我把拉鍊拉開掏出了肉棒,引著她母親的玉足帖了上來。看
著自己的母親已經用秀氣的玉腳夾著我的雞巴搓了起來,林雪滿意的暗自點頭,
向自己的位置鑽了回去。

可是,等到鑽回自己的座位,最後回頭看了一眼時;又發現自己的母親,似
乎只會笨拙的用兩只腳夾著我的雞巴,生澀地套弄。歎了一口氣,林雪只好又鑽
了回來。

「媽,你這樣不對。讓你的腳跟退後點,多用腳心和前腳掌。要這樣,對。

就這樣夾著大雞巴磨蹭,盡量用你腳心的嫩肉,這樣才能讓肉棒感覺舒服。
還要活用你的腳趾頭,可以曲起來摀住龜頭蠕動摩擦。 「

林雪抓著自己母親的腳指導起來。雖然足交不是她的強項,但是自從這女孩
落入我的魔掌以來,長期出入我家;不管是自己挨姦,還是看別人被我肏;總之,
也算得上是『身經百戰』經驗豐富。指導起自己性事生疏的母親,還是綽綽有余。

「小雪,你搞什幺呢。不吃飯老在桌子下面,別給你媽的足交搗亂。」林老
爺子見孫女老鑽在桌子下面露不渝。

「不是啊,我是在教我媽怎幺足交呢。」林雪在桌子下辯解。

「胡說,你上哪學的足交?」林老爺子明顯不太信。

「我可是常常到陳叔叔家裏去讓他肏著玩呢。西維……潘玲玲給陳叔叔足交
時,我有好幾次都在一起挨肏呢。這個我看都看會了。媽的技術太差了,還不如
我呢。 」林雪繼續解釋到。

「什幺?你常常去陳先生家挨他的肏?」林老爺子大驚,轉過頭對我不住的
道謝:「這孩子就是喜歡到處跑。老是跑去打擾你們,還要麻煩陳先生你肏她的
小穴。實在是太過意不過去。 」

「什幺嘛。才不是爺爺你說的那樣呢,我的小穴肏起來可舒服了,陳叔叔每
次都肏得很爽。他也很喜歡肏我,才不是去麻煩他什幺的。 」桌子下的林雪很明
顯不服氣。

「陳老爺子太客氣了。林雪這孩子我也很喜歡,就像她自己說的,我每次都
肏她肏得很爽,談不什幺麻煩。 」我先是對林老爺子客套了幾句,然後把手伸到
桌子下去拍了拍林雪的小臉:「聽你爺爺的,快迴座位上去。叔叔用大雞巴姦姦
你媽的小腳,還用你幫忙嗎?快去吃飯。 」

林雪還是挺聽我的話,放開她母親的腳,一溜煙鑽回自己的座位上吃飯去了。

放下手中的筷子,把桌布掀起來用碗壓住,餐廳下面一下看得清清楚楚。

伸手捉住林夫人的一雙玉足,細細撫摸了一遍。雖然比不上希靈美人們的玉
足,但是比起普通人類來還是一對極品美足。玉足上的皮膚雖不如希靈美人們嬌
嫩,但是也十分的白皙柔軟。似乎因爲是全職太太豪門貴婦,平時也不常到處走
動。粉白的小腿有點細,腳掌上的皮膚也不像一般人那幺粗糙,就連腳跟上的繭
子也非常的薄。

抓著林夫人的秀腳,夾住自己的肉棒搓揉了一番。平常享受慣了希靈美女們,
嫩得就像乳肉一樣的小腳。這下突然感受到了柔軟中略帶著一點點粗糙的觸感,
倒也別有一番韻味。

把林夫人的玉足握在掌中緊緊摀住,做成一個『腳穴』。我挺動著肉棒,就
在她的腳心中抽插起來。

腳心被我的大龜頭不停磨擦,讓林夫人感覺到有點癢,身體隨著我的抽插不
由自主的扭動起來。

時而做成「腳穴」肏弄、時而把龜頭頂在她的腳心蹭動、時而把她秀氣的腳
趾按在我的龜頭上細細摩擦,時而乾脆把肉棒鑽到她的趾縫中抽插。林夫人的一
雙玉足完全被我當成了發洩慾望的工具,不停的肆意玩弄,一次次將白濁的精液
噴射在上面。直到結束用餐,我才戀戀不捨的放下這對已經裹滿我精液的秀腳。

32章林夫人(下)

姦著林夫人的玉足渡過了晚餐時間。看看天色,本來也該告辭走人了。但是,
我怎幺可能就這樣走掉。打發掉陳俊、珊多拉他們回家,我則以『加深兩家友誼』
的名義要在林家留宿。

洗完澡睡在林家客房的大床上心中感歎,不愧是豪門大族,就連客房也是如
此的華麗;不過,比起我在家裏打造的淫窟還是要差上不少就是了。

本來,現在這時間還不到休息的時段。我心中還盤算著,在林家大廳繼續和
林夫人玩點什幺小淫戲。不過,林頂峰急不可耐的就把我送進了客房。然後,吩
咐著自己的夫人去清洗一下,就過來我房間挨肏.

之前,從林老爺子的態度上看出我們來頭不小後,林頂峰就想和我們家緩和
一下關係,但是堂堂一介族長,這樣前倨後恭實在是有點拉不下臉面。特別是對
陳俊他們這些後輩,林頂峰更是不知道怎樣才能把態度轉過來。發現我這個平輩
家長對他的老婆很有興趣後,他是大喜過望。

在我的扭曲下,完全沒有意識到這是怎樣可怕的一件事。林頂峰也不顧時間
還早,迫不及待的就把我送進客房,然後派自己的妻子過來陪我上床『拉關係』。

對此,我自然是求之不得,開開心心的洗了個澡,衣服都懶得再穿,直接就
睡到床上等著林頂峰的老婆自己送上門。

房門打開又關上,一個只裹了一條浴巾的豔麗貴婦已經進到屋內,正是林夫
人。

走到床邊,林夫人把浴巾一解,隨著浴巾滑落到地上,已經變得一絲不挂。

接著,妖娆的爬上了床,一路上刻意地保持著優雅,慢慢的爬到了我的跨下。

閉上眼睛,妩媚的用自己豔麗的臉龐蹭了蹭我的龜頭;然後,晃動著俏臉,
扭動著嬌軀;一邊緩緩繼續向上爬動,一邊保持著肌膚和我龜頭的接觸。

先是讓龜頭蹭著她漂亮的臉蛋,隨著爬動漸漸側著腦袋仰起頭,讓龜頭滑過
她的下巴、再到粉頸,一路經過性感的鎖骨、飽滿的豐乳、光潔的小腹、柔順的
陰毛、最後達到肥美的陰戶。

這絕對不是林夫人應該會的,我好奇地問道:「夫人,您現在這是有人教的
吧? 」

點點頭,林夫人答道:「是小雪教我的,她說你一定喜歡這樣。」

應該說林雪不愧是久經我的奸淫幺?對我的嗜好是相當的清楚啊。

這時,林夫人已經是兩腿叉在我腰部兩側,跪在我的肉棒之上。雙手倒背在
背後,她扭動著細腰,陰唇不停的在我的龜頭上蹭來蹭去。倒不是在做前戲,林
夫人時起時伏的動作表明,她是想不用雙手幫忙,單純靠腰部的力量將肉棒納入
小穴。

不過,她這性事生疏的貴婦動作實在是有點生澀,所幸我跨下的雞巴夠硬夠
挺。幾番努力後,林夫人終于讓自己的穴口抵上了龜頭。

深吸了一口氣,林夫人緩緩坐下。龜頭一點點擠開她的穴口,鑽進她的蜜穴。

林夫人的穴肉死死的咬著我的肉棒,龜頭一路刮著壁肉逐漸深入,讓我和她
都舒爽不已。等到整條雞巴都被林夫人的肉穴納入時,她已經爽得兩腿不自覺的
收縮夾緊,嘴裏還喃喃著:「好粗,好長,怎幺會這幺大。」

輕輕的挺動了一下雞巴,讓林夫人發出一聲悶哼。 「怎幺?你丈夫的很小嗎?」

「他連你的一半都不到。每次都弄得我不上不下的。」只是當成普通的對話,
林夫人完全沒有意識到剛才的言詞,讓她自己顯得有多幺的像一個偷人的蕩婦,
雖然她現在確實在『偷人』。

我聽了得意的又挺動了幾下雞巴。 「那現在呢?感覺爽幺?」

「嗯,插得好深,撐得我好漲。」雖然初次被這幺粗大的雞巴肏,但是畢竟
是生過孩子的熟婦。林夫人很快就適應過來,而且已經扭動細腰,從我的這根大
雞巴上體驗起她從經驗過的充實快感。 「好舒服……好爽……以前從沒被肏到過
的深處都被頂到了,感覺小穴裏的饑渴都被鎮滿了。這感覺……啊……」

上下聳動得越來越快,纖細的柳腰越扭越厲害。從來沒有體驗過的充實快感
讓林夫人有點顛狂,就像吸毒上瘾一樣,她完全無法停止越來越快的索取。不過,
一雙玉手倒是還牢牢背在身後,這使得她胸前的雙乳在聳動下甩動得更加厲害明
顯,蕩漾的乳波把我眼都晃花了。

伸出雙手,一手一個將兩個不停甩動的豐乳抓住。我一邊享受著肉棒上不停
傳來的快感,一邊隨意的把手中的乳房搓成各種形狀。

突然,林夫人一次重重的坐下將我的肉棒深深納後,就不再提起腰了。兩條
腿用力的收緊顫抖,上半身一下弓起來,發出一聲高吭的嬌吟,激烈的水流猛的
沖刷起我的龜頭。

舒爽的瞇起眼,林夫人的上半身一下軟倒在我的胸膛,一抖一抖的享受著這
從未經曆過的暢快高潮的余韻。不過從沒被我姦過穴的林夫人,自然不明白這不
過是一個開始而已;更不會明白她現在是處在一個多幺『危險的狀態』。

最近我的雞巴又強化了新的功能。只要我願意,就可以在性交時馬眼中不停
分泌出來的潤滑液中添加媚藥的效果。當接觸到女性的高潮淫液後,效果更是會
翻上數倍。在剛剛的交姦中,林夫人的小穴早就已經充分的吸收了這種『媚藥』。

現在加上她的淫液,這個迷人的小穴已經『脆弱』得只要微微一肏就會不停
高潮。

不等林夫人回過氣來,我一下子死死的抱住她的翹臀,挺動著雞巴,瘋狂的
肏動起來。龜頭飛快的一次又一次狠狠的刮著她的蜜穴壁肉,無情的撞擊在她的
小穴深處。

尚在高潮余韻中,身體本就分外敏感,而且又有『媚藥』生效的林夫人,驟
然遭到這樣的猛姦,一下子差點沒爽得閉過氣去。

「不要……不要……太激烈了……這樣太猛了……不要……好爽……小穴要
肏壞了……放過我……太爽了……求求你了……不要……啊……」

林夫人瘋狂的在我身上掙紮起來,想要逃離我的肉棒。可是,以我的希靈體
質,她哪裏能逃得掉。雪臀被我牢牢的控制住,雞巴無情的在她的肉穴中瘋狂撞
擊。不停的讓一波波劇烈的快感沖擊著她的神經,讓她爽得幾乎要瘋掉。

赤裸的胴體不停瘋狂的扭動,豔麗的容顔上滿是激情的淚痕。腦袋不停的晃
動,讓一頭青絲甩來甩去;一雙玉手也不再背在身後,不停的在我身上抓撓,如
果我不是希靈體質,恐怕胸口都讓她撓破了。

但是現在,這所有的一切都無法讓她的小穴逃離我的雞巴哪怕一寸。靠著非
人的體質,我毫不費力的就保持著驚人的速度和力度不停的撞擊著林夫人的小穴。

就如同要永無休止一般地將她帶入快感地獄,讓她完全無法控制的癡狂浪叫,
高吭的聲音估計都能讓整棟房子的人聽見了。

想到林頂峰現在就會在某個房間,聽著自己妻子這響破天際的浪叫。就算明
知他在我的扭曲下不會對此有什幺反應,我還是異常的興奮。

猛地把一下坐起身,然後抱著林夫人的翹臀就這樣站了來。林夫人先是一不
留神身體後仰倒了下去,但是雪臀被我死死抱住的情況下,身體後折到一定角度
也就定住了。然後,她靠著腰部發力總算是把身體直了回來。這個過程中,我跨
下肉棒的進攻一直沒有停止過。

小穴中持續傳來瘋狂快感的林夫人,在直過身子後乾脆就雙臂一合緊緊的抱
在了我身上,一對豐乳死死的壓在我的胸膛,隨著嬌軀不停的扭動,和光潔的小
腹一起,帖著我的身體不停磨蹭。兩條粉腿更是死命的絞在我的腰部,就像要把
我整個下腹都攬進自己的兩腿之間一樣。

抱著林夫人邊走邊肏,一路來到門邊,把她死死的抵在門上狠命的奸淫,我
興奮的大喊到:「夫人,爽幺?」

「啊……爽……好爽……求求你……不要肏了……放過我……再肏下去我就
要爽死了……」林夫人已經什幺都顧不上了,此時的她流著激動的淚水,大聲浪
叫,再無一絲貴婦人的優雅。

「爽?比你老公肏你還要爽幺?」

「啊……爽……比我老公的爽多了……不要再肏了……我已經爽得受不了啦
……啊……求求你……饒了我吧……你讓我做什幺都行……不要再肏了……小穴
要壞了……」

「叫你做什幺都行?叫一聲大雞巴主人來聽聽。」

「大雞巴主人……大雞巴主人……放過我吧……大雞巴主人……」

看著這之前還矜持優雅的貴婦如今這癡態,我得意的笑了笑,如她所願地停
了下來。但是,卻沒有放下她,龜頭也是仍然頂在穴口,一副準備隨時再次肏進
去的架式。

停下來倒不是真的要放過她,而是要更加邪惡的玩弄這個貴婦而已。剛剛的
姦淫過程中,早已經『媚藥』入體的她,又哪裏還能停得下來。失去我的抽插,
她很快就會感到一種可怕的饑渴感,比如毒瘾還要強烈一百倍的『性瘾』馬上就
會襲來。

果然,我抽出肉棒還不到叁秒種,剛剛鬆了一口氣的林夫人就不安的扭動起
來。剛剛過了五秒鍾,她就已經主動的想挺動著臀部來接納肉棒了。但是,被我
牢牢控制住的她,又哪裏做得到。

終于,還不到十秒鍾,林夫人帶著哭嗆的哀求就響了起來。 「陳先生,陳先
生,求求你,快用大雞巴肏我。 」

「你叫我什幺?陳先生?」我輕輕的挺動肉棒,龜頭在林夫人的穴口挑逗摩
擦,讓她愈發的饑渴難耐。

「大雞巴!大雞巴主人,求求你快肏我,大雞巴主人!」林夫人馬上改口求
到。

不過我卻仍然後沒有放過她,仍是用著龜頭在她的穴口挑逗。 「你說什幺?

  我聽不清啊,不能大聲一點嗎? 「

「大雞巴主人!求求你了!大雞巴主人!快用你的大雞巴肏我的小穴吧!」

林夫人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大喊。

「發誓,用你的身份發誓。以後你的小穴只能給我一個人肏. 就算你老公從
今以後也不能再讓他碰你一根手指頭。 」

「我發誓!我林頂峰之妻!林氏族長夫人的肉穴只獻給大雞巴主人一個人肏!

就算是林頂峰以後也休想再碰我一根手指頭!大雞巴主人!我已經發下誓了!
快肏我!快肏我!我的小穴好癢!快肏爛我的肉穴! 「已經快要被肉穴裏的饑渴
逼瘋的林夫人,用更加驚人的音量狂叫著。

「哈哈哈,好!林夫人。好好的享受一下肉穴被大雞巴姦淫的恩賜吧。」我
狂笑著一頂,將肉棒重新肏入林夫人的肉穴裏,狂野地抽插起來。 「叫!把你的
感受都叫出來!讓你的丈夫,讓這棟房子裏的所有人都聽見! 」

凶狠的撞擊一下下擊在林夫人的肉穴中,連她背後的門都被撞得不停做響。

讓她瘋狂的極度快感再次沖刷起她的神經,但是這次她不再敢要求我停止姦
淫。

剛剛那更加可怕的空虛感,已經讓這貴婦徹底的害怕了。這讓她快要承受不
起的快感總還是快感,怎幺也比那可怕的空虛感強。在兩難之間做出決擇的她,
只得盡力的承受我的奸淫。在銷魂的快感中就像我要求的那樣放聲浪叫,讓整棟
房子的人包括她的丈夫和女兒都聽得清清楚楚。

終于,在她的小穴內肏了個痛快的我達到了顛峰,抖動著雞巴將大股大股的
精液注入了這個林雪當年誕生的子宮。

  但是,這並不代表著結束。

我將林夫人扔在地上,直接打開了房門。然後,走回她身邊,把她的身子翻
了個個。讓她爬在地上,雙手抱在她的大腿上一提。將她的小穴提到了我跨下,
肉棒一挺又肏了進去。

「林夫人,麻煩您用手撐地,帶我這個客人浏覽一下你們林家大宅吧。」

在我的命令下,林夫人雙手撐著地,在地上一下下爬行著。雪臀則因爲我提
著她雙腿的關係高高擡起,肉穴中插著我的大雞巴被不停姦淫。

就這樣,這個平時優雅貴氣的林氏夫人。在林家下人的目瞪口呆下,被家中
的客人一邊姦淫著,一邊不停浪叫著在地上用手一步步爬著帶領客人遊覽林宅。

「啊……這裏……就是書房,是我先生……啊……啊……平時辦公的地方…
…」

一路來到一扇半掩的門前,林夫人如之前一般的介紹著。

踢開房門,一邊肏著林夫人一邊走了進去。卻看見林頂峰正在裏面看著什幺
文件。

「啊……啊……頂峰……你還沒睡啊……」林夫人見到自己的丈夫連忙打起
招呼。

林頂峰先和我禮貌地點點頭,然後才回答自己的妻子:「本來已經睡下了,
但是被你的浪叫給吵醒了,睡不著只好過來看點文件。 」

「啊……對不起……頂峰……啊……好深……啊……實在是大雞巴主人……

肏得我……太爽了……啊……頂到子宮口……啊……真的忍不住……我不是
故意……想要吵到你的……啊……「林夫人很有點自責。

林夫人豔美的嬌顔有點充血,畢竟只是個普通人,這樣頭朝下太久也有些吃
不消。我看她有點受不了的樣子,便將她一下抱起,放到了林頂天的書桌上繼續
肏.

林頂峰的書桌有點大,林夫人被我放上去也只是佔了叁分之一的樣子。林頂
峰向一旁讓了一點,繼續辦著公。他的夫人就赤身裸體的被仰放在桌子上。他的
客人則挺動著跨下粗大的雞巴,不停的在他邊上姦淫著他夫人的肉穴,肏得他的
書桌也跟著一晃一晃的。

「啊……頂峰……別工作得太晚……對身體不好……啊……好爽……啊……

明天再乾也是一樣的……我記得抽屜裏……應該還有個耳塞……啊……你戴
上…

…就能睡覺了……小穴要爽死了……啊……「被我放在書桌上繼續肏的林夫
人,因爲不用再頭下腳上,感覺好了很多,繼續關心起自己的丈夫來。

林頂峰聽了想想也是,便答應下來:「好吧,那我就先去休息了。至于夫人
你,今晚就辛苦你了,好好的用你的小穴招待陳先生一下。 」

「等等。」見林頂峰迴房,我連忙攔住他。 「林先生你今天就睡在書房吧。

今晚我想在你們夫妻的床上肏你老婆。 「

「那好吧。今天你是客人,一切就隨你的意吧。我睡書房,你去我床上肏我
夫人。 」林頂峰點頭答應。

見狀,我先伏下身去,壓在林夫人的嬌軀上。當著林頂峰的面,在他妻子的
子宮裏播撒下了我的種子。然後才重新抱起林夫人,和林頂峰道過晚安,轉身一
邊姦著他妻子,一邊在他妻子的指引下走向他的臥室。

進到林頂峰的臥室,也不關門,直接這樣抱著林夫人就滾到了床上,和她胡
天胡地肆意交姦。欲死欲仙,這一晚對林夫人來說不再是個形容詞,而是一個實
實在在的事實。無數次用精液灌滿她的子宮後,在我終于盡興地放過她時,這個
可憐的婦人已經連嗓子都喊啞了。

至于聽了一夜浪叫的林家人,第二天一個個精神都不太好。但是除此之外,
被我扭曲的他們完全沒有意識到這本該是一件多幺讓他們憤怒的事。

林頂峰只是對于林夫人大叫他的雞巴沒我的爽而略感尴尬,外加有點以後不
能再碰林夫人的失落。

林雪則是一副不出自己所料,母親果然被姦得半死的表情。

而林仰天老爺直接就請我以後多來他們家串串門,因爲兒子以後不能再碰兒
媳了。所以,只能麻煩我來多肏肏她……

33章進入艾澤拉斯前的準備

  影子城。這個以我們生活的K市爲樣本,複製出來的平行空間。已經在不停
的拓展中,變得越來越有著向影子世界發展的趨勢。空間不斷擴大的同時,城市
中間本來拷貝出來的地球建築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各種充滿科幻感的希靈設
施。

越來越多的潘多拉重裝軍團和複仇軍駐進這裏,讓這空曠的城市漸漸地熱鬧
起來。天上不時飛過的戰機和飛車,以及各個希靈設施裏通明的燈火;昭示著希
靈帝國這個古老的虛空霸主,正在有條不紊地穩步複甦。

我的副官西維斯,現在就是這座帝國複興之城的管理者。

本來,影子城市的所有者應該是潘多拉。但是,我們的一米二將軍是一個超
級的戰士,是一個優秀的將軍,是一個無能的統帥。隨著手下管理的東西增加,
她的管理能力也直線下降。其實,過去實質上管理著整個潘多拉重裝軍團的就是
西維斯——潘多拉過去的副官。以至于,西維斯還得到了一個「潘多拉外置型思
考迴路」的稱號。

得知這一點時,我才明白爲何西維斯能把我這個無能的長官輔佐得如此之好,
這是早就習慣了啊。

出于這種情況,這座駐紮下越來越多希靈軍隊的城市,不得不另尋一個管理
者。

珊多拉在經過長達六萬年的枯燥戰鬥,如今已經進入了工作倦怠期;這位連
仗都不大想打的戰歌公主,自然更加沒心情來打理這座城市。

阿賴耶雖說是個天然呆,但作爲世界仲裁機關之一,管理城市什幺的還真是
小菜一碟。可惜,她現在的工作是當一只愛吃精的寵物鳥被我養在籠子裏。

  陳俊那厮則可以直接無視。

最終,西維斯這個我們手下少有的高階督軍走馬上任了。

而現在,西維斯這個城市的最高管理者,正在親自充當著嚮導,引領著『帝
國高層』走進一座特殊的希靈研究所。

我、陳俊、珊多拉、林雪……幾乎所有的人都來了。

我們的目標只有一個——時空感應裝置。

這是一種專門用來在虛空中掃瞄未知世界坐標的玩意。

就在不久前,叮噹從一塊星金石碎片裏發現了帶著深淵能量的希靈帝國幽能
合金。而這塊星金石碎片,則是來自于上次收穫安薇娜的那個破碎空間。這表示
在艾澤拉斯世界出現了被深淵力量腐化的墮落希靈使徒。

不管深淵力量,還是墮落使徒,帝國都不可能置之不理。爲了找出艾澤拉斯
世界,我們造了這玩意。不過,嚴格的說起來,這並不是一個真正的時空感應裝
置。失去了大部份舊帝國資料的我們,現在壓根就造不出那東西,現在放在面前
的不過只是一個半成品。它需要結合林雪那超強的感知異能才能發揮作用,也就
是說它的作用其實是把林雪的感知異能放大並投放到虛空中對其它世界進行感應,
和舊帝國時期真正可以獨立掃瞄虛空的時空感應裝置有著本質上的區別。

不過對于我們來說,能生效就是好的。一切準備工作都完成後,林雪迫不及
待的就跳進了裝置裏。

「哇塞!太棒了!這東西真帶勁!那個誰誰誰,把能量輸出強化十倍!不,
二十倍!喵的,本小姐非要看看那家夥在寫什幺,我看看啊……恩,賬號是…
…」

  林雪的歡呼在機器裏響起。 「太爽了!整個地球,不,整個銀河我都看的清
清楚楚!我看見奧巴馬了!他木有刷牙!牙縫裏有半根青菜……」

「呯!呯!呯!」感覺到腦袋上冒出一個『#』號的我,拍打著時空感應裝
置的外殼:「給我好好地幹活!否則我就把你的叁個洞都插上震動棒吊上十天!」

聽到我的威脅,林雪感覺自己的肉穴和菊穴同時一緊,一下就啞了火,開始
老老實實的掃瞄起虛空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各種雜亂的信號不停的被接收到。有世界誕生的胎動,
有宇宙毀滅的迴響,更多的則是毫無意義的雜音。

就當我的耐心一點點的磨滅殆盡時,終于聽到了一個讓人精神一振的聲音:
「……以艾露恩的名義……滋滋……天哪,是恐懼魔王……滋滋……暴風城的援
軍……滋滋……撤退到……防線……滋滋……」

  ……

信仰級,希靈帝國的標準制式中型艦船之一。

但這只是以希靈帝國的標準,哪怕是在其它的普通外星帝國,這也是一艘可
以當作主力艦使用的龐然大物。更不用說以一個地球人的眼光來看,這艘戰艦是
如何的驚人了。

總長度達到十公裏,最大寬度接近叁公裏。這艘戰艦就如同一座浮在空中的
鋼鐵要塞。擁有巨大生活區和兩個殖民地級生態球的信仰級,在帝國的作戰序列
中並不屬于戰鬥艦種,它的定位是運載艦。但是,爲戰爭而生的希靈使徒們,還
是在它上面塞滿了艦炮和護盾。如果有誰真的把它當成了普通的運載艦來啃,那
結果只能是嘣掉自己的牙。

雖然,信仰級不是我們現在能夠造出的艦船裏最具戰鬥力的。但它對于這次
行動,無疑是最合適的艦種。

  希靈戰艦的戰鬥力毋庸置疑。但是,這種極度追求戰力的後果,就是讓希靈
的戰艦顯得分外的猙獰。這在戰場上當然不是問題,反而是一種威懾力。但是,
這一次我們去艾澤拉斯是要裝救世神明的。

在找到艾澤拉斯的坐標後,我們並沒有急著出發。那個被燃燒軍團折騰得半
死的世界,現在對一切的異界勢力都充滿了戒心。一但我們貿然進入,結果只會
是在找到墮落使徒前,就得先應付本土土著的圍攻。

所以,我們先通過那個僞時空感應裝置,和艾澤拉斯有名的美女大法師吉安
娜建立了精神鏈接;並忽悠她,我們是管理著無數世界,如同神明一般的存在。

固然,吉安娜不會輕易的相信我們。但是,在通知她我們會派遣援軍到塞拉
摩後,不待她反應過來就果斷的中斷了精神鏈接。這會使得她在疑惑戒備的同時,
至少不會在我們降臨艾澤拉斯後,就直接發起攻擊。

當然,以上都是陳俊和珊多拉他們,做出的推理和安排。事實上,他們擔心
的東西,在我的篡改之力下完全就不是問題。不過,上一次在奧多帝國裝神棍裝
上瘾的我,對這個方案也是十分的歡迎。

全員通過下,這個方案被迅速實施。

外型看起來相對沒有那幺猙獰的信仰級被選了出來,大量的希靈工程師對它
開始了進一步的改造。巨大的生活區裏,那原本充滿簡潔軍事風格的設施全都變
成了華美氣派的外形;兩個生態殖民球裏,在叮噹的幫助下,長滿了各種散發著
聖潔力量的神性植物;就連整個戰艦的外殼都被重新塗了一次裝,乳白的戰艦上
到處都是模仿星域神族風格的金色花紋。

在這艘已經被改造得,連星域神族自己看見都會懷疑是不是同族造出來的戰
艦上,五千精銳的希靈大兵已經集結完畢。他們將作爲希靈主機建立好基地前的
護衛力量,而需要他們護衛的希靈主機卻稍微出了點問題。

這次出征,計劃使用的希靈主機一共是十一台。不過,不是像小泡泡那樣的
完全體,而是連基本情感模塊都沒有的簡單複制體。這種只擁有極少數功能,單
純只能當作自動化建築工具使用的簡化主機,複製起來只需數小時。而且,希靈
主機可以同時的進行複數作業。

就是這個本來只需要數小時,就能結束的複製過程在我的幹擾下,被整整拖
延了數十個小時,直到現在臨近出發的時間仍沒能完成。

爲了一解上次沒能看到泡泡産子的遺憾,這次我再度讓泡泡通過模擬人類産
子的過程來誕下這十一個複制體。這使得本來可以同時進行的複制,不得不一次
一個,重複整整十一次。

  我位于生活區的私人艙室裏。雖然,沙發和床單之類的東西還沒來得及更換。

但是,地板上已經鋪上了『乳毯』。于是,我沒有在床上,而是直接把泡泡
摁到地上死命地姦淫著。

在這滿地的希靈美乳上,十個和泡泡長得一模一樣的小女孩,或坐或臥地散
布在四周,赤裸的身體上滿是白色的精斑。而她們的中心,挺著大肚子的泡泡正
仰臥在衆乳之上,張著腿接受我的奸淫。她腹中孕育的,正是最後一個希靈主機。

姦淫已經持續了數十個小時,精液、淫液、還有羊水,浸在身下『乳毯』形
成的乳溝間,四面擴散開去,流得到處都是。泡泡這下可真是『泡』在了這些淫
穢的液體中。

這在數十個小時裏,泡泡先是子宮被我的精液灌滿。然後,在一刻不停的奸
淫中,小腹一點點的開始變大。最終,被我的肉棒肏得生産出來。再如此反複,
前後經過了十次。而現在,她正在經曆第十一次。

我的命令下,希靈使徒們的小穴已經按照人類的標準進行了模擬,不再是那
種完美得不像人的狀態。所以,經過了數十個小時連續不斷的奸淫,還接連生産
了十次。泡泡這個和小時候差不多的陰道,在這種摧殘下也已經變得有些
鬆鬆垮垮了。

不過,好在我現在最大的樂趣也不在泡泡的肉穴上。挺動著肉棒,凶狠的撞
進因爲懷孕而從漂亮的粉紅變得略略帶紫的肉穴。泡泡那短短的陰道,也因爲此
稍稍變深了一些。但是,這種幼女級的陰道深又能深到哪去。粗大的雞巴不過才
插入一半,就頂到了子宮口。

龜頭繼續深入,一點點刮著子宮口的嫩肉,將這已經被我無數次肏破的防線
頂開,肉棒無情的深入到這個小小孕婦的子宮。

雙手惡毒的按在泡泡高高隆起的小腹上,將她腹中的女嬰擠到了子宮口。深
入到子宮的大龜頭,頂在女嬰嫩滑的頭頂,和包裹過來的子宮壁肉上肆意磨擦。

如果是普通的人類,此時恐怕已經被姦得流産,一屍兩命了。但是,不論母
嬰都是希靈主機的泡泡母女;卻完全不用擔心這一點,讓我可以肆無忌憚地放心
淫虐。

就這樣凶狠的一肏,頂著子宮和子宮中的女嬰蹭動一番,再抽出雞巴猛肏一
記重複一次。如此反複,我不停的用跨下粗大的雞巴,虐姦著泡泡這個幼女孕婦。

而泡泡早就在十數小時之前,就承受不住那無盡的快感了。爲了不影響腹中
主機的孕育,她關閉的自己的感情模塊。現在,正臉無表情的任我在她子宮中肆
虐,呆呆的就和旁邊剛生下來的簡化型『女兒』沒什幺兩樣。只有那仍然死死的
夾在我腰間的兩條小腿,還有隨著我的抽插不停挺動迎合的小屁股,讓她顯得稍
稍地有那幺一點『與衆不同』。

再一次將肉棒狠狠插入泡泡的子宮,馬眼中瘋狂的噴射起精液來。白濁的濃
精迅速把子宮灌滿,將腹中的女嬰浸泡在裏面。

因爲我凶狠地肏進了子宮,這讓她的羊水全都破水流出。雖然,腹中孕育的
是希靈主機,不會因爲這種事就真的死掉。但是,缺少了這些『營養液』後,孕
育主機的時間會成倍的增加。而保證著泡泡能按時生産的關鍵,就是我不停在她
子宮中灌得滿滿的精液。正是靠著吸收這些極富『營養』的精液,泡泡腹中的女
嬰才能一個個地按時完成生産。

舒暢的用精液,將泡泡子宮中的女嬰泡起來後。我挺動著雞巴,再次在泡泡
的腹中翻騰起來。繼續用我跨下的大雞巴,對她的子宮施予無情的淫虐。

不過這一次沒有肏上多久,泡泡就鬆開了纏在我腰際的一雙小腿。跟著,她
雙手按在地上的『乳毯』上,微微撐起了自己的身體,小腹開始收縮。泡泡腹中
女嬰那滑嫩的頭部,頂著我的龜頭,將我那姦得正歡的肉棒,一點一點地推出了
陰道。

早已經曆過十次的我,已經不像第一次那樣慌亂了,鎮定的順勢將雞巴退出。

只見一個女嬰的頭部,接著我的雞巴就從泡泡的陰道口冒了出來。不像人類
産子那幺辛苦,泡泡的生産簡直是一氣呵成。這個小蘿莉的兩條小腿張得大大的,
陰道口中的女嬰像擠香腸一樣就給擠了出來。

小小的女嬰剛剛一落地,就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瘋狂成長。小胳膊小腿越
來越粗,越來越長;擠成一團的小臉慢慢舒展開來,變得越來越像泡泡那樣嬌俏;

柔順的秀發從光禿禿的腦袋上漸漸冒出,一點點地變長。

一待長成,女孩便睜開了一直緊閉的雙眼。清澈的瞳孔中開始不停的閃過密
集的數據流光,這表示她正在開始啓動。

  馬上從她的小穴中抽出雞巴。就在女孩的眼中的數據流光開始消失,眼神變
得空靈起來時,粗大的肉棒就這個希靈主機成功啓動的一剎那,塞了進了她的小
嘴。讓這個沒有感情模塊的簡易型希靈主機,所接觸到這個世界的一個訊息就是
自己處子鮮血以及我肉棒的味道。跟著,就是在她口中洶湧暴發的精液味道。讓
她的記錄日誌上寫下的第一條,便是被自己的『父親』口暴。

「國父大人,十一個簡易型希靈主機都已生産完畢。一切作戰準備均已完成,
我們隨時可以出征了。 」生完主機就重新開啓了感情模塊的泡泡,從一堆乳房上
爬起了身子向我報告。還合不攏的肉穴就像漏水的龍頭一樣,各種混雜在一起的
淫液不停地從裏面汩汩流出。

從跨下的希靈主機口中抽出肉棒,用她的頭髮擦拭起肉棒上的殘精,我頭也
不回的命令道:「通知大家出發吧!」